坚信师父,大法显神威


【明慧网2004年8月24日】我于96年6月开始修炼大法。2004年4月初为了避免被抓,我从三楼跳下,当场造成重伤。(其中有我没有做好的地方,教训与反思已有同修写过相关文章)随后的复原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威严,在这里想与在邪恶迫害中身处魔难的同修共勉——坚信师尊,我们就能拥有无边的力量。

从三楼摔下后,亲戚将我送到了附近医院的急救中心。X-片子上显示骨盆多处骨折,上下错位,左脚脚跟骨折。医生们都怕承担责任和后果,按常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死就得残废。当时我大部分时间是清醒的,伤口处钻心的痛让我整夜难眠。陪护人劝说让我打镇静剂,以减少痛苦,我婉言谢绝了。痛反倒让我更加清醒,让我看到了自己没有做好的地方,以至于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感到自己到了一个边缘上,眼前晃动着一些披头散发的鬼、魔,还有一些不善的大和尚(黑手)。我知道是这些东西在迫害我,并想要我的命,我心里一直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迫害,慢慢的我的身体及周围安静下来。师父的法开始浮现,师父讲法时说:“你只要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什么可能都会发生。我们以前有的修炼人,他腿里边装了钢钉、钢板,换了骨头,甚至换了一些零件,后来他发现不翼而飞,而他的肢体却完好无损了。”(《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我悟到是师父在另外空间里将那些东西拿走了,我碎了的骨头在师父那里根本不算什么。我就不用大夫治,他们只会在这个空间动刀子。在危难中,我的脑海里打出的法是:“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师父的新年问候》)“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证实大法,而这些全是邪恶的旧势力在干扰和迫害,我要全盘否定它!大法弟子是来证实大法的,我决不能承认这一切!我发自心底的声音是:“我还要证实大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就坚信师父,相信师父会为弟子安排一切。这念头一过,我的伤处一阵发热,脚心有法轮在转。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弟子啊!

第二天我的父亲和哥哥赶来。因父亲是常人,他怕女儿残了,就不肯办出院,拖了一天又一天。得知手术费用需2万元钱,他还想做。我对哥哥(同修)说:“我不会让大夫治,让咱爸今晚睡个好觉,明天我一定要出院。”我哥赞同说:“一旦你降为常人了,那些坏东西就要来要你的命。他们操控一个大夫是很容易的。你不同意,谁也不敢给你动手术。”我说:“对,我就不同意,明天就回家。”在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到受伤的部位在颤动,象是被什么拍击。那天晚上我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的腰敢动了,能轻轻抬起半边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接上了断骨,如果没接上,一动就是剧痛。第二天早上,我就跟父亲说不治了,我会好,回家吧。他一听急得不行,我就劝他:“治也是你花了钱,我遭了罪,还保证不了成功。”手术后可能出现的问题就有十五条。他听了冷静下来。为了安慰他,我告诉他师父已为我接上了断骨,可以照张片子看。看我那么有信心,亲友们都半信半疑的等着看片子。片子出来了一看,有一个骨折部位已经长上了。这是第四天,医护人员都解释不了这种现象,在此之前我就给他们讲过大法真象。他们为大法的神迹所赞叹。父亲以前就知道大法好,这次是亲眼看到大法的神奇,人也高兴起来,感到有了希望,很快就办了出院。从医院出来时,一片阳光灿烂,我的心也充满了信心。

到家后,我一个人时面对空中坚定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要证实大法,即使我有没做好的地方,也不容许邪恶迫害。铲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生命,一切黑手,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我大声说了三遍,然后一直在心里发正念。在回家后的两天里,我开始发高烧,我一直发正念铲除迫害我的邪恶,同时感到骨折部位时常被不断的点击着,两天过去后我的烧退了,我发现我的腰可以完全活动了,动也不痛了,后腰可以全部抬起离开床了。我才明白师父已将我的断骨全部接上了,那点击多么象焊接呀。这一天是四月十一号,慈悲的师父再一次挽救了弟子。后来我才知道这天是复活节,师父在美国为弟子讲了法。从出事到十一号只有六天时间,我的心经历了一次生与死,我的身体经历了一次再造。

现在不到两个月,我已经能慢慢的行走了。骨头刚好时,腿使不上劲没能马上站起来。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我越来越好。这一切对我的家人震动很大,父母有说不出的高兴。那时大夫说如果手术成功,我一个半月以后可能坐起来。后来同修建议我写下寄到明慧,我心里想对身处魔难中的同修说:“就坚信师父和大法!当我们真的放下了生死,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时,师父什么都能为弟子做!”

个人体会,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