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修的正念正行提高了妈妈的心性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小同修于今年五月(满七岁前)得法。学炼静功因天生能双盘,轻松不少。每日约花二至三十分钟看书学法期间先读“论语”,未久发现已能背诵。对大法喜爱有加,至七月参与明慧豆豆园亲子暑期育乐营时,有一活动为“父母的真心话”,回家后告诉妈妈她也有真心话要告诉我。那就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当你的小孩吗?因为我来是要来得法的,我才能回到天上。”

其间发生数件值得纪录之事如下:

因妈妈于同年三月方至公园炼功点学习功法,时有惰性(或干扰)未能天天报到,有时清晨挣扎起来煞费工夫。那时刚过端午,那周几乎都因假期作息不定忽略炼功,到了周末清晨我又于床上苦苦挣扎之际(当时我正一部分昏沉,一部分焦急,动弹不得),忽闻小同修大叫一声“妈妈,你又想偷懒了对不对!”我吓到借势睁眼一看,小同修正于床上睡着说此梦话而迷迷糊糊睁开双眼,一看见我便说“妈妈炼功!”。可我当时又愧又恼却骂了她两句,怕她醒了我不好出门。正因我太久未去炼功而心中有虚,在房间摸摸索索时,小同修仍双眼清亮的在床上盯着我瞧,我只得告诉她自己又起晚了怕去炼功点,只见她马上回答“我陪你去!”,随即迅速跳下床。当日即在此情形下带着孩子(其实是孩子带着我)赶去炼功了。

转眼轮到爸爸上九天学法炼功班,除去原来上才艺课时间之外,小同修都与爸爸一起听课,回家之后头一次可全家用大法中的名词交谈。偏偏妈妈又因执著开始反驳爸爸对老是“妻管严”,“母管严”的意见。正当妈妈又滔滔不绝的说要你们好,要你们善,要你们勤快,要你们如何如何可都是为了你们而辩护时,小同修却笑眯眯的轻轻丢了一句话说“老要人好,那也是一种执著”。就这样,一瞬间,愣住的妈妈竟然悟了。悟了很多,羞愧,无言以对。经受此点化,妈妈检视了自己对亲职教育的看法,原本一直以为自己“恩威并施”就是最高明的做法,认为养孩子只要动机良善,生气出于关心,哪怕大声骂人、出手打人亦无不可。叫小孩又怕又爱妈妈最好。可经过小同修隔日又笑眯眯的说“妈妈你的执著就是老要人好”之后,确实已经不能再做如是想了。连续被说了两天,妈妈只能向内找了。

这时才发现为了自圆其说,妈妈在逻辑上早就错误的不行,只听过人讲“劝善”的,可未曾耳闻有“打善”,“骂善”呀!用打来让你善,用骂来让你善,看你善不善?哪有这回事?不论孩子多小,自有他的成熟之路,妈妈硬要他在何时必得达到某标准,心里比妈妈自己达不达到某标准还看重。还认为是天赋母责,不得不然,否则就是妈妈没尽责还修什么善?结果呢?放不下的恐怕不是怕孩子养不好是妈妈不善,而是怕孩子养不好违反妈妈的原则吧!妈妈我非得要他们积极進取,否则就认为他们会虚度人生,那我也太一厢情愿了吧!谁的路会是我说了算?上進的人,乖巧的人,努力的人人生就不会有遗憾吗?

如此手足无措了几天,万般头大的任由孩子皮,不知如何处理。就在此时再看到《精進要旨》的经文,却有了不一样的心得:“何为空?你那常人之七情六欲又如何执著。如来讲空实乃常人之心全无之意,无漏为空之真谛。宇宙本物质所存、所成、所住,如何能空。”是呀!如何能空?妈妈该管的、教的、说的都还是得做,但是动作做足,心得要放下,尤其是如今已把孩子引入大法,更无所谓忧虑了?就如此般,妈妈终于能够一如往常的尽责抚育,但心中却感觉解脱了!那种令人战战兢兢的重担感也慢慢的转为从容了。

转眼暑期来临,妈妈一向安排孩子早上去书院读古文经典,今年亦然。由于书院每周都有两小时太极武学的课程,于是每逢此时便提早接回。然而有次不巧,妈妈只能拜托老师让孩子在教室内读课外书,放学才去接。怎知当日最后还是应太极老师之意,硬把这两个孩子带着一起至公园炼功了。太极老师在先行静坐时见这两个小同修双盘结印与他所教不同,只好趋前问原由。于是小同修当下便以不二法门之理解释一番之后,得以自行在旁炼功。只见这ㄚ头就这么带着身边年仅四岁的妹妹,站在其他同学打太极拳的旁边树下,自己按顺序念口令娴熟从容的做完了五套功法。

两个小同修这么做,直接促成了书院老师对法轮功的认识,于是不久后有机会,小同修们又在书院课堂上演示了五套功法,并且带了简单的大圆满法动作机理介绍资料及书签去发。也导致日后有机会,妈妈能直接向太极武学的老师以切磋武学之名介绍法轮功。

在这期间,爸爸常上网去找一些大法弟子制作的闪画给小同修看,除了“球球行空记”她百看不厌之外,最喜欢的就是“红眼石狮”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对小同修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只知道它的内容是说一个村庄的人心都败坏了,为了在毁灭之前再给人们一个机会,于是佛菩萨亲自下世来指引善人。结果最后善人是在众人的嘲弄与奚落中谨守指引,深信佛力而得救的故事。

其后有机会妈妈和小同修一起到电话中心学习讲真象,因妈妈是大人,对于往往被对方挂断电话还能泰然处之。可是这个孩子一上线,面对的也是对方不停挂电话的时候,令人不禁为她的反应担心,眼看在旁发正念的妹妹都已经睡着了,妈妈拨号也有时已通却都无法听完真象时,真想叫她休息休息,并且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了。她却主动告诉我说:“妈妈,因为他们都不肯听,以后我们更要常来。”听完她这句让人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话后,妈妈的眼睛潮湿了。听着她不停的用童稚的声音说:“请你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同时,妈妈在心里想着,她为什么都不怕呢?她的勇气又是那儿来的?

就在经历了将近一小时的被挂电话滋味后,终于有一通让小同修完整讲完真象并将电话转到妈妈手上回答问题且善意回应的电话发生了。顾不得不能起欢喜心的认识,挂掉电话后我双手紧紧的抓握着小同修的双手直摇,我问她:“孩子,你怎么不怕?”,她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说:“妈妈,你知道我爱看的红眼石狮吗?那个地藏王菩萨为了救那一村的人当乞丐要饭却被人欺负,弄了半天只救了一个老婆婆,可是佛菩萨可能会觉得很值得呀!那个老婆婆为了跟村里人讲要淹大水的事,不也被骂又被笑的好厉害吗?所以我觉得最后我们讲电话有救到那个阿姨,这样就值得了呀!”

是呀!眼前的小同修,谢谢你为我所示范的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