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明慧学校小弟子:去掉怕心,坚定正念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敬爱的师尊好!我是台北明慧学校大法小弟子曾宥蓁,今年9岁,修炼大法快2年了。刚得法时,我才1年级,认识的字不多,都是妈妈读法给我跟弟弟听。一听法就觉得很好,很喜欢听。

不久前妈妈向我一年级时的同学妈妈洪法,她告诉妈妈我改变很多,那时候我不太理人。我回想以前,同学如果要跟我借东西,我是不愿意借他们的,口气还很凶。因为我觉得那些东西很珍贵,是我的宝贝。现在的我,会考虑别人可能有什么需要,而主动去问别人需不需要。有时我会注意到同学的铅笔盒里没有橡皮擦,当她写错字时,就主动把橡皮擦借她。

妈妈有时会在睡前问我学校发生的事情。没得法前,我常哭着跟妈妈说,别人都不理我,我没有好朋友。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也会难过的哭了起来。现在想一想,以前我也不会主动理别人,但以为是别人故意不理我。现在我的好朋友很多,感觉很开心。

在我们得法不久后,妈妈的脚不断有业力反出来,会很痒,妈妈总是忍不住会去抓。我常常提醒妈妈不要再抓了,告诉妈妈说:“那是你以前欠那些业力的,你要忍过去,才能长功。你欠别人的,一定要还。”可是妈妈还是常常没做到,不过妈妈总是谢谢我提醒她,说我帮了她不少的忙。

有一件事让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我不小心压到弟弟,弟弟突然打我一拳,那时我没忍住就打了回去,接着弟弟就更用力的打我两下,我哭着跟爸爸告状。爸爸要我们互相道歉,我们不肯。爸爸说:“既然你们爱打架,就在我面前打给我看。”因为爸爸坚持要我这么做,我就轻轻的打弟弟,可是弟弟却用力的打我,打的我很痛。那时,我突然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要忍耐,就坚持不再打了。爸爸问我,为什么刚才要打架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心里想着是刚才自己没有符合修炼人的要求,下次一定会改進。想到弟弟一直把德给我了,可是我不要,真替弟弟感到难过。

不久前的一个中午,在奶奶家吃午饭。我因为执著电视,没坐在餐桌上,而是在房间里一边看一边吃。突然间一根鱼刺卡在喉咙,因为很不舒服,我就哭了。奶奶和姑姑她们没有修炼,拼命帮我想各种办法,可是都没用。奶奶非常着急,一直要我去看医生。那时我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赶快向内找,发现是自己执著看电视造成的,但是情形还是没改善。奶奶坚持要妈妈带我去看医生,我们也只好去了。

一出家门,妈妈马上跟我交流,告诉我所有的难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正念很强,不要怕痛,师父一定会帮忙的。但是如果真的忍不住,只好去看医生了。于是我决定忍耐,要把怕心去掉,有那一念后,就真的不怕了。我告诉妈妈不去看医生了。又问妈妈,如果奶奶问我,有没有去看医生,我要做到真,不能骗人,要怎么回答呢?妈妈说,就回答:“没事了。”我跟妈妈说,可是鱼刺还在喉咙里。妈妈回答我:“没事的意思,不是说鱼刺不在喉咙里了,而是表示已经没问题了,并没有骗人。”

回到家后,奶奶问我看过医生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回答:“没事了啦!”没想到一分钟后,我感觉鱼刺不见了,高兴的赶快跑去告诉妈妈,我心里想,是师父在帮我呢!

最近我参加了台北小弟子连续九天的学法精進营(台湾就是常常有稀奇古怪的名词叫出来,象“学法会”,现在又出来个“学法精進营”,都不是大法中的)。大家在交流别人的优点时,一个大哥哥说,他发现有一次弟弟打我时,我没反应,一笑了之就走开了。他问我为什么能做到打不还手?我说,因为我要符合修炼人做到“真善忍”,而且妈妈希望我能帮助弟弟,不要跟他计较,协助弟弟修炼。为了帮助弟弟,我愿意忍耐,大家一起修炼圆满。现在弟弟進步很多了,很少打我了。

以上是我的修炼心得,谢谢师尊,谢谢大家。

(2004台湾北区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