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运河里派出所对我的刑讯逼供(图)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2003年9月16日晚10点30分左右我和一同修回到住处。恶警们一進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立即有几个恶人把我的双手背铐起来,把同修逼到角落。几个恶人按着不让动,接着开始非法抄家。当时非法抓捕和抄家的是吉林市610办公室的恶警孙壮、市国保支队的几名恶警、昌邑区公安分局运河里派出所的恶警郭强、昌邑区公安分局恶警刘国平等10多名恶警。当时还抢走了我身上的现金1000多元,手机一部、BP机两部、掌上读学习机一台、背包一个、大法书籍、真象资料、师父法像、三个优盘等,并把家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上,完全是土匪打劫。接着恶警强行把我和同修拽上车,急驶向吉林市昌邑分局运河里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我质问恶警为什么抓好人,恶警所长王加利说抓你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还在你的住处搜出大法书籍、真象资料、法像、优盘等。并开始追问我的姓名和资料、优盘来源。

接着我又质问恶警们:“凭什么抓我,还把我背铐着,放开我,不要再继续作恶和犯罪了。”这时恶警王加利装作无奈的样子说:没办法,这都是上级的指示,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接着还是追问资料和优盘的来源,并且还诽谤大法和师父。

恶警王加利一看用软招子不行,就换另一种方式,当我的面撕大法的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我当时就正告它们,你们将为你今天的行为承担后果!这些恶警不但不听,还开始动手打我,我从此开始绝食绝水抗争。恶警所长王加利开始用拳头猛击我的脸部和前额,我正视恶徒并告诉它:你这样做,难道要做江XX的殉葬品吗?王加利当时恼羞成怒,反而更加凶狠地用拳头打击我头部,我当时厉声道:住手!你这个无耻的邪恶之徒!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知法犯法!是犯罪行为!你要为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负责任的!王加利又用手指着我的额头说:“今天你不说出资料、优盘的来源,我就把你送進监狱。”我抬起头,目光直视着恶警们,义正词严地说:“闭嘴!你们休想把我们这些好人送進什么监狱,我一天都不会進监狱的!相反進监狱、下地狱的一定是你们这些恶人!”看到这种情景,恶警郭强也开始毒打我,我高声大喊:恶警打善良的好人了!这时又冲進来几个恶警,两个人一个踩住我的一条腿,踩住脚脖子和膝盖骨处往死里踩,把脚脖子的关节处都踩平了,另两个恶警提着我背铐,双手拼命的往上提,还有一个恶警死死地夹住我的头,我当时全身一点不能动,就感到这几个恶警同时用力,就象五马分尸一样要把我从身体中间分开。这时,我感到痛彻骨髓。恶警们一看我什么也不说就停下来。我当时全身剧痛,浑身疼得发抖,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王加利、郭强、刘国平和几名恶警再次逼问我资料、优盘的来源,这时我的心已坚如磐石,并痛斥恶警:“记住你们几个人了,你们一定要为今天的犯罪行为负责的!”恶警们一看我还是不说,就在王加利的指使下第二次对我采取更加残酷的迫害手段——“搬大闸”,还是两个人踩住我的腿和脚关节处使劲踩,一直到把关节处踩平,另一个恶警使劲夹住我的头部不能动,两个人拼命的往上提我背铐的双手,它们几个同时用力,恶警王加利还用手死死地抠我的每根肋骨,当时我痛得几乎就要晕死过去了。

演示酷刑

(注:此种刑罚能使人外表上看起来没有留下任何伤痕,但实际上却能使人骨断筋折,甚至残废。)

第二天早上恶警所长王加利为了继续迫害我,说如果你说出资料、优盘的来源就停手,我立即严肃的告诉这个恶警,这样必会遭天谴,会下地狱的。恶警王加利看我不为所动,又想知道资料的来源,就说你有什么要求说吧!我高声地对恶警王加利说:“我要见你们局长,控告你们执法犯法,把我打成重伤的犯罪行为!”并用手指着几个打我的恶人说,就是你,还有他……恶警面对我的正义指责无言以对,纷纷逃避。我强烈要求要到医院验伤,恶警所长王加利看到这种情景只好说那就先上医院检查,当时我全身一点都不能动,三个恶警拖着我往派出所外面的车上。一出派出所的门,我便看到了几个围观的群众,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只因做好人被非法抓到这里,被恶警们毒打成这样!大家看一看吧!”几个恶警一看这种场面,急匆匆的把我拖着塞進车里送往吉林市公安指定医院——吉林市医院。一到市医院不但我的腰和腿一点不能动,心跳也开始急剧加速,呼吸开始困难,恶警们只好找来一副担架把我送到医院抢救室抢救,医院大夫开始一边给我吸氧一边打点滴抢救,这时我的心里明白,可就是难受,全身剧痛,呼吸困难,医院的大夫说让他的家属来看看吧!恶警王加利还问医院的大夫他能不能死,不能死就没事,不让见。简直是邪恶至极,一看我出现生命危险,就拿从我住处抢来的钱给我办了住院手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绝食绝水,因全身一点不能动,大小便都得在床上,浑身上下疼痛难忍,看管我的恶警郭强还对我恶语相加,它说:“你现在死了我们可就没事了,然后就说你是自杀。”我说“你如不及时停止做恶,可能将来下地狱都不止。”恶警郭强怕以后迫害我的事情败露自己承担不起责任,就告诉我说:和我一起毒打你的所长叫王加利、还有另一个叫刘国平。我说:我记住了,所有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做恶的邪恶之徒谁都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 三天后我正念闯出医院。回到家后我的腿伤和腰伤发作,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半年后才敢开始活动。


运河里派出所

昌邑区公安分局

吉林市医院

刘宏伟就恶警刑讯逼供行径向检察院投诉

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吉林省人民检察院:

我叫刘宏伟,男,1966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38岁,大学文化,个体经营者,家住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致和南区2号楼1单元5楼12号。

2004司法系统开始整顿处理公检法内部的违法违规现象,同时开展为期一年的(2004年5月至2005年5、6月)的“严肃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公民人身权益犯罪案件”的专项活动等一系列健全法制,保障人权的举措。作为一个国家公民,我有责任向检察院反映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运河里派出所对我的刑讯逼供和非法抢夺财物的违法犯罪事实。希望最高检察院核查后给予公正合理的答复和解决。

2003年9月16日晚10点30分左右,非法抓捕和抄家的是吉林市610办公室的警察孙壮、市国保支队的几名恶警、昌邑区公安分局运河里派出所的警察郭强、昌邑区公安分局警察刘国平等10多名警察。当时还抢走了我身上的现金1000多元,手机一部、BP机两部、掌上读学习机一台、背包一个、大法书籍、真象资料、三个优盘等,并把家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上,完全是土匪打劫。接着警察强行把我拽上车,急驶向吉林市昌邑分局运河里派出所。

运河里派出所的所长王加利开始用拳头猛击我的脸部和前额,看到这种情景,警察郭强也开始毒打我,我高声大喊:警察打善良的好人了!这时又冲進来几个警察,两个人一个踩住我的一条腿,踩住脚脖子和膝盖骨处往死里踩,把脚脖子的关节处都踩平了,另两个警察提着我背铐,双手拼命的往上提,还有一个警察死死地夹住我的头,我当时全身一点不能动,就感到这几个警察同时用力,就象五马分尸一样要把我从身体中间分开。这时,我感到痛彻骨髓。警察们一看我什么也不说就停下来。我当时全身剧痛,浑身疼得发抖,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王加利、郭强、刘国平和几名警察再次逼问我资料、优盘的来源,警察们一看我还是不说,就在王加利的指使下第二次对我采取更加残酷的迫害手段——“搬大闸”,还是两个人踩住我的腿和脚关节处使劲踩,一直到把关节处踩平,另一个警察使劲夹住我的头部不能动,两个人拼命的往上提我背铐的双手,它们几个同时用力,警察王加利还用手死死地抠我的每根肋骨,当时我痛得几乎就要晕死过去了。

三天后我正念闯出医院。回到家后我的腿伤和腰伤发作,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半年后才敢开始活动,昌邑分局运河里派出所抢去的钱物至今未还。

我请求:
1、首先我要求退还我的财物,并给予我精神上、物质上的补偿。
2、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请求依法追究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运河里派出所所长王加利、片警郭强、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干警刘国平等有关人员的违法犯罪的责任。
3、本申诉抄送吉林省公安厅、吉林市人民检察院、吉林市公安局、吉林市人大常委会、吉林市政府。

申诉人:刘宏伟
2004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