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退休教师修炼故事──旭日东升


【明慧网2004年8月26日】

一、得法

在国中任教第29年时,身体出现不适状态,进医院全身检查没有病名,那真是全身虚弱,也因自幼就身体不好,所以一直在追求气功的健身运动,练过几种功法,还当十年的教练呢!后来才验出是甲状腺亢进症,在1995年退下教职,当年是50岁,已有60岁样子,因为经过辐射线治疗,头发掉得太多了,体重是40公斤不到,皮肤又干又黑,一脸苦像!

西医治疗带来全身的骨质流失与健康走下坡,所以我开始找中医先调气血,也重新学习太极拳,深深感受到时不我与呀!退下教职感受上应该是夕阳是无限好,重新调整自己脚步放慢一些,追求这一生中的喜爱:国画、爬山、唱唱歌、游泳等。过着惬意日子中,不知险恶投入股市,掉进深渊而不能自拔,完全迷失自己,把退休金都赔上,当时上有长辈下有孩子呀,心如刀割。2000年10月底到台北求救,请父亲帮忙。也是如此安排吧,隔天早上很巧,陪着父亲散步回来时,弟弟在炼法轮功,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里的“头顶抱轮”,那是我在学校罚学生的姿势呀!心想我要罚罚自己,因为当时的我投资股票,人生的价值观都走错了,就这一站才不到10分钟吧!颈部酸起来,本来颈部地方是有一个颈椎骨刺,也有五十肩的毛病,一直不去治疗,坚持到最后下来!很舒服呀!真是奇妙!当时就触动我,这功我得学习学习。

经由弟弟介绍法轮大法,回家次日到炼功点报到,炼法轮桩法时,有一小小风扇在吹着,好舒服。从此一天都不敢怠慢,也没回去太极拳早觉队,因为在《转法轮》第一讲第一行:“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就把我震醒得泪流不已!师赐天机,句句敲心门,洒下慈悲泪,洗涤我身心,我是多么的幸运呀!

二、身体的大转变

从小到大都是小病不断,结婚也是经过父母亲特别选的对象,身体好,很会照顾人,还经常吩咐家事留给他来做就好。甲状腺的后遗症,心肌曾痛过2次,得法后,每当一躺在床上,法轮在心脏旋转调整身体。记的当时台湾921大地震的余震很多,小时就很怕地震,时常感到地震又来了,是法轮在转呀!真的假的我不管了,我的怕心该去呀!

一天炼两次功,深深受益着,因为甲状腺疾病使眼睛突出,修炼后湿润不干涩,能转动灵活不疲劳,眼神明亮炯炯,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走路真是一身轻,双肩不需要按摩了,轻松无比,骑自行车上坡也不喘,外表上,认识我的人都说:怎么都没老,又更年轻了,越炼越年轻!看上去哪像是62岁的人,还体力大增呢!是所有功法都办不到的,大家都很惊讶!

以前通读法时,总是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自己在家念书也是没力气,因为心肺功能不好,心想这不行呀!每天用力念出来,花了一番心血,没声音喝喝水,继续念,现在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加入天音合唱团洪法,没想到被安排在第一部唱高音。佛法修炼真是无所不能的,是没有“难”字的呀!

三、讲清真象的心得

发简介、功法示范表演、让更多的人来得法的,参加国外法会洪法,景点讲真象,更增添了许许多多的生命活力。还有电脑学习,体会到中国13亿多人头脑中被江氏集团灌输对法轮功的负面讯息,需要用智慧和理性的讲清真象,学习网路讲真象的过程,也是相当磨人,找到自己许多的不足,一层一层去掉执著。

目前台湾有很多同修在监狱洪法,彰化监狱位在二林镇郊外,是台湾最新、设备最好的一所,景观很美。每年的寒暑假,狱方都会安排法轮功研习,针对18-25岁的受刑人。法轮功使人身心受益效果显著,所以到哪里都大受欢迎,所以在台湾陆陆续续在监狱得法的受刑人也有不少!恰恰是给大陆劳教所一个省思的写照,在大陆想得健康身体,想做一个好人,都不行,还用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坚定的大陆同修,那样邪恶无人性。

年纪大了,学习能力和意愿也降低了,面对电脑时代的来临,学校同事一批一批参加电脑研习,因教家政课不那么迫切需要,所以一直逃避着进修。因病退休后学校电脑教室也一直在免费传授,但一直也学不来。真是没想到,就在退休6年半后学大法,什么都得重新出发,比如不喜欢看书,因为甲状腺的毛病,使眼睛很容易疲劳,实在说,我以前是一个连用手机打电话都不想学的人,当知道用电脑可以向大陆同胞讲真象时,我却是一马当先订购电脑。

万事起头难,就是用心而已,从一个对一个慢慢聊,告诉对方我是新手,有时拼音也会忘记如何拼,打字速度好慢,可是我从不气馁。只要我一早学完法后,就是上网讲真象,从中让我找到自己的执著,缺乏耐性、态度高傲,因为对方文化基础不一样,观念思想不一样,有的人中毒很深的,一说法轮功真象犹如谈虎色变。比如有一个四川省朋友,是在车站做事情,当时每天都会上来聊,知道他不能接受时,我就退一步,用迂回方式,持续跟他讲真象,一个多月后,他要看书了,我很感动。只因当时一个设想不足,寄书包得很用心,结果被站长看到我写给他的信函,不但没收到书,还要他明天不必来上班。大陆打压法轮功在太厉害了。

一年后我进步到一次可以一对十讲真象,把对方当作朋友,真诚的告诉他们真象,就能打动他们心灵深处。有一次碰到一个顽固的大陆朋友,摆明不谈法轮功,我问:那你想要谈什么。停了一会,要我谈对情的看法,我以师父《洪吟》中一句诗送他“不求名悠悠自得,不重利仁义之士;不动情清心寡欲,善修身积德一世。”他说出一段如电影情节般的精彩感人往事,他放不下大学时交往的女朋友,我从在大法中了解的法理中慢慢说情的问题,真像个婚姻专家,才又回到法轮功真象。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所以尽力的将大法真象传给每个与我相遇的人,在网路上有太多的大陆网友受到江氏集团蒙蔽不知道真象,甚至仇视着大法,我常常讲真象讲到忘了时间,忘了肚子饿,也忘了口渴!有时都是对方提出来,吃饭了吗?他要吃饭去!他们都说你在做什么,那样忙,这么久都不理我,我就回说:“要知道真象吗?”好多人都说要知道,干脆利落切入,多好!有一次讲的好顺利,好高兴喔!欢喜心起来,突然心肌痛起来,额头冒汗,呼吸困难,怎办呀!当时真是想趴在电脑前一下,可是不行呀!我如果趴下来,这些人谁要告诉他们真象呀!这样的念一出,一下子心肌的疼痛马上烟消云散,深深体悟到唯有放下自我,修去私心,完全为他人着想,才能从人中提升到修炼人的层次,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如果我们的心性提升上来,业力马上就消下去了。

修炼后没有什么能难倒我的,管好自己,好好的修,远离一切常人心。退休后我的时间有的是,我不会再虚度光阴,珍惜每一分每一秒,除了学法炼功就是讲清真象。有师再有法在,太幸福了,发出更坚定实修的决心,那光灿灿的旭日东升不就时时在眼前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