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市宝山镇不法之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8月26日】辽宁省凤城市宝山镇学炼法轮功的很多。从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凤城市宝山镇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不法人员邪恶的迫害。下面谈一下具体情况。

99年7月20日迫害一开始,宝山派出所所长陈立新和恶警马秀利等,将当地法轮功学员家中的电视机、单放机、录音机和录像带、录音带和各种法轮功书籍、法轮图、旗、师父法像等洗劫一空(经过长时间的交涉,才把电视机、单放机、录音要回来)。第二天,又将2名法轮功学员抓进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紧接着,对镇里的法轮功学员挨家挨户的绑架,只要说“炼”的就抓走。几天,就非法抓走20几个人送进拘留所。有的一家两口子都给抓进去了,家中只剩一个几岁的小孩子。

当时,老百姓都说:这派出所比以前宣传的国民党还残忍。不法人员对抓进去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谎言欺骗,勒索每人保证金3000元至5000元,并威胁说:以后出去不允许上访,不允许炼功,要不听,钱就不给了。这些恶人们利用卑鄙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为了抵制迫害,宝山镇的大法学员给辽宁省司法厅写了上访信,但被上面给返回市政法委,政法委找到了派出所,叫陈立新他们给以解决,但没有结果。后来,大法学员开始大面积去北京上访,被不法人员抓回来后,以此为由,将保证金全部给扣罚去,不给了,总共7万多元(这只是2000年一年之间)。这笔钱是不入账的。在以后有大法学员找过当时的镇书记李廷文,谈到这笔钱的事情,李廷文讲他一点也不知道,他说这事是陈立新自己所为,李书记讲:他没想到有这么多钱。

周家村大法弟子黄玉书,家庭非常困难,以前一身病,后来炼法轮功炼好了。黄玉书因说大法好、要继续修炼,也被抓拘留所关押了一个月,被迫拿了3000元钱的保证金。后来到派出所、乡政府去要这笔钱,但没有人管,没办法,只有去北京上访,被抓了回来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现已经二年了。家中只有没成家的小儿子和有精神病的女儿,女儿一直在外流浪要饭吃,经常在街里转,现在看不见了,听说是被汽车撞死了。

红旗村大法弟子隋桂芹等大法学员,2002年在外讲真象、发传单被恶人举报被抓。当时在凤城看守所,几天后宝山派出所恶警刘贵科领丹东电视台的人去了隋桂芹家,当时家中只有隋桂芹老公公,他们叫老人家好好说一说法轮功怎么害人的,叫老人和他们配合。老人说:他没有文化,不会说。他们说:我们教你怎么说,你和我们配合好了,我们叫他们把你儿媳妇放回来。老人说:我也没有文化,不会说。他们说:我们教你。老人信以为真,就照他们说的去做了,结果第二天他们就把那个“欺骗的采访”在电视台播放了。可老人的儿媳并没有放回来,老人才知道上当受骗了,很痛心。老人说:我这么大岁数了,他们还骗我,太缺德了。江泽民一伙就是这样使用流氓的手段迫害法轮功的,他们根据不把老百姓死活当做一回事。

宝山粮库有一位大法弟子姜凤利在2002年6月份去北京上访,被恶人举报,在沈阳车站被抓宝山派出所恶警所长陈立新和马秀利押回。姜凤利的姐夫在当地比较有钱,这些恶警经常以不同的原因在姜凤利的姐夫那里勒索钱财,这次也不会例外。押回的当天,马秀利就要把姜凤利放回家,陈立新不让,怕别人怀疑,所以给关押一个月才放回,而那几个去北京上访的都被送进马三家教养院。不法警察们在宝山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太多了,根本没有什么收据,从几百元到几千元,根本没有人管。这就是江××一伙的行径,堂堂的执法部门,却干着黑社会的勾当。

2003年10月份,宝山镇大法弟子张紫阳在家干活,就来了一帮人,有派出所的刘刚,还市里政法委和公安局的人,根本没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由分说就把张紫阳给抓走了。当时他媳妇问为什么抓人,他们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就说上边让抓的。张的媳妇不让抓,结果媳妇一块给抓走了,说是“扰乱公务”。就这样给张紫阳的媳妇拘留7天。这哪是人民的父母官,就是一帮土匪。

不法警察陈立新、马秀利在当地做了不少坏事,利用职权,伪造拘留证,迫害了不少人。现在民愤很大,最近有人把他们给告了。他们看不好,现在都调走了,被害者还在找他们。奉劝宝山镇不法政府工作人员用心想一下,92年大法传出,使多少人的心变得善良了,身体健康了,老百姓都说好,全世界有那么多的不同肤色的人在学炼法轮大法,而你们却采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干着违背天理的事。善恶有报是天理,请赶紧住手,不要受江××流氓集团谎言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