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王涛


【明慧网2004年8月27日】看到7月1日明慧网上有关王涛被非法判刑9年,关在沈阳第二监狱的消息,刹时惊怔,一阵心痛,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

王涛是大连东北财经大学99年毕业生。记得99年春天的早晨,我刚刚开始炼功。在东财幼儿园的小院里,一大群中老年炼功人中有十几个在校学生。三两个女生,男生占大多数,其中就有王涛。

我有一搭无一搭的在后面比划着炼,一个细长眉眼的男生过来教我动功,他是如此耐心,真心诚意,弄得我不好意思不认真学。另一个扎马尾头发,肤色微黑的女孩教我静功。我很快就炼進去了,有了美妙的感应。他们又一本本给我书看。多亏了他们——王涛的同学们,为我这个得法晚不知精進的人坚持修炼奠定了基础。

有一次,我抱着孩子随一大帮人到王涛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進门,我歉意的说:“对不起,不知道把孩子往哪放。”“没关系!来吧!”王涛亲切的招待我们。这是一间刚装修好的空闲的房子,原木色的地板,环形的沙发,很大的电视正在播放师父的教功带。屋里很多人,沙发上是女生,男生坐在地板上。王涛让我坐沙发,我摆摆手,孩子顽皮,席地而坐就好。大家专心看,孩子边玩儿边听,慢慢睡着了。王涛悄悄的塞过来靠垫枕在女儿头下,另一位男生脱下外衣轻轻盖在女儿身上。他们细微的举动发自内心,自然可亲。

我常抱着孩子环绕炼功场看大家炼功。舒缓的动作,美妙的音乐,祥和的场。男女老少无不全神贯注,透着一种庄严大气。尤其炼静功时,纯朴坚忍,清净脱俗的神韵表现在历经沧桑的白发老者举止中,也流露在年轻人青春的脸上,很特别,令人难忘。

99年7月14日毕业前夕,学生们与炼功点的人话别,互留地址电话。看着他们刚炼完功后焕发的神采,晶亮的眼眸,不禁赞叹:“真好!”“你看,哪个不好?!”一个白发的大婶道,“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学习好,人品好,工作好,全都找到好单位。”又听到几位阿姨的叮嘱:“坚持炼功学法,别让常人的大染缸给污染了!”他们郑重的点头答应。

在躁动浮华的浊流中,炼功人是与众不同的——纯净安详。

当时王涛他们年方二十三岁。青春洋溢,风华正茂,前程似锦。谁能料到,几天后,7.20铺天盖地的诽谤,残酷打压,给法轮功学员带来怎样的灾难,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再次见到王涛,是秋天。我在幼儿园附近—昔日炼功点转悠,空寂冷清,长满了杂草。怀念自己短暂的集体炼功时光,竟然不足60天。那时功友们有進京上访的,被抓被打的,也有躲在家里避风头的……往日那么些善良的面孔一下子消失了,心里异常寂寞。正好邂逅在此徘徊的他,就象见到亲人一样。(其实我与他并不熟,以前总共没讲过三句话。)他是那样友善纯正,让人感觉很舒服。“你是怎么悟的?”他问,那是一种对男孩来说略微柔和的嗓音。“师父说的都是对的!”我压低声音道出了从心底迸发的话。他告诉我他很佩服那些走出去的人,自己怕心太重。

之后是记忆模糊的几个镜头:

很晚了,王涛还在公司里加班,他认真专注的工作,并未觉察我的到来,我敲敲窗,他才抬起头。

王涛冒着凛冽的风雪,给母亲买新年礼物,好象是美容养颜的营养品……

王涛帮残疾女孩上下车,拿拐杖,他是一个不虚荣,细心体贴的人。

他让我去拿书。在他家开的小杂货店里,他和母亲一起招待顾客。他给了我好几本师父讲法的书。他母亲是个温婉的妇人,半是包容半是关注的微笑着:“他以前有胃病,炼好了……这孩子胆儿小,不出大格儿。”他是独子,父亲远在哈尔滨工作。

后来,我们有个了学法小组,那真是幸福的时光!王涛常带来新的经文,大家看啊,读啊,一起交流……

有一次,我说怕感冒了,传染孩子。王涛坦率的问我:“你怎么不把自己当炼功人?”

在学法间隙时,同修们常逗我女儿玩儿。小妞妞天真烂漫,哈哈大笑,王涛就说:听听音乐,舅舅给你放《普度》。

2000年夏,一位同修和我先后被抓,我在派出所瞅机会快速给王涛打了个电话,出事了,要他小心!

那年10月2日,我从看守所放出来不久,和他在麦当劳餐厅见面。他向我告别,说要走了,上北京去证实法。他去意已决。我们坐在临窗的桌旁,谈着被劳教的功友……女儿爬上窗台,凑近王涛,用柔嫩的手指轻轻触摸着他的脸、耳朵、鬓发……那时,她常用这种方式在我与同修交谈时,自得其乐。小妞妞那股又亲又甜的劲儿使我不忍喝斥,况且没有打扰谈话。

王涛给我看“严肃的教诲”,告诉我他再也不能坐视大法被诽谤,同修被迫害了。我们小声交流着,心态平和,都觉得要以各种方式做好自己该做的了。

从餐厅出来,他告诉我是当晚的飞机,同去的还有一个女孩,怕承受不住,正在犹豫。我说监狱里环境艰苦,女人连卫生巾都没有,得做好吃苦的准备。北京早晚冷啊,很多警察在关口拦截学员,依外表判断,凡朴素大方,目光善良淡泊,穿布鞋,不戴金银首饰的,十有八九都是学员。再让你喊口号,骂师父。半道儿就抓好多人。王涛说我穿夹克衫,穿皮鞋去。还说,他临走前,会给公司上下邮发真象资料。

望着他匆匆前行的单薄的身影,有感佩也有担心。到天安门去证实法,又何尝不是我的心愿?但最终能走出这一步的,都很了不起!白皙、温雅甚至于有点清秀的他,能经得起狂暴残酷,卑鄙无耻的打压吗?我悠悠的说:“不要勉强做什么,方式不只有一种。王涛,我还想见到你!刚送走一个被劳教的,不想你也被抓。”“谢谢,姐姐!”那是他唯一一次不直呼我名。沉默片刻,他思索道:“邪恶就在你放不下的执著和怕心中下手。”我说有时感觉到两眉之间,天目的地方有东西在转,干什么就较顺利。他举了一下手,顿了顿,诚恳的对我说:“你千万不要执著什么!”现在想来,那是他对我最后的忠告。

我抱着孩子,在他后面走着,叮嘱他要小心,多保重。他点头,喃喃自语:“时间快到了……”

车站就在眼前,我轻声对女儿道:“亲亲小舅舅!”他回头看我,女儿小脸贴过去,蓦地眼里涌出了泪……

从此一别,再也没有见到他。

2000年十月国庆假的一个星期,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学员走出去,虽半路拦截无数,但到天安门广场打坐、举横幅的功友还是很多。有不少是中年人拖儿带女、全家老小一起来的。威震紫禁城!警察惊叹:“哎呀,妈呀!呼啦一下子,天安门广场黑压压坐下一片!哪儿来的这么些人?俺们都是饼子,这么拦,这么堵,便衣这么查,还有!”快到敏感日子了,片警们早就提前下手,把黑名单上的人抓起来。一个警察百思不解,问关在监狱里的原炼功点负责人:“哪儿来的?名册上的都抓了,当初这个名单弄得够细的。怎么还有,还有!怎么一茬一茬的?”负责人笑道:“大法的种子遍地开花,到处都是!”

打压也升级了,凡進京的一律劳教,1—3年不等。罚款由原来的5000元涨至10000元以上。邪恶狰狞咆哮,阴毒肃杀,我感到背脊的寒意。

進京的学员陆陆续续被押回当地,暂时关在戒毒所和拘留所。工作人员说北京警察真打呀!够狠的了!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回来了,衣服破了,沾着血。王涛毫无音讯,他母亲忧心如焚。我很难过,不知该对这可怜的妈妈说什么好,答应帮着打听她儿子的下落。

一个月后,听功友说王涛没落入虎口,在北京上班呐!心里一阵轻松。

2001年6月初,我和几位功友小聚,其间一个功友的传呼响了,到公用电话回电。打完笑着对我们说:“是王涛!在北京告诉大家正念口诀。”据说他一直在北京和各地去的学员一起做着证实大法的事,春节回家几天。有女朋友了,那女孩特别好,很精進。不幸被捕,要不然过年会领回家拜见父母亲。

之后,再也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

万没想到,四年后竟在网上得知他被判九年重刑,关在沈阳第二监狱。在那虐杀多名大法弟子的魔窟,清瘦的他已熬过整整三年!那折磨,无尽的苦工,度日如年,如何熬过?

惊愕痛惜之余,我试着揣测他的轨迹。北京是邪恶的中心,也是全国各地大法弟子聚集的地方,他在那里有着更大范围的交流切磋,应该见多识广,提高很快。2001年,正是邪恶顶峰之时,监狱、劳教所疯狂的酷刑虐杀,对外公然叫嚣严厉打击法轮功骨干力量。7—8月间,在北京,王涛陷入魔难。

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多少人被虐杀,被打残,逼疯,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法轮功学员被判重刑、劳教、洗脑、罚款、下岗……即便释放出的学员,创伤未愈,阴影未散,就马上要面对更大范围的生存与工作的压力和困境。年轻人的婚恋被搁浅,中年人离异,老年人被扣除了退休金……江氏集团的“名誉搞臭,经济拖垮,肉体消灭”的灭绝政策何其恶毒!

邪恶打压的是世界上最纯洁、最善良、最勇敢的人。如果没有法充实内心,没有神的一面的正念正行,是无论如何也难以走出这个巨难的。

为了停止迫害和虐杀,结束这场浩劫,营救同修,海内外弟子应义不容辞,责无旁贷的担负起自己的使命,正念援助狱中同修,铲除邪恶。利用适合自己的力所能及的方式讲真象。

师父说:“从大法弟子的责任来看,有许多事情还需要更深入的去做,特别是讲清真象。更深入的把讲真象的这件事情做得更好,关系到未来的人得法,关系到众生的得救,关系到对旧势力的否定,关系到消除邪恶与这场迫害,也关系到个人的圆满。”(《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一次海外电话会议中,台湾学员说他们每人专门负责一个大陆的被迫害的同修,遇到困难,危急关头,集体配合默契,正念加持,迅打多打。我很感动。

感谢同修把王涛被捕判刑的事上网,辗转三年,多不容易啊!大北监狱的电话号码都换了。托人多方打听才得到,打过去,果然是二监。一个干警接的,我告诉他薄熙来被多国起诉,辽宁省迫害致死的学员,达一百多人。大连教养院01年3月19日对大法弟子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震惊中外,沈阳龙山教养院唐玉宝把高蓉蓉电击毁容的照片惨不忍睹,唐罪责难逃。前几天,看到本溪弟子周智于8月16日被迫害致死的事实,惊觉不能有懈怠,在这个黑窝里,时刻都有危险。大连大法弟子李忠民也是在此被虐杀的。

遂成此文,望大家正念援助,营救王涛。

我曾和王涛讨论为何老是精進不起来的事。他立刻给我背了一段法。现在,耳畔又响起他清朗的背法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沈阳第二监狱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新生街1号,邮编:110044
二监队长:李建国教导员:李向东
沈阳第二监狱电话号码:86—24—89296521
86—24—89296501
86—24—89296196
组织部:86—24—89296411
李闯(队长):86—24——89246553
辽宁省大北监狱副狱长:孙辉
辽宁省沈阳市监狱管理局:86—24—86906699
沈阳市监狱管理分局:86—24—8809575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