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龙山教养院谎言自曝其丑 为掩毁容罪行心机费尽


【明慧网2004年8月27日】2004年5月7日晚10点左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沈阳龙山教养院电击毁容后,龙山教养院连夜将她送到沈阳陆军总医院,之后转到沈阳市公安医院,2004年5月18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才将她送到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沈阳医大”)0533房。高蓉蓉被毁容后,所到之处,那张焦黑、满是水泡的脸让人震惊。毁容照片在媒体刊出,一位大陆律师看后惊呼:“都什么年代了,教养院里竟发生这种事!”

毁容案发生后,沈阳龙山教养院自知违法、理亏,马上向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汇报案情,沈阳市司法局立即和龙山教养院组成“犯罪同盟”,决定一致“对外”,面对外界询问一概回答“不清楚、没听说”。随后,这个“犯罪同盟”在谎言欺骗、草菅人命的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

据知情者透露,早在高蓉蓉被毁容后没几天,沈阳市司法局就召开了下属工作会议,对发生在沈阳龙山教养院的有关高蓉蓉的事宜進行了内部通告。2004年5月16日,笔者与朋友聚会时,听一人讲“前几天龙山教养院有一个女的从二楼摔下来了”(5月7日晚10点左右高蓉蓉被唐玉宝、姜兆华用四根电棍电击7小时,电得脸、脖子、脚、身上发黑、起泡,被迫从二楼狱警办公室窗户跳下,造成骨盆、股骨头、腿部等多处骨折),说话的人是司法警察。上去询问:“你是怎么知道的?”答:“我们前几天开会讲的。”就是说,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事在外界不知道的情况下,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市司法局和其下属单位的司法警察就几乎是尽人皆知了。下面看看沈阳龙山教养院和沈阳市司法局在谎言路上的部分表演:

2004年5月18日(那天高蓉蓉刚被转到“医大”),有人在“医大”住院部偶遇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张宪生(主管迫害法轮功,男,40多岁,五年来经常到马三家、龙山、张士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教养院“视察”),张宪生当天的打扮怪怪的,几乎让人认不出:黑衣、黑裤、黑墨镜将自己包装得严严实实,特别象黑社会的。随后一看,他左顾右盼地進了0533病房,只几秒钟就出来了。目击者事后很长时间才知道,那个0533病房已被沈阳龙山教养院“包房”,里面住着一个被二大队副队长唐玉宝、姜兆华电击毁容的法轮功学员。原来副局长张宪生到这儿“视察工作”来了。

2004年5月末,沈阳市司法局监察处一自称姓罗的男性工作人员在电话(024—22855031)中“很标准”的回答“没听说”,听完有关“龙山教养院毁容案”的介绍后,他说:“那你去找龙山教养院吧。”问及“你是上级主管部门应做出处理”时,这位监察处工作人员又开始机械重复起“标准答案”:“我们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说”。

明慧网2004年7月18日刊出了记者采访沈阳市司法局周姓工作人员的文章。周姓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会批评唐玉宝”。问到“他至少违反了《刑法》第234条,构成“故意伤害罪”和《刑法》第248条“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并且还有人命,你们就对他批评批评就完了?”周姓工作人员也开始重复起“标准答案”:“我没听说这事。”

2004年5月19日晚9点,记者拨通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电话024-24761745,二大队王姓男队长(王吉昌)接电话,开口就按“标准答案”说:“这个情况不清楚。不清楚。”然后心虚的问:“你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记者告诉他“读者投诉时留的电话”后,他说:“我不是这儿的,是来串门的。”沈阳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关押的都是女学员,当时应是就寝时间,不知王队长晚上到这里串的什么门。

紧接着拨通一大队电话024-24760624,一大队大队长岳军(男,33岁,岳军让劳教人员将高蓉蓉头顶部位的头发剪成短到挨头皮,進行人格侮辱)同样按“标准答案”说:“不清楚。”后说:“你问二大队。”(高蓉蓉在二大队被电击) 在追问下又说:“这个事情在电话里不能讲,说不清楚。你到院里(指龙山教养院)来就清楚了。”其实自己已经说明了:对此事不是不清楚,是“在电话里不能讲”。

龙山教养院里也有“实事求是”的。2004年5月末,龙山教养院二大队一女警察电话里答到:“院里有规定,不让说。”当问及“什么事情这么怕见光、不让说”时,女警察慌忙挂断电话。

“不让说”归“不让说”,龙山教养院的警察们这些日子可被自己干的恶事折腾坏了:轮班跑“医大”,24小时监视高蓉蓉,二大队队长王静慧偷偷摸摸来找大夫交钱,二大队队长王春梅(女,30多岁)还得看时机趁高蓉蓉的家属不在屋时用手去揭高蓉蓉脸上厚厚的黑痂,揭不下来还挺遗憾。医务人员办公室就在0533房对门,整天看着这个病房里警察和悲愤的家属不时吵吵闹闹。一次龙山教养院甚至叫来“110”警察,五楼整个走廊都知道,龙山教养院对“110”警察说高蓉蓉家属信法轮功,让“110”把家属抓走。但“110”警察表示“不抓法轮功”。

一路谎言下来,龙山“执法者”反倒自曝其丑。沈阳龙山教养院近日又出“新招”:

早在2004年8月15日,沈阳龙山教养院就对迫害高蓉蓉一事“研究部署”,龙山教养院院长李凤石对每天监视高蓉蓉的警察秘密布置说:“如果发生死亡事件,马上通知龙山,马上跟‘医大’要死亡证明。”这不就是蓄意谋杀吗?

2004年8月20日,沈阳龙山教养院主管迫害的院长李凤石和沈阳市司法局劳教处处长刘波等来“医大”的院领导办公室,向“医大”领导“做工作”,散布邪恶谎言,企图拉拢、操控“医大”和它一起犯罪。

众所周知,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特别是“医大”这种在百姓心中威望高、讲医术医德的医院,更清楚医生的天职是救人,而不是听信执法犯法者的妖言帮助其加害弱势好人。“医大”的医务人员说,希望高蓉蓉出院,但此事得请示书记;“医大”的书记表示沈阳市司法局不同意高蓉蓉出院。

这些残害好人的“执法者”龌龊的言行让人看了心里悲哀。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头脑昏昏充当着助纣为虐的恶角,不仅泯灭了良知,智商似乎也出了问题。疯狂迫害“真、善、忍”的,必定是“蠢、恶、谎”。

在荒唐的迫害中,民众的良知在觉醒。其实正义之光从未在人们心中泯灭。世人渐渐看到,法轮功学员点燃希望、曝光邪恶不是为了自己,是在照亮我们共同生活的世界。于是,更多的世人加入到反迫害的行列,因为人们越来越清楚的知道,当正义之声汇成海洋,一切邪恶晦暗都将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