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仙桃市马永安老人坚修大法,七次惨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28日】马永安是湖北仙桃市的一个农村老太婆,今年56岁。在修大法前,从头到脚都是病,不能做家务,到处求医,不知吃了多少药都无济于事,有时吃了药反而更难受,真是苦不堪言。1997年春,有大法学员洪法到她村子,她得法后不久所有的病不翼而飞。马永安知道是法轮功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按照师父说的做,把自己当着修炼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家里人、亲朋好友都说她学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大家都说:哎呀,法轮功真神奇了!马永安发自内心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伙却开始对法轮功疯狂镇压。7.20以后,郭河镇派出所李熊兵、段所长、马指导员等人追随江××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把炼功点的大法书、师父法像、炼功音乐带、讲法录音带都抢走了,并把大法学员抓到乡政府关押,农村的七、八月是播种收割大忙季节,“双抢”啊,季节一过是影响收成的,不法人员们不准大法学员插秧,却逼迫学员写什么保证,不然就不放人,这不是卡人脖子不让人活吗!

为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清白,2000年4月马永安决定去北京上访,讲清真象。由于她丈夫位光雄受谎言欺骗、害怕自己遭迫害,就报了警,派出所非法抓走马永安,非法关押在仙桃第一看守所迫害了24天。

从看守所出来后马永安就想,没去北京说明真象、证实法,那么就在家附近做,说句公道话。她就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能使人的道德回升,能使有病的人身体健康”;写真象条子“为了你生命的永远,请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她还发给每家每户,向群众讲清真象。

后来,马永安被恶人举报(举报人已经遭恶报),2001年8月郭河镇派出所马指导员、李雄兵一伙人要抓她,她不配合,没抓成。到晚上又来一伙人强行把她从三楼抬下来,劫持到仙桃第二看守所。第二天管教黄干部非法审问,她说“我是大法弟子”,黄破口大骂,还打她嘴巴子,还威胁说:不许炼功,违抗就戴脚镣,整死你。还叫犯人打她。就这样非法关押了马永安一个多月,郭河镇派出所段所长骗她丈夫位光雄说:我们回家去。结果把她押送到新里仁口“洗脑班”進行又一轮迫害。

当时仙桃市610头目贺国华非常伪善的出来迎接,非法把马永安关在三楼,指使四个“帮教”严密控制、监视她一个人,上厕所等干什么都有人跟着。马永安抗议迫害,绝食十九天,身体极度虚弱。

国庆节国家规定放假三天,可贺国华每天派人迫害马永安。十月一号,指使恶警徐波要拖她下楼,她手抓住窗户,徐波锤她,使劲掰开她的手往楼下拖,把她摔在地上拖拉,一条很厚的新裤子磨破几个洞。徐拖累了就将她扛在肩上走,放下时脑袋被摔得“砰”一声,马永安被摔昏死了,不法人员们以为这重重的一摔,该摔死了,她慢慢又活过来了。

十月二号,贺国华又派三个彪形大汉(沔城的陈青松、毛嘴珠玑的樊华---办事处主任、仙桃龙华山办事处团支部书记洪刚)来整马永安,当时她还躺在床上,他们凶神恶煞的将她从床上拖下来,两个恶人一人拉她一只手往楼上拖,关了她一天禁闭,到晚上,贺国华对监控她的“帮教”(姓康)说:“没有我的指示不许她睡觉”。

十月三号这天,贺国华又要拖马永安下楼搞军训,由于她身体太虚弱不能跑,就逼她围着操场走,这时来了一个大个子恶徒洪刚,他穿着皮鞋,拉起她的右手飞起一脚,朝她右肋踢来,马永安整个身体被这凶狠的踢得飞起,腾空落下,象摔皮球一样,甩在地上。

这狠狠一踢,腾飞而起,又重重摔倒在地上,这对于一个已经绝食十九天,又经三天拖、摔几番折磨,极度虚弱的老太婆是多么致命的打击。对善良的大法弟子的迫害,610办公室、公安恶警等这伙流氓打手们真是太残忍、太无人性了。

即使这样,不法人员们还不肯放过,接着把马永安在地上拖拉了篮球场的大半圈,衣裤都磨破了,内短裤自腰部磨烂了七、八寸长的大口子,圆领衫也拖拉破了,最后拖到有水的地方浸泡在水里。冬天寒冷,雨渐渐下大了,一个姓彭的女警把她拉起来,恶警强迫她面对墙站着,又叫犹大帮凶来灌输邪悟的东西。恶警看马永安被折磨的精神恍惚、身体完全不行了,怕她死在那里,怕担责任,才放她回家。但他们还不死心,又逼迫恐吓她家里人写保证。由于邪恶对她一次次的迫害,她家人在精神上也受到了沉重打击,却又无可奈何。

恶人对大法弟子除了身心残酷迫害之外,还造谣诬陷。远的不说,就说2001年腊月二十三日清早,郭河镇长熊国清,在马永安的二姑家造谣,说她女儿劝她不炼法轮功时,她拿刀赶女儿,要杀女儿。二姑笑道:“法轮功不杀生,《转法轮》里讲得很清楚……,怎么会杀人呢?你学江××弄报纸、电视上的那套蒙人,对明白的人是枉然,你这话我们不相信。”其实,马永安女儿说过“看了《转法轮》知道法轮功好,才叫妈妈炼的”。

2003年8月12日,郭河镇610办公室的谢先友、郭河派出所的李熊兵、还有便衣等6~7人到马永安家第三次抓人,并指使她丈夫骗她说:“他们都走了,你下楼来做饭我吃,我若骗你了怎么怎么……不是人。”马永安不相信他的话,因为他几次配合恶人将她送入洗脑班、看守所,让邪恶者残酷迫害。恶人在楼下等着,见不奏效就说:“不开门,没办法,只有撬门了”。门被撬开了,她丈夫又一次配合恶人非法绑架了她,将她关入麻港洗脑班,使她受尽非人的折磨。马永安绝食抗议四天时被强制插鼻管灌食两次,身体、精神再度遭受摧残。

马永安只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强身。这本来是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竟遭到二次被非法关押進看守所、一次关押在乡政府(红庙),一次关押于在仙桃工商局办的洗脑学习班、三次被抓入洗脑班残酷迫害,一共七次被关押,被整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这就是江泽民鼓吹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

2004年四月初八,仙桃610一伙,有胡美生、武永祥,还有郭河派出所的共5~6人又串到马永安家,没找到她。她回家后丈夫告诉她说:“市里来人,来看看,你不在家,武永祥说想要你到省里去。”马永安知道是要抓她到武汉洗脑班迫害。丈夫说:只要你不出去(指上访)没事。她说:“我上次被抓到麻港,我在家也没去哪,这次我不会听你的在家等着他们来抓我,我出去避一避。”丈夫说:“那不能出去,越出去越不行,他们找我要人,你不在家,我用什么交代呢?”

她看丈夫还在为邪恶者说话,只为自己着想,一点夫妻之情也没有,为了免遭迫害,四月初九马永安被迫离家出走、漂泊在外。

虽然在这样沉重的打击下,马永安却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要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好人不应该坐牢。

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打击善的一定是邪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人不治天治,江氏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一群好人,犯下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现已遭到世界多国起诉!希望那些跟随江××的人赶快清醒,悬崖勒马,赶紧回头,将功补过,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不然的话那将会做江××的替罪羊,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