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国籍是怎样被剥夺的(图)


【明慧网2004年8月29日】

* 拒绝出席驻瑞使(领)馆组织的批判会

我们夫妇是1998年有缘得大法的,同年九月又亲自聆听了师父在联合国大厅(日内瓦)的讲法,更加坚定了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笔者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搞科技工作,职称为高级工程师(副教授级);曾在中国科学院机关从事各研究所研究生课题的管理和协调工作。在胡耀邦来科学院工作期间,我曾在他身边做秘书工作。之后在著名光学专家手下从事科技项目的协调及组织工作。在一项导弹实验中,曾任靶场光学测试组副组长。工作中受得到国防科工委的表扬。太太潘淑珍为工程师,也在科学院从事科技工作,1987年来瑞士。由于我们都是搞科学技术的,自然想在科技方面促進中瑞交流,故曾在我们所活动的圈内找些博士、研究生所从事的科学前沿的研究工作和课题,协助使馆推荐到国内進行技术交流和学术报告,取得很好的成效,为此,当时使馆有关领导曾在使馆内宴请我们。

特别是在1999年12月,在澳门回归的庆祝会上(华侨同乡会出面组织,使馆参加)大使及各官员均到会,会上我赋词两首。过了几天,我接到使馆打来的电话,说我写的两首词已被使馆以简报的形式报给了国务院侨办,国家侨委和外交部。说我的两首词代表了爱国华侨的心声。


杨礼方夫妇摄于2003年5月

作者用中国书法为瑞士人书写“世界需要真善忍”。

2000年3月,联合国人权会议前夕,我们突然接到使馆的电话,说在日内瓦要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批判法轮功,找两位华侨代表去参加,使馆认为我们夫妇文化素养比较高,决定请我们去参加。我太太当即拒绝说,我们不去参加,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对方愕然,沉吟,证明那时使馆还不知道我们炼法轮功)。我太太接着说,国家镇压法轮功肯定是错的。法轮功92年传出到99年国内已有七千万到一亿人炼,要是不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去炼?再说我的身体状况你知道,过去我百病缠身,面黄肌瘦,每日中、西药不断,几乎是在死亡线上挣扎;我炼功五十天,所有的病不药而愈,如今是无病一身轻,判若两人。

对方说,现在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我太太回答说,那怎么行呢,我不炼,身体不好了,国家能管我吗?还得我自己受罪;再说了,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宗旨教人做好人,处处事事先替别人着想,修成先他后我的好人。无论对社会、对个人都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有什么不好呢!中国难道还怕好人多吗!四十分钟的电话,以我们说话为主了。最后对方说:“我也知道法轮功对健康有好处,那你们就在家炼,不要到日内瓦去。”

我太太回答说,我们不反对中国政府,到日内瓦只是想告诉世界各国,中国(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错了,呼吁尽早结束这场迫害。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向大使馆讲真象,自然从此我们被列入了“黑名单”。后来教育参赞王××在留学生集会上说,杨礼方夫妇是法轮功痴迷信徒,你们不要和他们接触(让留学生同我们划清界限)。

* 我们的国籍被使馆给取消了

我们的护照是2003年12月29日到期。12月16日我们到使馆领事部办理延期手续。由于探亲、去第三国的需要我们办理了加急,填好表格后递到窗口,沈姓女士给了取证单(号码是1172195),告知明日来取。

第二天我们去取时,那位女士把我们表格和护照推了出来,说:“你们的护照,因为技术问题不能办。”

我说,“笑话,领事部成天办护照怎么会有技术问题?什么技术问题?”
对方不答。

我说:“有文件规定吗?能不能拿出来看看?”
对方说:“没有。”

我说:“那不能简单一句话,就把我们拒之国门之外,取消我们的国籍。”
对方说:“你不要上那么高的纲。”

我说:“不是我们上纲,是你们这样做的,你们明白,没有了护照就没有国籍了。给中国公民延期护照是你们的工作,你们的责任,你们不给延期是不对的。我找你们领导谈。”这时这位女士喊于主任(于淑芬出来)。

我说:“我们土生土长在中国,把祖国比做母亲,我们寻求祖国的保护,祖国不保护我们,也得有个理由?”
于说:“技术问题就是技术问题。”

我说:“是国务院有文件,还是外交部有批示,还是江××有指示,有文件你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于说:“没有,有也没必要给你看。”(恐怕是不敢示人)

我说:“这是你的工作,你应当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于说:“就是技术问题不能办。”

我说:“什么技术问题?!技术问题是人为的托词,实际上是因为我们修炼了法轮功!”(实际上不存在技术问题,我们递上去的表格他们已把像片剪到要求的大小而且贴在表上,说明他们在做护照的中间查对使馆掌握的“黑名单”,才放下手来,而以技术问题来搪塞)。

于(很紧张,手和嘴都在抖)赶忙说:“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你扪心自问,到底什么原因。”
于不答。

我们接着说,我们在瑞士修炼法轮功是正式注册并得到瑞士政府批准的。接着我们给她讲真象,从法轮功坚持真善忍,教人做好人,讲到炼法轮功强身健体,使人道德向上;从中国开始褒奖法轮功讲到江××开始镇压;从国外已有60多个国家,众多的人炼法轮功,讲到江××把黑手伸向海外,把华侨分成炼法轮功与不炼法轮功的,亲一方,压一方,把仇恨播到国外自由的国土上,这无疑又是一条新的罪状——分裂华侨队伍。……

这时于说:“这是中国使馆,你们打扰我们工作,我要叫警察来。”

我说:“好啊,你叫啊!我们是中国公民,归你们给延期护照,你们不给延,又不给出正当理由,正好也让警察来听听。“

实际上她自知理亏,她没敢叫警察来。

* 瑞士户籍管理部门对使馆的做法不可理解

这期间,因涉及居留问题,我们很着急,我们必须向有关部门声明我们失去了中国护照,因为我们修炼法轮功,中国使馆说是技术问题,不给我们延期护照。人家不理解,问道,信仰是自己选择的,这是你的自由,你是中国公民,中国使馆为什么不发给你护照?我说中国大使馆说,就是技术问题,不能发给。人家笑了,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最后人家说这样吧,你们让中国使馆写一份证明来,说明不发给你们护照的原因。

* 使馆说这是干涉中国内政

2004年1月14日,我们又去了中国大使馆,窗口一位先生一看就说,你们的问题还得我们于主任来答复。我对于说:“有关部门要一份使馆不给我们护照延期的证明信。”

于说:“这是中国内政,他干涉不了”(多么可笑的逻辑,中国使馆不发给中国侨民护照,管辖中国侨民的有关部门要一份中国使馆不给护照原因的书面证明,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竟然成了“干涉中国内政”。)

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是不打自招。内政是中国政府的政策和法规的体现。那就等于说不给法轮功学员延期护照是中国政府制订的外交政策,而不是什么技术问题。

我们又一次去找于淑芬,无论怎么说还是不给延期。她仍然说:“技术问题就是技术问题,你怎么着吧!”

我说:“那请你写一份因为技术问题,不发护照,你签个字。”

于说:“我签什么签!”(她不写也不签,证明了她的行为是违法的,所以才不敢留下字据。)

这时我问于:“你知道不知道,不延期护照,我们将失去居留权,我们的生路被你堵了?”

于回答说:“知道。”这“知道”两个字就证明了使馆对海外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和江××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是一脉相承的:它就是要迫害你,使你成为无国的难民;使你找不到工作;断绝你的经济来源,使你无法继续你的学业,又不能回国探视亲友,当难民得不到批准,你要回国时就把你抓起来,送進牢房……。

我们指出:华侨持中国护照是生来具有的最基本的人权。中国使馆拒绝发给(或延期)中国护照,不仅违反中国宪法,同时也违反了国际法、联合国人权宣言和联合国宪章。

于说:“你去告我去,愿上哪告上哪去告。“(有恃无恐。)

我当时还说:“我视你为同胞,我告你干嘛!我要解决的是护照问题。“

回来想想,她这话倒提醒了我。为了维护华侨最基本的人权,为了使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不再发生,我至少可以把中国使馆拒发、拒延护照给中国侨民的事实反映给联合国。

* 瑞士工会为我们陈请和呼吁

我们的护照被拒延期之后,我们所在的工会对我们极为同情和支持。首都伯尔尼地区分会负责人(RUEDIKELLER)先生亲自致函给中国使馆并抄送瑞士外交部,也有瑞士朋友写信给中国使馆,敦促使馆给我们延期护照。作为中国公民为获得本应持有中国护照的基本权利,需要外国人帮助陈请和呼吁,使我们内心无限感慨,真是可悲、可叹!

然而,我们深信,具有数千年文明的祖国,决不会把坚持真,善,忍的游子拒之门外。现在这种局面,只是那小肚鸡肠,妒火中烧的人操控的结果。总有一天,当首恶被钉到耻辱柱上之后,祖国会敞开她那温暖的胸怀对我们说,归来吧,游子!那时,我们将以百倍的激情,拥抱我们所爱的祖国!


中国使(领)馆擅自取消本国侨民的国籍是违法的
——谨以此文呼吁联合国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
伸出援手共同制止对法轮功的迫害!

作者:杨礼方

最近,笔者了解到,横跨五大洲:包括美国、加拿大、秘鲁、法国、德国、英国、爱尔兰、瑞士、奥地利、西班牙、比利时、荷兰、丹麦、捷克、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等十九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中国使(领)馆拒延、发给护照。给出的理由仅仅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和坚持自己的信仰;更荒唐的是驻瑞士使馆给出的理由竟然是,“因技术问题,不能给你延护照。”

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的公民,持中国护照是生来就具有的最基本的人权;是炎黄子孙的身份证明。联合国曾在人权宣言中规定:“每个人都有拥有国籍的权利。”“任何人都不得任意剥夺他人的国籍。”而中国的使(领)馆,只因为他们坚持真善忍,就擅自剥夺了他们拥有国籍的权利,是侵犯了宪法保证的基本人权和信仰自由;不仅违反了中国宪法也违反了中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宣言和联合国宪章。

在世界范围内,如此众多的中国使(领)馆以几乎同样的理由,拒发护照给法轮功学员,无疑证明了江氏集团有这种指示。从外交人员的无奈的话中:“没办法是国内定的”;“等上边有了新指示,我再通知你,我只是个跑腿的”,也佐证了政策是上面定的,然而,不管是谁的指示,特别是决策者,都是在违法,在犯罪,都是在践踏最基本的人权,都必须承担历史的责任。

* 罪恶延伸至海外

江氏集团,滥用职权,践踏宪法,利用强大的国家机器,耗费四分之一的国力,操控上百万的公安干警,以江制定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甚至给劳教所、监狱下达死亡指标(这些政策无异于纵容他们杀人)。用上百种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遍布全国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至今已整整五年了。五年来已经查实被迫害致死的已达1027人,被非法判刑、劳改的更是无计其数,迫害仍在继续。

更可悲的是,这种残忍的政策已延伸到海外,即黑手已伸向了世界。这一罪恶是从江××亲自把陷害法轮功的小册子发给与会的各国首脑开始的。随后,驻外使(领)馆跟進。例如,驻瑞士使馆的个别人将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案”录像带在华侨中广为散发;组织华侨召开所谓批判会、座谈会等散布诽谤法轮功的言论,并请来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到会拍摄,回国播放,把仇恨再转回国内,欺骗百姓;外交官员利用国外媒体,发表攻击法轮功的言论(有录像带为证);还有的外交官亲自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非修炼者),以不发给亲属(修炼者)护照相威胁,企图阻止法轮功学员出来洪法。利用拍照、摄影收集刺探法轮功的情况,把好人列入“黑名单”等等。

然而,这些外交官们忘了,在自由的国度里法律规定,散布仇恨是违法的犯罪行为。

* 首恶已被告上了国际法庭

江氏集团及其帮凶,已被多国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但邪恶势力以最后的疯狂加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仍被关押、劳教;被迫害致残、致死的案例几乎天天发生,仅七月份就有17人被迫害致死。

翻翻世界的历史,除二战时期的战犯、法西斯(他们屠杀的是异族),哪有一个国家如此宰割自己的人民,其用心之狠,手段之残忍,作法之恶劣,也是世界史上空前绝后的。

* 法轮功属于世界

江××曾扬言“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然而,残酷镇压五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仅没被消灭,而且得以长足的发展,如今法轮功已被60多个国家所接受,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已被译成20几种文字出版。作为东方文化,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被众多西人所接受,不能不说是一大奇迹;这也证明了法轮功在世界范围内对人的精神面貌、道德理念,身心健康,社会风尚等都起到了促進、向上的良好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法轮功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全世界,属于世界人民。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对真善忍的抹杀,就是对世界良知的泯灭,对人类文明的扼杀。

* 呼吁

笔者吁请联合国及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以你们力所能及的方式,支持法轮功学员,谴责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呼吁联合国关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现状;吁请联合国派出调查组,对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行,進行全面深入的调查;促使中国的使(领)馆及时发护照给法轮功学员,尽早结束这场非法的迫害,使正义得以伸张,还法轮功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