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中国驻日大阪领事馆迫害的经过(图)


【明慧网2004年8月11日】我是王晓阳,现在在日本定居,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和日本丈夫,婆婆生活在一起。在一家食品厂工作。

我是1999年7月经大陆来的朋友介绍,喜得大法。当时我对气功并不感兴趣,但对生活真谛的渴望让我看了很多书。当我一口气读完《转法轮》时,我深深的被吸引了。在生活中困惑我的好多好多的不解之谜一下子全解开了。那么圆容,无懈可击。我想如果真象书中写的可以成佛,我是不是太幸运了。但不管怎样从那时起,我决定修下去。

接下来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努力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心在逐渐变得柔和,宽容。以前的那种斤斤计较,为损失一点而痛苦不堪的我开始变得大度,心胸宽广。让我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变化并不是我自己刻意强为的,而是自然而然的。我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那时我听到中国大陆正在禁止法轮功,但并不知详情。直到99年10月我开始上网,才知道大陆对法轮功镇压的恶劣程度。每次上网之后,我都是泪流满面。为大陆弟子身受迫害却为他人着想的纯善之举而感动。那时我很想回中国对政府说:镇压法轮功是错的。直到99年年底听到东京的一些弟子要回国上访。我便决定一同回国上访。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大陆的情况完全不象我们想像的那样,我们刚到北京就被带到北京公安局,根本就到不了信访办。我们象犯人似的被提审,并被关了一夜之后被强行遣返。那之后我的护照就被上了黑名单。

回到日本后,日本的丈夫担心我出意外,希望我能加入日本国籍。于是在我为了办理日本国籍于2001年4月18日到大阪领事馆申请中国国籍证明。开始时他们给我一张取证单(见照片)并告诉我三天后来取中国国籍证明。三天后当我按时去取时,他们说我护照出了问题,并告诉我回家听电话。我问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却找借口说工作忙,不回答我。我当时隐隐感到与我上访有关,很无奈的回家等电话。谁知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毫无消息。这期间我打了几次电话都被说不清楚而挂断电话。

高精度图片

一个月后,我又一次到了领事馆问我的国籍证明,他们却说不能给我开,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你自己知道。”我说我不知道,他们态度蛮横的让我走开。我说你不给我中国国籍证明也行,请把护照还给我,他们说不可能。我说我没做错事为什么要扣我护照。他们就象没听见一样,根本不理睬我。后来我几次询问理由都被窗口的人给支开,或者是领事不在。最后甚至拒绝见我。

那时因为对法理解的不深,无奈的接受了迫害。觉得无可奈何。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交流后,悟到不能被邪恶牵着走,那里有了麻烦就应到那里去讲真象。于是在一年后的6月左右,我又开始到领事馆去要我的护照和争取我的国籍证明。为了这个我辞去了工作,真的下决心不要回来不罢休。那时担当这件事的领事换了个人。开始时他也象上一位领事一样拒绝见我,我便到办事的窗口告诉那位接待员,我没做错事,只因为炼法轮功,领馆却无理扣我护照, 如果那位负责我护照的领事不出来见我,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她看到我已经妨碍她工作了,只好把领事叫出来。领事对我说他很忙,没有时间接待我。我说这是你的工作,你没有理由拒绝。我又告诉他我已经把工作辞掉了,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我会奉陪到底的。

他看我如此坚决,便和我谈了起来,我把我的得法经过和得法后的变化,以及大法的美好和镇压的错误,不断的跟他讲。一个月后他告诉我可以给我开国籍证明,但他也很难办,为了向上级交代,希望我能写一个不反对政府的保证。当时我想本来我也不反对政府,我们只是在帮助政府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没什么不能写。于是我写道:我从前不反对政府,今后也保证不反对政府。但潜意识里觉得这样做不对。可是由于要国籍证明的执著,我还是写了。这样在2002年7月26日大阪领事馆终于给我开了国籍证明并把剪过角的护照还给了我。我于2003年的4月加入了日本国籍。

但是后来我意识到这个错误,真是追悔莫及。我于2003年1月8日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所写一切文字全部作废。又给这位领事也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当时为了要国籍证明的心切,违心的写了那些文字。声明所写一切文字全部作废。

我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然而中国领事馆却因为这个而迫害我。在那一年多的无理由的迫害中,给我以及我的家庭蒙上了阴影,那种心灵的创伤是无法抹杀的。

后记:

一开始同修让我把被迫害的经过写出来,我很反感,不想写,后来我问自己这是一件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事为什么不想写。原因竟是不愿把自己的污点曝光。还有想保护自己那点可怜的面子的心。虽然身边的同修都知道这件事,却不愿让更多的同修知道。现在想来修炼就是很严肃,哪怕有一点点心都不行。都会遇到去这颗心的事。今天我又一次体会到了无我是一种什么状态,那么坦荡,那么轻松,那么自在。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让我使自己又一次得到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