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着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今天


【明慧网2004年8月29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今年66岁,94 年腊月有幸得法。自己不能事事从理性上认识法,只是凭着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今天。我由衷的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放下怕心,堂堂正正的修炼,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师父在“《精進要旨》·退休再炼”一文中说:“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

下面的修炼经历是本人口述,大法弟子代笔。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我在得法前曾患有严重的风湿(浑身疼,两腿发黑,不能下地走路)头痛、头晕、高血压(220)、心脏病、妇科病、全身浮肿、咳嗽等多种疾病,用我女儿的话说:“从头到脚没好地方”。还患有严重的脚气,整天流脓、流水,双脚又肿又烂,无法穿鞋,严重时脚气窜到膝盖。长期被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到处求医花了不少钱,一点疗效也没有。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所有的顽疾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大法的神奇再次在我身上体现。

我修炼以前还有一个毛病,每天一到傍晚,就感到十分害怕和恐惧,天一黑自己一个人不敢在家、不敢出门,害怕和恐惧伴随我三十多年。我女儿到处去给我求神拜佛、烧香磕头,家里满屋挂红绳、撒白灰,钱没少花,一点也不管用。修炼大法后,一天晚上十点多钟,我似睡非睡时,师父的法身走到我床前对我说:“现在的和过去的都给你送到宝云塔去了”。从此后我没有了害怕和恐惧感,晚上自己也敢在家呆了,也敢出门了。

更令我不可思议的是,99年7月20日后,面对邪恶之徒的多次威胁、恐吓,我没有一点惧怕。我一般做真象都在白天,有一次我在前面贴不干胶,恶人在后面揭;另一次我贴不干胶,走到大院门口时,一个女的追上我说:“你怎么贴法轮功的传单?”我说:“谁看见我贴了?你看见了?”问得她没话。她说:“你以后贴时小心点,别叫警察看见了”。我扭头朝院里走,一边走,一边乐;还有一次我贴不干胶,后面一个小伙子凑到跟前看说:“怎么给贴倒了?”我没理他,急忙走入人群中,安全回家。

2000年5月,本市部份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本院一同修问我去不去,我说:“老伴输液,去不了。”等同修走后,我后悔得不行。此前好几次去北京证实法的机会也都失去了。我给师父法像上香后,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都是大法弟子,人家能去北京证实法,我怎么关键时刻总是迈不出这一步?师父,我也是您的弟子,我也要到北京证实法。”起来后觉得心平静了许多,放不下的常人心这时一下都放下了。

第二天早晨,我和本院的一个同修去北京,九点多上火车时,我们被从后面跟上来的不法人员拽下车,关到车站的一间小黑屋里。中午,同修的儿子把我们接回家。

到家后,来了两个警察,问我去北京干什么?为什么还叫着别人?组织者是谁?让写去北京的经过,写保证。我说:“我自己要去的,我们去天安门喊冤,去找江××说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不炼功恐怕早死了。单说为治风湿,我女儿找了一家专治风湿的门诊,我去治了半个月花了五百元,一点没管用。用砖烤,差点没把我烤死。你们是不知道我遭的那个罪。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让我不炼了,你想可能吗?我受益了,我到北京天安门去喊法轮大法好,让全国人民都知道,难道这不对吗?让我写保证,我不会写的,我不认字。”

两个警察走了,一会儿又来了俩,就这样三番五次的来让写。记不清第几次了,来了两个人,手里拿着纸、笔说:“你不会写,你说我们写”。我想这是一次证实法的好机会,我就把修炼大法前后的经历说了一遍,他写完后让我按手印,我说你给我念念,他就念了一遍,写得比我说的还好,我就按了手印。

一个月后,办事处的不法人员来到我家,一進屋看见师父的法像,就逼着我交上去。我说:“我不交。师父的书我交了。我都后悔死了,当时我不明白,我要明白,我才不会把书交上去呢!”恶人说:“你不给,我回去叫人去!”它走后,我赶紧把师父的法像藏起来。一会儿,来了两个片警让我把师父的法像交出来。我说:“我不交!”接着我把刚才给办事处恶人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我说:“我就是不交!”气得片警给我拍桌子。我说:“就是死也不交!”气得片警没办法,出去把我老伴叫了回来。老伴说:“这事我不知道。其实我老伴这人什么爱好也没有,整天也不出个门,就是在家炼炼功,就这一个爱好。而且她的病的确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说不让她炼吧,确实不行。”老伴还说了些别的,片警就走了。自此逢节假日、所谓的敏感日,他们就到家来骚扰。

2001年夏天,本地邪恶之徒开办洗脑班,办事处来了两个不法人员,骗我说去说点事,一会就用车送回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悟性差,当时没有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说的话:“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当时我说跟你们去可以,但我首先声明,我一没工作,二没工资,要钱没有。不法人员把我和本院两名同修骗到洗脑班,准备了十五个床位。由于其他同修不配合,只把我们三人骗去了。我们去后,邪恶妄图给我们灌输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东西,我们三人坚决抵制。在里面关了一周什么也没讲,只是派两个人看着我们。我们三人每天给他俩洪法。最后他俩说:“我们没把你们给转化了,最后倒叫你们把我们转化了。你们想回家吗?”我说,“当然想!我们根本就没有想来!”我说:“它们说话不算,本来说来说点事,一会给送回去,谁知这一关就是一周。”他俩说完就给洗脑班的头打电话:“老太太们说钱花完了,要回去,再不放人她们可就跑了。家里来要人,你可得负责。”邪恶之徒说:“别、别,开完会我就过去。”第二天早晨,它们花了十元钱,雇了一个大客车把我们送回了家。不法人员打算在家属院继续办班,我们不配合,结果没办成。在洗脑班邪恶让我们填表,我们没填,把表给扔了。

2004年6月7日,居委会无故把我老伴叫去,在它们写好的一张纸上签字。老伴回来后给我说起此事。我说:“你也没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你就给随便签字?!”老伴说:“它们不会写什么出格的事吧?”我说:“今后你可不能干这傻事。它们再找你,你让它们来找我。做好人还让写保证,保证什么?往坏人那儿保证啊?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你难道都忘了吗?要不是师父法身保护我,两次被汽车撞却连一点伤都没有,而且还差点叫司机讹去200元钱。你当时还说我炼法轮功炼傻了,汽车撞自行车,反倒让骑自行车的人赔钱,这是什么道理?是啊,我当时如果不是炼功人,你想我会那么做吗?也许我会住到医院接受检查,甚至讹他。但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啊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给你多少钱,你住在医院里后半辈子起不来,你能舒服吗?看热闹的人都觉得奇怪,这老太太怎么不讹他点钱呢,管他要钱。现在的人道德水准都发生扭曲了。’两次撞车,我如果不是按师父说的去做,而是讹人家,结果会怎样?大法教人重德,处处做个好人,这些你都知道的,怎么还去配合邪恶诬蔑大法、诬蔑师父呢?你也知道今生今世,无论什么都休想改变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还是那句话,坚修大法,至死不移。”

由于自己不能事事从理性上认识法,只是凭着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走到今天。我由衷的希望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放下怕心,堂堂正正的修炼,千万别错过这万古机缘。正法一天不结束,我们就都还有做好的机会。让我们正念正行,放下一切观念和人心,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