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张忠两年来狱中遭迫害记实(图)


【明慧网2004年8月29日】黑龙江大庆大法弟子张忠,2002年春被非法绑架,被判重刑12年,两年来被酷刑折磨得几经生死。2004年7月23日,在连续昏迷三天、靠打氧气维持生命的情况下,瘦骨嶙峋、生命垂危的他,被家人接出大庆监狱。

遭受大庆监狱迫害,瘦骨嶙峋、生命垂危的张忠

2002年春被非法绑架,后被判重刑12年的张忠,两年来被酷刑折磨得几经生死。骇人的恶讯不断传出:他全身只有一个大脚趾还有知觉!他只能靠点滴和输氧维持生命了!他打点滴也不能吸收了,完全处于昏迷状态!这一切揪着人的心。

2002年,长春大法弟子电视插播真象成功后,上面下红头文件全国布网将大庆地区电视插播一事列为东北第一大要案。2002年4月,大法弟子张忠、张兴业、李海、孙兴和、姚斌、贾生辉、姜德荣不幸先后被捕。

2002年4月19日,大法弟子张忠被邪恶追踪,他在精疲力竭时坐在那里发正念,邪恶之徒追踪而至将其绑架,他高呼“法轮大法好!”三个恶警便用腰带勒他的脖子使其窒息。张忠被拖到车上,邪恶之徒取刑具时担心他看到存放刑具地点,就给他套帽子,用毛巾勒他的眼睛。

张忠被带到大庆站前派出所扔在了铁椅子上,他善意的向警察们讲述真象,并不断的发正念。萨尔图区政保大队长见其发正念便用笔尖儿扎他的手,见其纹丝不动便将他的手扣上走了。

翌日,张忠被转至萨区分局萨区看守所特审室。特审室内有两个警察长期住在那里采取极卑鄙残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在特审室门前,不法人员们逼迫张忠蹲下,他不蹲,他们就踢他。张忠被罚坐于特审室的铁椅子上,一胖警察照他胸口重重的打一窝心拳,使其半天才缓过气来,又用胶皮不停的抽打嘴巴子。

张忠对迫害他的人说:“我们是好人,你们不要这样迫害我,请你们为自己留条后路!”

不法人员们非但不听其规劝,竟将塑料袋套在他的头上使其呼吸困难近窒息时再摘下。这样反复折磨后又用大蒜、辣椒塞鼻子,又挤出大蒜、辣椒的汁液抹于五官再套上塑料袋闷,一边逼问姓名一边说:“迫害法轮功,我就迫害了”。随即将他的上衣剥光,浇凉水,又将门窗打开、扇风。张忠身体在冷风中不住的颤抖着,这时它们又轮换着浇开水和凉水,忽冷忽热的折磨他。

张忠始终理智、平和的向它们讲真象。他讲真象过程中使其中一个警察感动了,便将塑料袋摘下,又将衣服给他披上。两天后萨区分局局长来探听消息,斥责它们两天还没结果,力度不够又换了两个警察。这两个警察不让他上厕所,且采用极阴险的威逼恫吓的手段对他進行精神迫害。

大庆市公安局见这些招数无效,便恶毒的将他接到大庆市打黑办,手脚均铐在铁椅子上。打黑办简直是人间地狱!阴森、恐怖、邪恶气焰极为嚣张,墙壁上依稀可见曾长期用刑后留下的斑斑血迹,一排四个凶神恶煞身着黑衣手持凶器的警察立于地中间。其中一“恶鬼”对着地上的一滩血迹阴阳怪气儿的说:“看见没?这就是你毛哥(张兴业)吐的血。看你也是个有学问的人,你们大法好不好我不管,我们就是江××的一条狗,让干啥干啥,你不说也得说。”

恶警见张忠不语,它们有的将木板踹断,有的将皮带抽出,每个人各自抽出刑具,先用木板打他耳光,打得脸部肿胀流血、口吐鲜血,又用皮带抽其身体,用木板打手心脚心、用钢刷刷脚心。

张忠卫护大法、卫护同修,对电视插播一事始终坚定的不配合。

接着恶警们進行第二轮攻势:“你们法轮功不是不抽烟不喝酒吗?”边说边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他的鼻孔(象鼻插葱),把他的嘴捂住,又野蛮的往他口里灌酒。张忠在铁椅子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直至口吐黄水,它们才罢休。

不法之徒换了几批人,用尽各种卑鄙手段对张忠進行精神与肉体的摧残,仍不能使其动摇。它们为诱使他提供线索谎称:“其它地区已插播成功,牵涉的人员已归案,早点交代吧,这下你必死无疑了。”张忠坦然答到:“死有什么可怕?如果各地都插播成功了,我死而无憾!”

大庆市公安局局长、副局长亲自到现场叫嚣:“既然他不怕死,咱们也不怕埋!”

张忠凛然道:“对,不怕死,我看你能把我怎样?!”

暴徒们把张忠的脚泡在水泥地的水里,不让他上厕所,致使其尿裤子。待上级检查人员来之前又将他的裤子烤干。3-4天后当地公安、610各部门也都纷纷来提审,他都拒不配合。六天后,它们把六天来不吃不喝不睡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张忠拉到人民医院灌食,直至口吐黄水才罢手。

第七天,不法人员把张忠拉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检查身体时人们发现张忠的臀部、内裤、毛裤已被血水粘在一起。张忠仍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邪恶的提审至此也以失败而告终。

张忠自被捕之日起始终绝食抗议邪恶的非法关押。每天四个犯人按着强行灌食、每日四瓶点滴,边灌边吐,大便清了仍吐,胆汁也吐光了,持续四个半月的身心折磨使其生命垂危、奄奄一息。

当时所内女大法弟子也集体绝食抗议不法人员无视张忠的生命的邪恶行径,海内外大法弟子正义呼声频频传来,据说看守所迫于压力三次上报市法院、市检察院要求释放张忠,可是它们灭绝人性置之不理。

2003年4月4日,身体日渐康复体重恢复140多斤的张忠,被非法判重刑十二年,转送到大庆市监狱。在集训队狱方欲给他的衣服上打“犯”字,他坚决不从。第二天大队长问:“谁是张忠?”回答:“我是。”问:“为何不打犯字?”答:“我无罪!”队长说:“如不从就强行打犯字”。张忠决然答到:“如强行打犯字本人将采取抗议措施!”结果未打犯字。

随后张忠被带到第三大队,由四个犯人看管。警员谈话时问他炼不炼功?他答:“炼!”。他每天坚持争取炼功。一日,副大队长李方杰(号称大杀)问他炼不炼?回答:“炼!”。

2003年5月狱方又强求打犯字,张忠坚决抵制。三大队教导员李伟楠指挥犯人将张忠按倒,用油漆从棉裤一直到内衣内裤强行打上了犯字。

张忠维护大法与大法弟子尊严,开始绝食抗议!

教导员李伟楠指使犯人将其单独关入严管室,将铁长条凳子腿儿朝上置于地上,强迫他罚坐于铁凳子的铁筋上,将他的双脚分开各自绑上,在肛门处支一木棍使其痛苦不堪,又把他双手反吊于铁床上。李叫嚣着:“若不服就给你挂屎盆子熏你!”

后来一领导见状同意不打犯字才解除刑具,张忠随即停止了绝食。

2004年元旦,副监狱长王英杰、内管大队副大队长田喜峰去三大队深入监舍了解情况。進入洗脑室,王英杰问张忠为什么不穿号服?回答:“我没罪!”王踹了他一脚:“也不是我给你判的刑,”大骂着去九号监舍翻号。在走廊里田喜峰开始对他连踢带打、抽耳光吼骂着:“我就迫害你了,你们法轮功动不动就给我打电话××我。”

来到监舍,不法人员将他的铺底儿朝上翻个遍,这时张忠已被打的晕头转向,倚靠墙壁才未倒下。搜完铺后王英杰又将他叫到八号,田喜峰令他站在地中间,他未从。它们便又开始打,张忠被打的摇晃着倒在铺上。

当时八号人员都在场。不法之徒又将他弄到九号,气急败坏的将九号其他人员的床铺都撅了,说是受他株连,又疯狂的将全室人员的水杯摔了、踹了,扬言一切损失由张忠赔偿。临走时王英杰不可一世的丢下一句:“他要是不转化不认罪服法,我们随时来”,并威胁全室人员疏远他,变相对其施加压力。

由于张忠为人正义诚善,全室的人非但未埋怨他,而是表示同情、理解。

2004年1月15日春节期间,由于张忠炼功,三大队队长李方杰将他弄到管教室。当时管教室有六分监区监区长梁书义、干警于清江,它们将门关上。李叫嚣:“听说你又炼功了?你能不能不炼?”,回答:“不能!”又问:“必须得炼?”他坚定的:“必须得炼!”

李起身劈头盖脸的便打,另两个也趁势而上,张忠被打的晕倒在地上。它们说是装的,李说拿根针来,用针扎其额头和手又踢其腹部。这时進来一些干警见张忠倒在地上,李谎说:“你看也没打他,说他两句自己就倒下了。”它们叫来两个犯人将他架起来搀到六中队。自此他被关入六中队,单独一监室又抽来八个犯人严管。

当日监区长梁书义找张忠谈话问:“你到底想咋的?”回答:“就想炼功!”当晚吃饭时他吐了血,犯人立即报告。翌日李方杰听说他吐血的事异常恐慌。张忠开始吃啥吐啥,眼圈发黑瘦弱不堪。家人听说他被打一事急于见人,它们只准家人与其通电话。通话前干警威胁说:“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自己知道吧?”

张忠与家人通话时毫不犹豫的将被打一事告之家人。一个月后老父要求前来探视,邪恶更为恐慌。李方杰指使犯人将他背到监狱医院,事先派一干警先去医院疏通关系,因而检查结果竟是所谓的胆囊炎、谎说胃部什么也看不清。在医院“治疗”三天后,因他在医院炼功,用药又不起作用,监狱医院拒绝治疗,张忠又被背回三大队。

张忠见自己病势日渐加剧狱方又无诚意给他医治,便要了纸和笔,写信给李方杰及监狱领导:“鉴于本人身体状况,吃啥吐啥、身体冰凉、并伴有咳血现象、身体每况愈下,在监狱医院已拒绝治疗的情况下,本人特提出以下三点要求:一、立即出狱住院治疗。二、要求立即直接面见家人。三、虽然你们不承认我现在吃啥吐啥与你们打人有关,但目前这并不重要。首要的是把病治好,我不能不明不白的把命丢在监狱里。”

2004年2月28日狱方立即将张忠送到监狱医院。在一房间里由两个犯人护理,医院每天给他打庆大霉素消炎,试图尽早消除炎症以此掩盖它们打人致吐血这一暴行。看人实在不行了才偶尔推点儿葡萄糖维持。

四月初张忠生命垂危,老父亲及张忠妻子频繁来狱中要求出狱治病、海内外大法弟子的正义呼声及善良人士不断谴责的情况下,狱方迫于压力于2004年4月8日由监狱医院副院长黄志伟等将张忠送到大庆市第四医院检查。去医院检查一事对外封闭不透漏任何消息,来到四院门诊室它们东张西望极为恐慌,担心有大法弟子和他家人在场。检查结果:胃瘫。胃不动,胃里无任何食物。医生说:“没什么好办法,只能靠养,让他保持一个好心情,即使他吐也得吃饭。”就这样他又被弄回监狱医院。

5月9日张忠再次生命告急。狱方李伟楠等又将他送往四院抢救。抢救三天后医院主任医师对李伟楠说:“他情况很危急,全身器官衰竭、全身肌肉萎缩、部份神经瘫痪、离子紊乱、呼吸困难、心脏偷停时刻有睡过去的危险,必须每天注射钾离子强迫心脏起搏。”他又被弄回监狱。自此他长期处于昏睡状态,血压经常处于40─50之间。

6月9日张忠在早、中、晚三次测血压均处于极限且整日整夜处于昏迷進不了食的情况下,大庆监狱才将他送到大庆市让胡路人民医院急救七天七夜。两个胳膊同时昼夜不停的点滴,待脱离险境马上又被弄回监狱。

2004年7月23日下午,在张忠持续三天输氧、高烧、昏迷、濒临死亡的状态下狱方为逃避责任才将张忠推出监狱!

如今,牵系着海内外所有善良之人心灵的大法弟子张忠,在世界各界正义人士的呼吁与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下已回到亲人身边。面对曾经年轻健壮而今只剩一副枯骨架的他,年迈的双亲禁不住老泪纵横……。张忠的生命危在旦夕!可是他单位不给出钱治疗,监狱又不予以赔偿,双亲四处求助欲去外地医治,张忠单位保卫处竟横加阻拦不许到外地看病。老父情急之下欲将只剩一把骨头的儿子背到单位让他们处理,他们才肯罢手。

大庆监狱视生命如草芥,在张忠处于胃瘫长达半年之久、吃啥吐啥、多次生命出现危机的情况下,它们奉行江泽民的“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的恶令,既不予以治疗又不放人,处于漠视旁观状态。如今将只剩一把枯骨、医生也无回天之力的活死人塞给他的家人,它们的居心何在?!张忠及其亲属的境遇和将面临的一切,它们有着不可逃脱的责任!

在人类日趋走向文明的今天,在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华大地上竟有如此无视生命、无视人权、无视法律的恶性事件发生。知情人士无不深表同情与义愤。了解张忠为人的乡邻、亲友、同事、众多接触过张忠的医务人员、犯人及存有善念的警察都为他的生命担忧,更为他面对强权不畏生死仍坚守真理的不屈灵魂而慨叹!人们期待着立即停止这场迫害,停止这场民族浩劫,期待着类似张忠这样的悲剧不再在中国的国土上重演!

目前,大庆监狱仍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近七十人,他们正在遭受张忠同样的非人迫害。急切呼吁世界各界正义之士、国际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密切关注发生在大庆监狱的疯狂虐杀,营救他们早日获得自由!

大庆监狱非法在押大法弟子:
张兴业 戴志东 朱洪兵 李 海 于勇全 姚 彬 姜德榕 孙兴和 贾生辉 王明奎 崔洪义 仲兆勤 许明生 翟志斌 关兆启 周国臣安 星 王洪德 李力壮 碧云飞 倪洪奎 徐景林 李容宏 姜年祥 张 志 刘柱财 金 声 赵玉安 王云丰

由哈尔滨监狱转到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
王宇东 王树森 夏 勇 卜繁伟 张子栋 程 宇 邹国晏 邓青山 张玉良 杨毅忠 邱学治 张秀丰 刘福贵 李占斌 程佩明 孙铁农 龚海鸥 武春文 孙仁辉 张 剑 孙殿斌 李成义 王 密 李惠丰 陈春林 袁清江 陈富奎 赵庆山 刘景风 李 超

=======

大庆监狱相关责任人名单及电话:
大庆区号:0459 邮编:163000
姓名 职务 单位电话 宅电 手机
唐永富 监狱长 5056688 5105087 13303690588
陈庆发 政委 5058588 4686358 13329491288
王家仁 副监狱长 5050616 4687616 13303691339
张亚军 副监狱长 5059122 6388889 13359825633
姜树臣 副监狱长 5059808 6783122 13936711131
王英杰 副监狱长 5059919 6363870 13329393777
谭荣来 政治处主任 5050618 6133365 13304694188
徐 志 政治处副主任 5059918 13936702596
龚华强 纪检检查室主任 5059590 4660518 13845929612
郭春堂 教改科科长 5059750 6388886 13039882277
李方杰 三监区副监区长 5059835 5825637 13091681555
李伟楠 四监区教导员 5059834 4623917 13199066767
田喜峰 内管大队副大队长 4624333 13845968800
黄志伟 狱医院院长 5059828 13091685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