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华盛顿之行(图)


【明慧网2004年8月3日】不知是否因身受理工科大学教育的影响,还是从小所受的制式化教育根深蒂固,尽管从开始進大法中修炼已近三年,总还隐隐约约存在着“见可信,不见即不信”的心理。

这样的观念由一开始的执著天目与功能,演变到正法修炼中对师父所讲有关正法洪势的怀疑。当我在屋子里通读了师父各地讲法后建立起信心后,却在步出大门时,被蓝天白云及匆匆行人而动摇,开始怀疑这一切是否真如师父所讲将于瞬间发生巨变?就这样,“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的态度,也动摇了我对正法时期以及何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正信与正念。

一开始同修告诉我应该整点发正念时,我一直感到排拒,为何修炼还需要去作这些事情?甚至直到现在仍时有反应。常因为自己无法看到另外空间而怀疑起发正念的效果,最后便逃避发正念或摆摆样子。就这样,看着同修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而自己心中羡慕着同修的坚定,却一直无法突破固有思想的框框。

今年五、六月左右,朋友问我要不要去美国参加华盛顿DC法会,我又陷入了内心的挣扎。回想去年同样参加过华盛顿DC法会,那时是抱着出国看看以及试着让自己全心全意融入正法之中的目地而启程,那段时间对自己的促進极大。今年呢?我还要完成自己的硕士论文并如期毕业啊!我如何跟指导教授与家人开口:“我又要去美国参加法会”?最后因朋友的决定而跟着点头附和,但这头却点得漫无目地。

出发前的日子里,并没有多花时间在思考这次出国的目地,反而浪费许多时间在网路游戏上。就这样一直到行前,还以为自己是要跟朋友一起出游踏青呢!

华盛顿之行对我的提高极大,在不到六天的美国之行中,我感觉慈悲的师父以各种方式让我跳脱自己的旧观念。当我怀疑自己发正念的效果时,师父便安排开天目的小弟子在我身边提醒我;当我执著于常人肉眼所及的空间时,师父便让我透过照相机镜头亲眼见到雪花般的法轮;当我懈怠的时候,便在小弟子的督促下,由背诵《洪吟(二)》而渐渐了解到佛恩浩荡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荣耀;当我修炼意不坚时,师父让我在心得体会中听到“对自己的众生负责”这样一句话…。

总总的一切,让我不再迷于常人社会之中,逐渐审思突破现有空间的束缚,注意清除不够正的念头,并且相信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感谢师尊。

以下简述这几天以照相机所记录的华盛顿之行。

辗转经历了一天半的飞行到达华盛顿后,便到达中领馆前发正念并迎接讲真象自行车之旅到达的小朋友与青少年们。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第二天参加完DC的游行后,前往参加青年学子交流,在此我明显感觉到西人学员们在证实法的步伐上所展现的坚定与无畏。反观自己,每当校内展开征签活动或洪法活动时,总要许久才能放下“不好意思”的观念,真是正念不足。我们几个台湾学员因时间关系而先离开,回到台湾后才发现当天的活动照片中,明显可看到法轮。

第三天一早,便前往林肯纪念堂前集体炼功,并在接近中午时前往参加“勇气长城”,呼吁停止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高精度图片

勇气长城的活动在晚间六点十分结束,活动期间有许多过往的车辆及行人向我们询取真象材料,甚至有整个巴士的学生向我们拿走十几二十份的真象材料,这是对由中午一直坚持到晚间六点的,所有积极揭露迫害的同修最大的鼓舞。

第四天的大型心得交流会结束后,我们搭了十二个小时的巴士前往波士顿,预定参加第五天的大游行。到达波士顿的青年旅店后,店主亲切的和我们交谈,并以波士顿红袜队的棒球衫与我们交换“法轮大法好”的黄色T恤。在随后的两天中,店主都以这件上衣作为打扮,并在第二天向学员们学炼第一、第二套功法。其他学员也把握机会向过往行人讲清迫害真象。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第五天的大游行结束后,大家進行心得交流,交流会现场摄得的照片中也发现法轮的踪影。

最后一天上午参加完酷刑展后,又搭乘长途巴士到华盛顿准备返回台湾,途中暂停哈佛大学门口时,大家亦把握机会分发法轮功真象材料。

高精度图片

当转机至洛杉矶机场等待班机的空档,大家自发的在机场中炼功洪法并讲清真象。在当时亦拍摄到许多法轮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