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的力量

波士顿、纽约之行有感


【明慧网2004年8月7日】参加完华盛顿DC法会,就马不停蹄的赶往波士顿了。只听说那边的学员需要支持,具体要做什么,心里还不十分清楚。由于平时的懒散,对于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事情总是模模糊糊,重视不起来,也因此而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建立无上的威德。

1.配合

到达宾馆的时候是凌晨3点,因为太早,无法入住。同行的弟子便给当地的学员打了个电话。不到半个小时,当地学员就安排好了车辆。事后才知道,我们的宾馆离市区有半小时的车程。我惊异于他们的速度:这需要怎样的配合才能完成啊!如果是我,能做到吗?我会不会赖床?会不会找各样的借口?就这样,我们被分散安排到了一些学员家里,才得以休息片刻。完美的配合需要各方面“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表现。

2.酷刑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扮演受迫害者的角色。当协调人说衣服太小,需要体形小的学员作受害者时,我立刻明白这是师父在去我的求安逸心呢。换上了衣服,不知怎么的,我的身体开始发冷,我开始想像国内学员被迫害的情景。以前,总觉得那虽然很可怕,但是很遥远……当化妆师在我手臂上制造瘀青色时,我的心收缩着,不停的问自己:我能忍受这样的折磨吗?我为他们做了些什么?我的安逸心是不是加重了他们所受的痛苦?冰冷的舞台鲜血洒在我的脸上,腿上,那一刹那,我的心颤抖了。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我的脑海里翻涌着这样的念头:愚昧的恶徒,快停止这针对神的可怕的折磨吧;善良的众生,请睁开你们的眼睛。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在我面前止步,越来越多的人主动索要传单,越来越多的人问道:我能做些什么。正念的威力,就在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里。

3.觉醒

我站在马路边,迟疑着:是不是会有人不愿意接受我给的传单?一个警察走过来,我问他,你能拿传单吗?“我在当值,不能,”机械而程序化的回答,“我会去看看。”在我的背后,是大型的酷刑展、优美的功法演示和西人学员的讲解。那个警察沿着酷刑展走了下去,现在我明白,他是在我们正念的场里涤荡了一遍。当他再次走回我的身边时,他对我敬了一个礼。我忽然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其实每个弟子都有那么大的能力,这是师父在赋予我们责任时同时赐给我们的。只要我们坚定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超常的能力就能显示出来,一切不正的都能被正过来。有时,甚至不需要你说什么。因为这部法就是这么正,就是这么强大,就是这么威力无比。

4.传单

“我又从地上捡了一张传单,太可惜了,”一个西人学员对我说。我的心又被揪了一下。强烈的阳光,浑浊的空气,冷漠的世人。在这邪恶聚集的纽约都市里,我感到正念正在一分一分的减弱。我问自己:我和唐人街里发广告的男孩有区别吗?这时,我想起了早上和同寝室里西人学员的对话。

“起床了,快点”
“……我能不能多睡一会儿?”
(微笑)“不能,众生正在等着你。”

……

众生正在等着我。反复的想着这句话,我的心渐渐开始平静,我开始反思站在这喧闹街头的目地。千万年前,我曾许下誓言,在今天来这里救度迷失的众生。为了这誓言,我甘愿受了无数的苦,在红尘里几度沉浮,藉着师尊的呵护才走到今天。我来了,只有一个目地,救度众生。我重新举起手里的传单,向匆匆而过的路人微笑。我不再硬塞资料给他们,我不再想今天我能发多少份,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为你们而来,你们该醒了。传单一张张从我手里被拿走,自然而然,仿佛早已注定,在此时,以这样的方式。一个路人从远处走来,看到了我,目光从茫然到迟疑,到好奇,再到渴求。他明白的一面就这样被大法的力量唤醒了。我相信,他再不会丢掉这宝贵的传单。大部分人还是茫然的走了过去,但是我不觉得失望和沮丧,因为我知道,他们已经在我正念的场里走过,师尊赐予我的力量已去掉了他们身上一层厚厚的壳。随着纽约及全世界大法弟子不断的努力,他们终将明白过来。同修们,努力吧!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