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握好一思一念


【明慧网2004年9月11日】2003年春,我被当地恶警强行绑架到看守所,我以绝食抗议迫害,加上家人的配合,37天后闯出了看守所。在离开看守所时,邪恶要我们在保外就医上签字,因当时我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忽略了修炼的严肃性,而默认了儿子在上面签字,以为邪恶没有让我写保证不练,只是些无关紧要的,签就签了。然而就是这“无关紧要”的小事却险些毁掉了一个大法弟子和无数的众生,邪恶也是想利用这些小事让你一不注意就掉下来。

我与儿子平时在日常生活上都很合得来,在修炼上我们也能很好的沟通,他上学的地方离家不远,所以能经常回家来。每次师父讲法发表,他都能及时回来看,有一次在课堂上老师讲诽谤大法的课,他站起来和老师公开辩论,因此学校领导找到家里。平时他都能按大法要求去做,严格要求自己,自从签了名以后,整个人都变了。跟他一提法轮功就跟我吵,我们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激化,他不愿跟我说话,我对他越关心他越看不上我,从此很少回家,甚至打电话他都极为反感。

那时我的精神压力很大,但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曾求过师父,也找来同修与他切磋,却都无济于事。同修让我找找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当时由于心不在法上,虽然也或多或少觉得签字是对修炼的不严肃,却没把它当回事。直到有一天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同修写的关于严正声明的严肃性的文章,我才找到和儿子之间的一切问题所在,和保外就医签字的严重性。那时我的一念就是让儿子尽快回来写声明,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然而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在这之前他答应我过几天回来,可当我那一念发出时的第二天,儿子来电话说不回来了,说忙于学习(已经放暑假),我认识到这是黑手在干扰与迫害,我随后告诉他,你没时间回来我去,可他坚决不让我去,在电话中吵了几句,我就把电话挂了。

我马上开始发正念,清除干扰与迫害他的一切黑手烂鬼,及抑制他思想不让他回家的一切邪恶因素。第二天早上,突然他打来电话让我今天去他学校,我告诉他这几天没时间,最后他说过几天回来。这期间我继续发正念清除他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没几天他回来了,一进屋就能看出来他很闹心的样子,这一年当中每次回来都这样,就是不想回这个家。我跟他说起写声明的事,他的态度很强硬,说什么也不写。最后我说你实在不写把你名字写上,内容我写,这样他把名字写上了。然后我去了市场,顺便找了两个同修让他们晚上去我家跟他聊聊。当我回到家一进屋儿子就问我这个声明怎么写,我告诉了他,就这样他把声明写了出来。

那天晚上我与儿子在这一年中第一次心平气和的说话。第二天他回学校上课了,当天中午他给我打电话问我第一套功法的口诀。现在我们打电话都能祥和的说话。回想起这一切感到那么的可怕,因一念之差使孩子签了字,对他造成那么大的伤害,而从中又失去了这宝贵的一年修炼时间。因为他也是大法弟子,他世界里的众生也在急切的盼望他归正,从而使他们都能得救,然而却因为我险些毁掉。他虽然是我的儿子,但同时也是我的同修,我们都在大法中兑现我们的誓约,在此我真诚的向我的儿子及他世界的众生说一句对不起,同时也希望他能像从前那样在法上精进,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写出我亲身经历就是给有过和我类似经历的同修提个醒,千万要重视起来,正如师尊告诉我们的,“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经文《挖根》)

同修们啊!在正法最后阶段,一定要走正我们的路不给邪恶任何借口迫害我们,堂堂正正的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