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写严正声明谈基点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对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讲,站在怎样一个基点上来对待正法,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比如我们写严正声明是为了什么?我们写严正声明到底是为了弥补给谁造成的损失?从表面上看,我们写严正声明主要是因为自己在邪恶的迫害中没做好,接受这个重新做好的机会,洗刷自己造成的污点。但要真正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我们写严正声明不应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洗刷污点。我们写严正声明更应该是为了清除邪恶、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啊!一切和正法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做任何事情应该首先想到大法,这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有的人抱着常人心不放,把写严正声明当作了自己做不好的退路;也有的人因为怕心向邪恶转化了却不敢写严正声明,还找理由说写严正声明只是个形式、自己真正的做好就可以了。其实这些都是因为没有摆正自己和正法的关系,而且一个修炼的人给邪恶写了保证之后发生的衰变是多么可怕和惨痛,那都是更真实的存在啊!连那都不怕,却怕眼前在世间的一点点损失,这正是学法没学进去、悟性和心性太差的表现啊。

还有一部分以前没有做好的大法学员,甚至邪悟了的(尤其是被非法劳教而“转化”了的),清醒过来后,想挽回损失,就拼命的做大法工作。这其中,有些人的最终的目的还是想以此来弥补、挽回他们认为自己所受到的损失,而不是真正的想挽回给正法造成的损失。如果作为一个常人破坏了大法,是存在将功补过这个问题,那是因为常人只是在摆放他们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参与正法,他们的心性不会给正法带来实质的干扰。但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截然不同了,我们是在正法中,我们所有的漏洞都会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从而给法造成损失。

还有一点就是应该站在怎样的基点上来看待自己的修炼。在以前,我把自己修炼中的一些事划分的非常复杂。比如炼功是为了加持神通、学法是为了能加快修炼进程、去执著是因为我知道不修去执著就不会圆满等等等等。虽然没有明确的去求的意识,但内心深处就是这么想的。这一切的一切,最终的基点就是——“为我”。自己修炼的最终基点也是围绕着“我”。因为我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所以我才去做。

直到最近在学法中,我才真正认识到自己长期来一直站在隐藏很深的个人修炼基点上看问题。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来到人世间,决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修炼圆满,我们来到人世间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其实对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说,我们在人世间的一切行为,一思一念都跟救度众生有着关系。哪怕是看起来跟救度众生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事看起来和救度众生好像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对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说,做这些事情的意义都是很大的,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现象。我理解救度众生的含义很大,救度众生也不仅仅是讲真相,讲真相只是救度众生的一方面。其实我们的修炼就是在救度众生,因为我们修得好,我们所代表的天体大穹里的众生淘汰的就会少。如果我们修得不好,我们所代表的天体大穹里的众生就会淘汰很多。在正法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看似平常的一个小小举动,如果不符合法,也许就会致使我们世界里的部分众生遭到淘汰。所以我们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只有真正的按照师父所要求的去做,再加上学法、发正念、讲真相。那才是真正的救度众生,才真正做到了师父所要的。师父在讲法中说过:“我为什么说大法弟子和过去修炼不一样?我说大法弟子伟大,如果你们修得非常好,那才是一个真正伟大的圆满。大法弟子的圆满,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生命跳出三界就完了。大家想想,因为你修好了,那庞大宇宙的生命变坏的就少,淘汰的就少。当你回去的时候,他们真的把你当作是他们的主、他们的王,无限地敬仰你,因为你救度了他们,你为他们付出了,你给予了他们一切。如果你们修得不好,那么就有许多生命将被淘汰,因为无可救药的生命不淘汰也不行。”(《北美巡回讲法》)

以前我学法是为了提高、修炼心性是为了提高、炼功还是为了提高,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想圆满。现在基点明确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不再去想我要怎么样,我做这些就是因为我要履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个人理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我们在正法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所做所为的一切,哪怕一思一念都要真正的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也就是要用我们全部的身心、最好的一切、直至生命去圆容师父在正法中所要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救度众生!这就体现在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无条件的做,用我们所有的一切去做,不论事情大小。这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也是我们生命存活的真正意义。如果我们的修炼基点站在了围绕着自己、想用大法来完善自己的什么东西,使自己达到一个什么目的,那就大错特错了。师父在讲法中说过:“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鼓掌)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我不想给它们定太大的罪,此时我不想说出什么罪名来。但那是绝对错的,绝对不能够那样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们修炼的基点就是为了正法、为了救度众生,我们生命的基点就是为了圆容师父所要的,而不是“为我”。这样才能真正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因为我们是主佛在正法这一千载难逢的特殊时期造就的伟大的生命,是要真正成就为“无私无我”、“不执我”的新宇宙中最伟大的觉者!

以上仅仅是自己的一点体会,因为层次有限,如有不妥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