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应该无条件的按照正法的要求做好(更新版)

【字号】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9月12日】当初,我是带着这样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炼的,那就是:我只想个人得道圆满。在向着这个目地奋進的时候,身体的经常消业、割舍各种执著瘾好时的难受滋味,以及在邪恶的考验中,坚定正念、放下生死等等这一切都没能挡住我。过程中虽然有不足,有时过关还过得不太好,但是最终我还是走了过来。

最后,我发现:促使我当初走入大法修炼的那个目地同时也是一个隐蔽得最深、不易察觉的执著。为了这个目地我能够舍尽人世间的一切,最后放下生死(当然思想中也不完全是这样,只是这个因素也一直存在),心性确实在提高。可是如果没有这个目地,而只是为了正法的需要、为了众生的未来,我还能这样去做吗?思想中没有求自身解脱的概念,只是为了宇宙正的因素、为了众生的被救度我还能坦然放下生死吗?我还能不计自身任何代价、不讲任何条件的这样付出吗?当我意识到当初那个目地中的根本的私时,我就放下了在这以前我所形成的为私的修炼目地。

当放下为我的个人修炼目地的初期,我常常提醒自己:你本来就应该做好!因为你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本身就是同化了宇宙特性的,是性本善的,变得不好了就应该无条件的变好。

当我放下这个求自己解脱的执著时,就象是回到了一颗平常心的基点上,但是又不混同于常人,走入这样一个状态中又再重新开始修炼。在这种状态中,几年来形成的修炼走向中那些为我的观念不断的返出来;还有一些强压着的人心也会返出来等等,这些都得按照师父新经文和《转法轮》的要求分清、去掉。在这样一个状态中,能够正视自身的空间场,分清、消除各种观念;而不被观念带动、埋没。真正的自我逐渐显露,大脑越来越清净。

以前一遇到问题时,便想到我是修炼的人,我要如何如何去做。现在遇到问题时,只是用法来衡量出现在自己空间场的那些人的观念,如果不符合法的标准,就清除它,不被它带动,保持纯净的正念。这样过去之后,好象自然就会明白一些法理。这也许是心性符合了不同层次中法的标准时,法理的自然展现吧。再后来,随着自身空间场人的东西越来越少的时候,真实的自我逐渐强大起来,渐渐明白:以往头脑中的一切思想其实都是人的观念。

由于从小学到的最表面的人的文化,以前我所掌握的对知识的认知与理解,现在站在法上来看,只能是局限在人这一层次对人世间的认识,要想明白高层的理就不能用低层次的观念与知识去理解。比如:“高层次”,我以前用人的知识与观念就理解为:高处、很高的地方;当我一动念,在自身空间场中就出现了这样的理解,出现这样的观念。但是在实修中我现在对“高层次”的体悟是:修炼的人在不断放弃个人执著的不好的东西,去掉了,心性就升华;放弃才是提高。但是放弃执著升华之后,却没有“高”的概念,只是感到心更清净,也许在别人看来更平常不“张扬”而已。谈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如果平时学法尽量要求自己做到不带任何观念的学法,那就逐渐可以避免用人的观念去理解大法、理解修炼;不能静下心来学法,一边学一边用人的观念衡量,就是固守人的观念学法,这种心态恰恰就阻挡着心性的升华,并且很难理解法的真正内涵。

再看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有的被迫害得都快不行了,这些同修不坚定吗?肯定是坚定的,肯定是到什么时候也认为大法好的。那为什么邪恶还敢去那么严重的迫害呢?是否是自己有些最根本的执著没有意识到,从而走入一种僵持的状态呢?这里,我并没有否定这些同修对师父与大法坚如磐石的心,但只要能做到师父说的,“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邪恶就再也找不到迫害的借口了,迫害就能被彻底清除了。

修炼中,生命本来就应该无条件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带有人的目地去做好、或者求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达不到神佛的境界的,达不到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标准。用“个人心性修炼”掩盖自己的执著,而不能履行正法时期自己肩负的责任是不对的,正是心性不好的体现;只注重做事的形式(如只注重我做了什么什么而不注重救度众生的效果如何)而不注重在做的过程中提高个人的心性境界也是不对的。

熱門廣播
Rotator Placeholder Image
 

法轮功书籍  网上阅读  |  购买 简体 | 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