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慈悲让我重获新生

【明慧网2004年9月13日】我是江苏某市的一名大学教师,1997年有缘得法。在此之前我身体不好,严重的胃病及失眠、头晕症长期困扰着我,整日药不离口,给工作造成影响,给身心造成病苦。修炼法轮大法数月后,我觉得精神明显改观,有一种神清气爽、没有疲劳的感觉,不但胃逐渐好转,食欲改善,而且最令人惊喜的是摆脱了夜不能寐和药不离口的烦恼,人生仿佛获得了新生,从此以后,我停止了服药,专心修炼,反复阅读《转法轮》。直到99年底,可以说那段经历是我人生中最难忘,最幸福的时光。

99年7月20日,是一个让全世界震惊并感到痛心的日子,一夜之间法轮功被取缔、镇压,邪恶的江氏集团对师父行各种诬蔑诽谤之能事,对大法学员行疯狂的打压抓捕,一时间,全国上下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一片腥风血雨。于是,在常州一场“文革”式浩劫席卷而来,让我们这些严格以大法修炼心性、返本归真的大法弟子经受了一切“魔难”,绑架、酷刑、抄家、开除等惨无人道的迫害随处可见。单位、家庭及社会把修炼者视为异类,严加管束,不准炼功,串门、交流等,修炼环境被践踏破坏。由于我坚信修炼没有错,不接受旧势力颠倒黑白的邪说,因此被校方调离教学岗位,从事一般性教工工作,上班时有专人进行监视,逢年过节有公安人员进行监控。即便如此,邪恶仍不善罢甘休,先后三次对我以非法关押的方式或阶段性限制人身自由,或强制洗脑转化,在“转化班”里,恶警杨某把学员隔离,不许互相接触、交流。使用体罚不行,就采用篡改经文或找来昔日在学员心目中有一定影响的“榜样”或“犹大”进行一对一的灌输邪悟,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下,在失去了集体炼功环境和学法不深,悟性不好,以及受到邪恶干扰在情中不能自拔的情况下,我痛苦地写了保证书,一时间降为了常人,脱离了大法。

然而,我的内心对大法始终不能放弃,难以割舍。在浑浑度日中飘忽不定,觉得失去了生活目标,身体每况愈下,精神也不好,象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干,甚至还糊里糊涂的做了一些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去年某天,我忽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大蛇紧紧缠住我,让我全身不能动弹,呼吸窒息,似乎正被大蛇吞啮,这时,我大呼“师父救我”喊了几声就突然清醒,在黑夜里睁眼一看,有一个金色光环在悄然离去,顿时我泪水夺眶而出,知道是师父在救我,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我忽然明白了自己不能一错再错,不修大法就等于毁灭。我立刻从床上坐起,开始打坐,感到一股热力在体内流通,我知道师父在我身边,再无畏惧,从那一刻起,我决心重新振作起来,抓住机缘,坚定不移修大法。父母见我恢复修炼气得要与我脱离关系,甚至以向学校反映要挟我,我对他们说:我一定要炼,既做好人又强身健体没有错,谁也阻挡不了我,这是我的信仰和追求。为了避免与家人冲突,我尽量不与他们正面交锋,也对他们回避同修之间的事,我不断向内找执著,排除旧势力通过控制家人钻空子,干扰我。当我心如磐石,堂堂正正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时,就觉得难没那么大了,心也放下了,一切都归正了,生命之火又被点燃,当然,我也对过去进行了反思,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因为自己有执著,旧势力才会从名、利、情等方面乘虚而入,钻我的空子,干扰我,我跌倒的根本原因就是学法不深。为了弥补、精进,我开始背《转法轮》,并注意加深印象、理解,在背法中我对过去的许多问题逐渐理解,感到法的内涵是那么博大精深。

这段时间我总在想,如何彻底否定旧势力呢?写严正声明是与旧势力控制的我進行决裂的机会,我曾为保证书痛悔不已,我要用严正声明洗刷耻辱:感谢恩师给我弥补的机会,我永远是师父的弟子,听师父的安排。我现在每天发正念,和全球大法学员一道正念除恶,利用工作和节假日机会,更多地向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等讲真象,帮助他们树立正念。在讲真象中,我从救人出发,慢慢修正、调整自己,当别人不理解时尽量照顾别人的接受程度,不把观念强加于人。

我要按照师父的教诲,全心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在修炼的路上比学比修。摔倒不要紧,关键是要站起来,师父没有放弃我们,我们就要加倍弥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