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跌倒中爬起 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8月29日】我是一名1998年正月得法的大法学员。2000年7月,我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当时信访局的警察就把我扣下,当地公安局把我接回本地后直接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把我转到拘留所。在关押期间,拘留所强迫我和另一名同修挑堰泥巴,拘留所所长自己给我们装,桶子都装不下了,还往上面堆,一边装一边还恶狠狠的说:“把你们整垮了,你们就没劲炼法轮功了!”就这样一直把我们关到2000年年底,恶警逼迫家人交了三千元所谓的“保证金”,才释放

回家没过几天,当地610办公室派警察又想强行把我抓到地区戒毒所洗脑班洗脑,我爱人坚决反对,才暂时让我在家过年。2001年正月23日,警察再次把我抓走,理由是快开人大会议了。我当时想:做好人竟受到这种迫害!人大年年开,象这样下去怎么行?!于是我不配合,不跟他们走。几个恶警连拖带拉,用脚踢,最后还是把我踢上了车,直接送到拘留所再次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我绝食抗议迫害,正告他们立刻放我回家,否则我是不会吃饭的。表面上他们不闻不问,暗地里调查我是否真的绝食,又向上级汇报。到了第七天,几个恶警拿着椅子、绑人的带子来灌食。他们把我绑在椅子上,用汤匙撬开我的嘴,嘴巴都被撬坏了,折腾了半天也没灌進去,全都撒在了脖子上、衣服上。第八天、第九天,他们又把我拖到附近的保健站打针,还强迫我爱人交三百元药费。第十天,他们将我死死的绑在板车上,随后拿来一根又粗又硬的管子,野蛮的从我鼻腔插到胃部,强行灌食。每天两次,每次管子从鼻子抽出来都鲜血直流。他们一边迫害我,一边威胁我的家人,迫使家人在写有死了不让他们承担任何责任的谈话记录上签字。同时,他们还给我爱人的单位领导施加压力,致使我爱人被停止工作一个月。

野蛮灌食進行了五天,他们看这招不管用,又背着我的家人把我送到县人民医院精神科,给我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派人24小时在医院轮流值班看守我。当我的家人知晓此消息后,他们竟骗家人说注射的是保命的能量药,家人信以为真。他们边注射药物边用电针电我的双手、双脚,说“吃饭就不电你了”。这样反反复复共注射了20多天。由于我没守住心性,又听信了“只要吃东西就放了你”的谎言,我开始進食了。但,邪恶并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進食后他们又把我送到拘留所继续关押,并恶狠狠的说“把你关死在里面!”

由于被注射破坏大脑的药物,我变得痴呆,四肢僵硬,头痛得无法忍受,并伴随着恶心、呕吐,不能正常思维,站、坐、躺都不能连续超过几分钟,因为骨头里面都难受。腿发抖,走路没力,手也不停的抖动,更无法入睡。一个多星期没合过眼,身体里面难受得无法用语言表达。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造谣说我是装出来的;竟指着我,欺骗其他人说:“你们千万别炼法轮功,看,都炼成这样了。”

我和被关在一起的同修向其他被关押人员讲真象。有一个人听了真象后,当拘留所在高音喇叭里诬蔑大法时,她发自内心的喊:“法轮大法好!”只过一会儿,她被释放了。在她明白真象之前,一直是被认为要被判劳教、释放无望的人。

由于我当时正念不足,身体痛苦得无法忍受,思维混乱,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在邪恶的强迫下写了“决裂书”。但他们并没有立即释放我,而是直到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放我回家。

虽然我获得了自由,但从此以后,我象失去了根一样。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感觉到师父不要我了。我痛苦极了,每天偷偷以泪洗面。这么好的大法,我没资格修炼,这世间的一切对我来说已无任何意义。我心想:只要还让我修炼,哪怕去死,再坐牢,受任何罪,我都愿意。就这样,一天天,我生不如死,度日如年。直到2003年上半年,我弟弟(也是大法学员,曾被非法关押了十四个月)拿来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父说“这件事情没有结束,没有结束前你做得好与不好那不就是修炼过程中的事情吗?”“他今天没做好,你旧势力不是还在迫害吗?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们做好!……师父是最大慈悲对待这件事了。”我当时无法控制自己,眼泪哗哗往下流。师父的慈悲无法用世间的语言表达。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一概不承认!并不是师父不要我这个弟子,只是我在修炼路上走了一个很大的弯路。师父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又進一步讲到这件事,使我更加坚定了信心,我又回到了证实法的征途中!

我堂堂正正的到610办公室要回了2000年底被勒索的“保证金”,告诉他们,我在继续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好!并严正声明以前写下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作废。2004年四月,一天爱人回家后,莫名其妙的冲我发火。过了几天,我才知道是县610办公室又要我爱人的单位领导做我的“责任人”。我想起师父讲过“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悟到应该正面抑制邪恶之徒,面对面的讲真象。我先打电话给县610,告诉他们善恶有报,做什么事之前要好好想想。过了几天,我直接来到610办公室,当面询问此事,并给他们讲真象。面对我,他们不敢承认他们的所作所为。可见邪恶现在是偷偷摸摸的干坏事了。接着,我又到相关的部门讲真象。

坎坎坷坷的走到今天,我有几点体会:

建议走过弯路的同修和不够精進的同修,不要老耿耿于怀以前做错的事,这样会造成障碍,并产生新的执著。应该从认识到错开始勇猛精進,担负起正法时期大法学员的伟大责任,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大事。

讲真象要用智慧,针对不同人的障碍,有选择的讲。譬如有的人障碍“炼法轮功不让吃药”,有的人障碍“天安门自焚事件”,有的人障碍“4.25上访”,有的人障碍“法轮功是迷信”,还有的人把一些杂七杂八的炼功出偏的现象和法轮功混为一谈。总之,要想尽一切办法破除他们的障碍,救度更多的世人。

因为我们是小县城,真象资料很珍贵,我更多的时间是面对面的讲真象。我觉得面对面讲真象的效果非常好。譬如有的人愿意听而不愿意看,有的人不识字等等。面对面还可以把我受迫害的亲身经历讲给他们,这样收到的效果就更好一些。但是也有局限性,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真象,因此要多方面進行。

由于层次有限,有许多地方做得不够,还需要更進一步努力。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