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教师节 烛泪悼英魂(图)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教师,一个响亮的、被冠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崇高称谓,一个被称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的职业。教师,古往今来,是受人尊敬的职业,赞颂教师的篇章与诗行经久不朽。

2004年9月10日,中国第20个教师节来到了,教育部发出了关于隆重庆祝2004教师节的通知,以“光荣的人民教师”为主题的2004教师节还未到来,就给人以如火如荼的感觉:“进一步大力宣传人民教师的社会地位和历史功绩,展现新时期人民教师的精神风貌,掀起崇尚师德、弘扬师德的学习宣传教育的热潮;进一步昭示国家尊师重教、科教兴国的意志,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教师和关心教育、理解教育、支持教育的良好社会氛围……”

在国家教育部的关怀与支持下,在各种庆祝、奖励与表彰等各种活动中;在学生们贺卡、鲜花的问候与祝福声中,身为人民教师的幸福,恐怕不当教师的人很难体会。

尊师重教是人类的美德,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所有的教师都应该享受崇敬与祝福。

1993年10月31日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以更加切实的保障教师的工作、生活、学习与职业发展。

那么,教师法实施10年来,教师的合法权益是否真正的得到了保障呢?答案是没有!人们很难相信在当今,一大批优秀的教师被剥夺了教师法规定和赋予的应享有的权利,更甚者被剥夺了生存权——人最基本的权利。这批教师,是一批忠于教育事业,对社会、对学校、学生热心负责的教师,是清正廉洁的教师,是学生心中的好老师,可是他们却被非法开除公职,停止教学,他们被非法关押、拘留遭受酷刑,他们被迫害致死……遭受这些,只是因为他们一个简单的对“真善忍”的信仰,然而他们对工作的热心与负责却正因为他们有所信仰。


周春梅

周春梅,一名老党员,62岁,省特级教师,家住潍坊市潍城区十笏园小区,与女儿孙小柏(芙蓉小学教师)在1999年7月27日被潍城区教育局、公安等恶人逼死。未修炼法轮功之前,周春梅在坎坷人生中所经历的一切,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创伤,十一种疾病折磨的她久病床前,然而,仅得法一个月,她便红光满面,走路轻捷,更为重要的是她心性的提高,境界的升华,使她的生命从此活的那么清醒,那么愉悦,那么充满信心。

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学炼使她身心健康的功法,周春梅被年轻力壮的恶人暴力拖拽至院中,两臂被扭伤呈青紫色;被恶人(警)堵门7天。

潍坊市潍坊学院教师牟乃武前不久在被长期迫害下含冤离世。

牟乃武,男,41岁,潍坊高密市人。1985年7月在昌潍师专(现潍坊学院)物理系毕业后分配至潍坊纺织技校工作,先后任物理、电工、计算机教师。在修炼法轮功前,他曾患有血压高、间歇性心脏病、冠心病、胃病、高度近视等多种疾病。而这些病在治疗上是互相排斥的,往往治了这病又加重了那病。他虽然年纪轻轻却成了全校出了名的“老病号”。病痛的折磨、对生命的绝望,使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与同事、家人的关系处理得很是紧张。就在他绝望之时,1997年修炼了法轮功,从此一切都发生了转变。炼功不长时间全身的病疾都不翼而飞了,他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虽然每天只睡4、5个小时的觉,但精力旺盛。原来整日焦躁不安的烦恼没有了,脾气也平和了,与身边人的关系变得十分融洽。他工作上干得更好了,曾几次被评为优秀班主任,任教研组组长。凡认识他的人都说:“牟乃武自从炼了法轮功就好像变了个人。”

2000年元月他被潍坊恶人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潍坊昌乐劳教所。期间,因劳教所警察逼迫大法学员长期从事超负荷劳动,导致牟乃武血压升高到240,劳教所怕出人命,将他保外就医。

王大源,男,三十六岁,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师,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2年10月底,他被绑架抄家后因没有按照邪恶的要求進行所谓的“转化”而一直被拘留不放,2003年的夏天,王大源这个没干任何坏事、更没有违法、被人们公认的好青年被非法判刑8年。

王大源先被所谓的“集训”,从到哈尔滨监狱集训队的第一天开始恶警每天让他们把折叠凳立着坐在上面不准动,否则就拳打脚踢,一直坐到晚上12点,一连几天,而且还不断延长时间,逼着写转化书(表示与法轮功决裂、保证不再修炼,并对过去的修炼進行悔过之类的内容),臀部都坐坏了。后来王大源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被十几个恶徒围着毒打后关進小号,恶警不仅给他们戴上手铐脚镣而且还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扣在地面铁环上,使他们站不起来又躺不下,这还不算,还用两人轮流打他们不让睡觉、不让吃饭,逼迫他们写转化书。其实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主要就是劳教所和监狱用这样残酷的方式获得的,这就是宣传的所谓“春风化雨”背后的真实写照……


欧阳明

法轮功学员欧阳明,30多岁,原是黄冈工业学校教师,懂电脑,被黄冈市当地公安局列为重点迫害对象,曾先后四次被抓捕关押。欧阳明在被监禁期间,遭狱警及犯人殴打虐待;在遭迫害性灌食时被撬断牙;在抵制迫害时摔断一条腿。欧阳明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武汉狮子山劳教所于2002年4月将他无条件释放。但仅隔一个多月,黄冈市公安局又将他绑架进看守所长达一年之久,后判他2年劳教,送沙洋劳教所。因欧阳明在关押期间被折磨出多种疾病甚至肺穿孔,于2003年8月20日死亡。


白晓钧

法轮功学员白晓钧,原东北师大讲师,35岁,硕士学位。因坚持修炼大法,被非法反复关押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在劳教所期间患肺结核直至昏迷,才被送往所外就医。经检查双肺已烂,于2003年7月初不幸去世。

汪继国
汪继国

汪继国,男,40岁,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同年8月,汪继国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诊断为肝硬化、肝硬化腹水,合并肝肾综合症,劳教所被迫同意汪继国保外就医,住院治疗。2000年12月,汪继国出院仅三个月,牡丹江师范学院有关人员不顾汪当时尿血和双目几近失明,将他再次抓回劳教所。汪继国后被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再次被迫害至生命危急,送医院抢救不治,于2003年9月死亡。汪继国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被关在劳教所,他们的小孩约8岁。

张川生,男,54岁,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大学副教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2月15日被成都市看守所警察毒打后活活勒死。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恶警谎称是死于心脏病。


李白帆

李白帆,男,40岁左右,上海华东师范大学讲师。1999年7月以后,由于坚持修炼,一度被关押在江苏大丰农场,后又被转移至上海青东农场,长达两年未被允许与家人见面。因拒绝转化,2001年4月底,李白帆在青浦被警察从高楼推下致死,警察按“内部规定”对外宣称他是自杀。


赵昕

赵昕,女,1968年6月28日出生,北京工商大学青年教师。2000年6月19日到紫竹院公园炼功,遭恶警抓捕,关在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6月22日被警打成颈椎4、5、6节粉碎性骨折。后赵昕奇迹般活下来,但已全身瘫痪,除头部以外其余部位全不能动。赵昕历经6个月病痛的折磨,忍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煎熬,在2000年12月11日晚去世——年仅32岁。

北京医学院附中退休教师吴垚,女,57岁,原北医附中退休英语教师。2002年9月10日教师节那天,在和老伴杨占明向世人讲真象时被捕,后关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2003年6月11日被送往劳教所,2003年6月22日家属被告知吴垚已去世,说是“猝死”。

……

在中国遭到各种形式迫害的同样被称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的教师,还有很多,他们倾心教育、呕心沥血,为社会做出了突出贡献。这样修炼法轮功的优秀教师们成千上万,他们目前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的权利均被不同程度的剥夺!虽然在教育法制体系完备的今天,但他们却申诉无门,他们的生命权被公然剥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四条讲到 :教育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础,国家保障教育事业优先发展。全社会应当关心和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全社会应当尊重教师。

第三十二条 、第三十三条规定教师享有法律规定的权利。国家保护教师的合法权益,改善教师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教师的工资报酬、福利待遇,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

《教师法》第三十五条规定: 侮辱、殴打教师的,根据不同情况,分别给予行政处分或者行政处罚;造成损害的,责令赔偿损失;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教育系统内的人士,却在上面一声号召下,不分青红皂白,无视法律的存在,有恃无恐的迫害这一群好人,迫害这一群最能让人们看到未来和希望的无私无我、默默奉献的好教师。其实,被江氏政府操纵着助纣为虐的教育界的人,何尝不是受害者?所有自认为老实巴交、听之任之的教师们又何尝不是受害者,上面叫签字就签字,发动心灵纯真的学生来反对教人向善的法轮功,江氏谎言毒害着所有无辜的孩子,它毒害的是国家的未来,左右的是民族的兴衰。本该拥有一方净土的校园,充斥着谎言的丑恶,反对真善忍的理念,倡导假恶暴将带来的是不堪设想的后果。现在学校各种问题百出,危机四伏,学生没有道德概念的放纵自我,失去了本该具有的纯洁的心灵。曾听几位很有责任感的老师忧心忡忡的诉说他们的失望与担忧,说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沉沦的悲哀与可怕。这就是不允许真善忍存在,好人被排斥在社会之外,使社会也是各个领域道德下滑所带来的必然结果。

有教育家认为:教师不仅是知识的传递者,同时还是道德的引导者,思想的启迪者,心灵世界的开拓者,情感、意志、信念的塑造者。那么,扪心自问,人云亦云盲目随和的教师们,是否做到了为人师表?兑现了“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的初衷?有人以对联赞颂教师曰:

三寸粉笔,三尺讲台系国运;一颗丹心,一生秉烛铸民魂。

恩比青天,广施甘露千株翠;节犹黄菊,报得春风一寸丹。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师们,发自内心的明白,教育不是用谎言来教育的,如果如此,那“百年大计”将成是黄粱一梦?

回首2004年春季荒唐的“反××警示教育运动”,回首往年一次次的让年幼的孩子表态、签字,我们的良心在流血……当我用心告诉一个孩子,法轮功被栽赃的真象,真善忍的美好之后,再次问孩子真善忍好不好时,那一声甜嫩清澈的“好”字回答,映衬着如童心一样的纯真与无暇。一个中学生,明白了真象后后悔不迭的说:妈呀,我们被他(江)骗了!法轮功这么好!可坏了,我以前骂过人,打过架,怎么办?(他的意思是他不在好人的行列,因为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见这个学生那颗善良的心。

教师节的日子里,总有一个心愿,不要再有年幼的孩子被老师强迫签字、表态,青青校园不要再让谎言的垃圾污染。

2003年教师节前夕,我们的温家宝总理说过四句话也是2003年教师节的主题。其中第二句、第三句依次是:让全社会形成尊师重教的风尚、让为人师表成为每个教师的行为准则。

社会期待尊师重教,民族需要尊师重教,未来需要尊师重教,我们期待尊师重教的理想能够早日实现,让“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不要人为的荒废,让光荣的人民教师不再受到凌辱与屠戮!还人民教师的基本人权!

又逢教师节,让我们为在迫害中以生命为代价维护自己合法信仰的优秀的教师大法弟子默哀并致以崇高的敬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