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近期的正法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我是98年底得法的老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一直没有将自己遭受的迫害修炼体会写出来,其实每一篇体会无论是否发表,都是清除邪恶的利器。而不愿动笔都是人的想法,什么“每天能做好三件事就很不容易了,没有时间写体会”,“自己的经历和网上体会相比很平淡,没什么可写的,投了稿也不一定发表”,“修得不好没什么好写的”等等。师尊在2002年费城讲法上花了很大的篇幅告诉我们人的思想的来源,刚开始觉得似乎与正法修炼关系不大,后来逐渐体悟到师尊正是在破除我们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壳,很多时候我们几乎不假思索就把后天形成的观念当成了真正的自我,不愿写体会揭露邪恶这种想法是真正的自我吗?记得师尊讲过“害怕叫人清楚真象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建议》)那么谁希望我们这样想呢?不就是邪恶吗?我们看明慧文章时总希望有些好的修炼体会帮自己提高精进,但如果大家都以各种借口不愿写体会,那我们能看到那么多好的体会吗?想看别人的体会从而有助于自己的提高而自己却不愿动笔,这也是一种私心,只注重自己的提高却不愿为别人付出,没有做到师父教导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下面将我近期的正法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望慈悲指正。

我所在的是一个南方小县城,大法洪传到这比较晚。99年邪恶镇压前修炼的人大概只有200多人,5年来共有10人被非法判刑3-7年,被非法关押和劳教的也有10人次,迫害也是很严重的。今年5月邪恶势力以市委常委的名义开会决定办洗脑班。6月底我正上班时,单位人事科长C找到我叫我把工作移出来并到局领导L处有要事告之,我隐约感觉到与洗脑班有关,便正告C:“若我有事你们也要负一定责任的。”C支支吾吾不回答到底有什么事,说先把工作移交一下到L处再说。我简单移交了一下便来L处(当时想:去也没什么好怕的,后来悟到把工作移出来就配合了邪恶)。L说市委要办两期“学习班”,我是第一期,计划5人,一个月,单位要有一个人陪,费用4500,第二期12人,让我直接到洗脑班。我稳住自己,边发正念边讲真象,并告之这是一种违法行为。L与C一味以是上面叫干的没办法来搪塞,见我不肯去便与610头目X联系,X来后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法轮功是一种信仰,你们用这种强制的手段是违法的。”X竟说“法轮功已被定为××了,你们再活动就是不懂法律,对你们这种不懂法律的人就不用讲法律”。L与C也一直帮腔,我见状便结束了谈话离开L处告诉附近弟子。

当我再回到单位时C劝我配合,否则610会叫公安,于是我立即离开了单位,告诉家人后便离开县城。当时想决不能去洗脑班,并认为这就是不配合邪恶了,可上车后又隐隐约约觉得这样离开不妥(当时人心有点浮动,暴露出平时修炼还不是很扎实,没用法理来指导自己的行为),在与外地学员交流并通过学法发正念后逐渐在法理上清晰起来,首先:这种流离失所的状态是邪恶的迫害而不是我们应有的修炼状态。自己虽然明白不配合邪恶,但思想深处似乎躲避邪恶的意识更深,离家出走是不配合邪恶的一种形式但不配合邪恶并不等于就要离家出走,任何一种行为如果没有大法法理指导就是常人的行为,所以行为上不配合邪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其次:通过不断学法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更多的是站在“我不去洗脑班”这个基点上,更多的是强调“我”如何不被迫害(这也是私心的另一种体现)忽略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离开了那么当地就少了一个大法弟子,整体就少了一份正的力量。通过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尚未修去的“怕”心,师父讲过邪恶已经很弱了,而自己这“怕”心正是对师父讲法不够坚信的一种表现,关键时刻没有用法中修出来的正念指导自己,而用“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来看待邪恶在人间的表现,感觉邪恶似乎很强大。法理上明白后顿时觉得那些邪恶什么也不是,内心升起了无比强大的正念。于是我马上返回县城,和弟子们一同交流,大家形成一个整体,将邪恶在网上曝光,并高强度发正念。由于大家的抵制,洗脑班仅有一个同修呆了半天就解体了(邪恶原计划将该同修夫妻俩都送洗脑班,男同修为了不被都迫害,就想自己一人去,到了那还可正念闯出。在洗脑班该同修不吃不喝,表现出高血压的症状,邪恶之徒心虚就把他放了。事后他悟到当初那一念就不对,配合了邪恶。)

在这次反迫害中我深深体会到了正念的重要。由于自己没有被人情所带动,我的双亲在这件事中表现了很强的正念,在我离开的当天下午就到我单位去向领导要人,并正告他们要为这件事负责,第二天上午还去了610,只是没找到人,一定程度上抵制了邪恶。

这次洗脑班的事让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不足,作为经验和教训写出来和大家交流,首先是学法不扎实,正念不足,其实在一个月前就有消息说邪恶要办班,刚开始时大家还比较重视发正念,到后来有些放松,而我自己感觉那段时间执著心很重,邪恶就在这时下手。其次是求安逸心,记得大家交流时谈到“这一段时间要多学法多发正念”当然多学法多发正念是没错,但为什么每次都等到邪恶来迫害我们了才想到多学法多发正念呢?才想到向内找自己哪没做好?为什么平时就没有严格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长此下去不就让邪恶找到了迫害我们的最大借口吗:“你看,多亏我帮他设了这个关,否则他还上不来呢!”还有就是外求之心,讲真象不足,在揭露邪恶的过程中暴露出自己许多人心。总希望海外弟子的电话能震慑恶人,减轻自身压力。其实很多事我们自己可以做的更好,海外弟子每天要做大量洪法正法之事,时间很紧,当晚我们将邪恶曝光后第二天就有大量的讲真象电话打给恶人,在此深深感谢海外弟子的帮助。同时自己揭露邪恶的基点不够纯正,没有完全站在慈悲众生、救度众生的基点上,而有那么一点“你迫害我,我把你曝光,让你不敢迫害我”的人的争斗之心,这些都是我们应该修去的。

还有我想谈一下资料点的事,看了网上关于资料点小型化的体会后我想购置一台电脑帮资料点分摊一部分工作,就在去电脑店订货的当晚,邪恶就开始疯狂的干扰:我全身上下起了一个个红疙瘩,其痒无比,直到一星期后我电脑装好。从中可以看出邪恶对资料点的干扰有多严重,写出来也希望更多的同修能重视资料点的运作,不要认为只是几个做资料的同修的事,如果更多的同修掌握了电脑知识,上网方法,建立起更多的家庭式资料点,邪恶对网络的封锁也就不存在了。

一点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