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中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15日】2000年我進京上访被抓,因坚持炼功被关進牡丹江市看守所。一百多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立即开会、通知单位和家属劝吃饭,几天后逼写保证书并交5000元钱才放人。还有一次集体绝食期间,恶警突然要翻号(翻号就是恶警打着有危险品为借口搜查大法资料)。找到大法书时,两个恶警一拥而上把我们推倒在地,我们爬起来继续保护大法书,最后还是被恶警抢走了书,恶警说“你们吃饭就把书还给你们。”恶警一看我们还是不吃饭,只好把书还给我们。

2000年7月5日,恶警把我们几位坚定修炼,不写保证书的学员送往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劳教所里已经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恶警把我们分四个房间,不让学法炼功。我们每天炼功都挨打,劳教所长带头打人,把我们拖到一个房间里捆在椅子上,把嘴用胶带粘上,剃鬼头,用皮带打不让睡觉,抓着头发往墙上撞。有一次两个恶警打一位同修,恶警拿来电棍,一用不好使,有时没有电,有时还反电恶警,恶警一看没办法只好灰溜溜的走了。从那以后,恶警再也不用电棍了。有一位同修被迫害的精神都不正常了却还被关押在小号中,明知精神都不正常了还不放人,最后又给送進精神病院迫害。

2000年11月份在黑龙江省已经是深秋季节的一天早上大家集体炼功,马教导员和张管教就扒光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用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还把我们打倒在地用脚踹、踢,用脸盆打,用脚踩头,专往我们头上拳打脚踢。有一回恶警让我们看栽赃片“天安门自焚”,我们几个同修不配合,说那是假的,我们不看。恶警就把我们抬到看电视的房间,放最大的声音让我们听,我们就开始背法,恶警就用胶带把我们的嘴封住。又来人给我们照像说,你们都進入历史史册了。我们知道这都是历史的见证。

为了反迫害我们几次绝食抗议,恶警把我们骗到一个房间里给我们强行灌食,把我们捆椅子上,用钳子把舌头钳住往里下胃管。舌头被夹掉一层皮,几天都不能吞咽。为了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恶警就把几个房间的法轮功学员都关在一个房间里看管,我们开始背法,恶警关我们小号不让吃饭,白天还给戴上手铐铐挂在门梁上,一站就是一天,晚上炼功就给铐在床上不让睡觉。邪恶之徒费尽心机,也没达到逼迫我们放弃修炼的邪恶目地。

2001年3月5日,我被送到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在那里,我被每天24小时轮流看管,不让上厕所,每天强行洗脑,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有以法为师,被人心所动,走向邪悟。2001年7月25日回到家后经过学法才知道自己走到大法的对立面上去了,我痛哭流泪,后悔不已,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我要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重新走入正法中来。然后就向哈尔滨戒毒所写信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保证及对大法不利的一切全部作废。2001年11月13日,爱民分局和祥轮派出所的恶警到我家抄家,什么也没搜到,竟还让我签字,如何签呢?我借签字时就写“把我过去写出的保证、对大法不敬的话,一切作废,跟上大法進程。”恶警们一看我签的是声明,就把我绑架到爱民分局拳打脚踢,给我戴上手铐关進牡丹江市看守所,到看守所后,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我绝食第四天,恶警就开始插胃管灌食迫害,到第八天时,胃都插出血了,然后给我打点滴,血管都找不着,最后又给我送進医院迫害。在医院我也不配合邪恶要求,一个月后取保回家。

2002年1月8日晚恶警又到我家,骗我说所长叫我去谈话,我坚决不去,恶警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所长拿出教养书让我签字,我不签。第二天把我送往哈尔滨戒毒所,我一路上发正念。到了戒毒所检查身体有病不收,在戒毒所恶警给检查的大夫说了半个多小时,大夫也不同意,没办法只好退回来。回来后正好半夜,恶警不敢放我回家,说等明天所长来了再让我回家。第二天所长来了还不放我回家,我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并背法。所长李广义恶狠狠的打开铁门,抓着我的头发拳打脚踢,上来两个恶警给我戴上手铐。下午给我送牡丹江看守所,因为上次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不配合,邪恶们不敢收,就给我送到宁安看守所。到看守所第二天早晨起床铃刚响过,我又喊起了大法好,不一会所长过来说谁喊的,我说我喊的,我说你们为什么关押我,哈尔滨戒毒所检查有病都不收,你们为什么收?他说,我们不管,这是上边定的,是江泽民定的。

我从那天起每天早晨都喊大法好,大法千古奇冤,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支持大法得福报,迫害大法遭恶报,等等。有两个同修也跟我一起喊。第二天恶警董恩巨连骂带喊的给我和另一个同修戴上48斤重的死刑犯戴的脚镣和手铐,并用擦地的抹布把我们的嘴堵上。四个人抬着我们关到没人住过的房间,东北一月份最冷的时候,房间里没有电,也没有暖气,也没有被子,满屋地上床上都是耗子,还不能吃饭,不能上厕所,我开始发正念。到第二天我就把脚镣子拿下来了,手铐当时就拿下来了,另一个同修也把脚镣子拿下来了。恶警看到,觉得神了。

有一次所长给我们放风,说你要喊上外面喊去,把这一星期都喊出来,当时我还挺高兴,我说行,我就到外边喊,回来一悟不对劲,它让我在那喊我就在那喊,这不又配合邪恶了吗?我不能配合邪恶,我又喊起了法轮大法好。所长说“我收你后都后悔了。”我说“那你放了我。”他说,“我给你们派出所打好几次电话,他们也不来接你,从你来到我这看守所后就不好管理,我真后悔。”

2002年新年要到了,我和两位同修商量写副对联,我们就在门两边写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横批“法正乾坤”。腊月28那天所长带着一帮恶警進来了。当时我们正在发正念,所长打了一个同修,并给我们三个人用脚镣连在一起,手铐从脚下穿过来再扣上手铐,让人直不起腰来,上厕所脱不了裤子,所长说“看我怎么治你们。”当天晚上我们都把手铐拿下来了。恶警又拿来手铐重新戴上,检查了一遍,放心的走了。恶警一走,我们又都拿下来了。邪恶之徒是无法理解邪恶的招对修炼的人不好使。大年三十新的一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们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房间里的刑事犯都跟着喊“法轮大法好”,还让我们给他们背法、讲真象,他们都为自己生命的未来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有一次梁所长给我们调房间,让我们穿号服,我们不穿,王所长带头打人。我说,你所长带头打人,你们违反监规,我们不是犯人,我们不穿号服。所长再也没敢打我们,就又给我们上脚镣和手铐,手铐从脚下穿过来再扣上手铐。第一次戴上后,我们刚给拿下来就被恶警王习武看见了,找所长又给我们戴上手铐,都铐進肉里去了,胳膊都肿了,睡觉不能躺下。一个星期了还不给打开,我们半夜就喊大法好,第二天就打开了。我们一直喊了三个月,到4月初8,恶警的招数对法轮功学员不好使。半年过去了,我觉得应该出去了,有一天半夜尿不出来尿,我明白该怎么做了,马上给所长反映情况,所长说明天开会研究,我就开始发正念,马上让派出所来接我,第二天就走出了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