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地图册给我的感想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为了更好的救度偏远地区不明真象的世人,我买了一本内含省内各县区市的地图书籍。这本书到现在已经伴我好长时间了,每次看到它我都压力重重,因为它使我看到了自己的责任,看到了自己存在的重大意义所在。

本地的真象资料可以说几年来一直都没怎么严重中断过,本地的发资料的次数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很多很多同修基本习惯于在本地发资料,真正把心思多放在那些从没得到过资料的地方的却很有限,因为那些偏远地区、农村存在很多难点——偏远、交通不便、不熟悉、没落脚地、有狗(其实很多狗都是很通人性的,你用意念打过去给它讲清了真象,让它配合你就是了;你心正,它会听你的)、陌生带来的凄凉恐惧等原因,所以很多同修基本是避而远之,完成任务似的一次次捡顺手、方便的本市转来转去,加上有一些是怕心一直很重的学员更不会去偏远的地区照顾那方的众生了。

长时间以来我也是很着急,后来因特殊原因我组建了一个小资料点,我的目标就是尽最大努力照顾偏远地段把重点放在这里,没人去的我去,没人愿意做的我去做。就这样我在书店买了一本地图书籍,里面含有本地区各县区的详细分地图,面对地图上的乡乡镇镇、村村寨寨我一点点的做、一次次的积累、一块块的覆盖。

每次看到这本地图册我都是心事重重,因为那上面的地点太多太多了,不明真象的世人太多太多了,急盼救度的众生也是太多太多了!面对这些,我的责任是什么?我能不理不睬的视而不见吗?不能,因为他们的走向新生,获得生命的得救需要我的努力,其实他们的生死大权就攥在我的手里,如果我不尽力,如果我敷衍了事,那我无法面对内心的巨大良心谴责。就是在这种心事与压力下使我一步步、一次次的做到了今天,一年多的重点侧重,到今天虽然已经覆盖了很多很多偏远地段,可是每次看到地图上的那些小村庄小地名我就心急——还有那么多需要去做的地方呀!怎么办?!

由于条件的原因和人力的所限,所以自己只能单身和靠自己的那双脚、一辆自行车和夜以继日的跑,一次次的来填补空白地段。相对容易的地段我请岁数较大的老年同修与自己配合做,每次也基本上是步行数十里,一个通宵,每次走下来脚上磨出很多泡。相对更远的就是自己跑或骑自行车几百里路,一次次露宿山脚下、河边地头、一次次走在荒凉杳无人烟的山道上。面对这样的情况很多次的感想和人心浮动,然而修炼人的正念与那地图上的众多可怜的空白区又一次次的激励着自己前行。

虽然眼下艰苦了些,可是想到那即将的要大面积的众生大淘汰、死尸遍地后的凄凉可怕,自己又强大了紧迫的心、巨大责任的心,即便条件艰苦,相对众生的生死存亡来说又算得上什么呢!往下继续走,继续抓紧!

师父最近的经文中严肃的提到了救度的紧迫与重要,这篇经文下来后听说有的学员第一反应就是快结束了,有种很高兴的感觉——终于熬到头了(还是只想自己,没把众生放在心里)!!可是对于有些同修来说是很难受的,因为还有很多很多空白死角、偏远地段无人问津,没人照顾,他们——那么庞大朴实的生命群怎么办?!

宇宙中一场重新摆放众生位置的机缘正在这里上演着,今天这场是选择善还是选择恶的表现就是在定生命的位置,这个机会即将就要消失了,可是有那么多的生命始终不明白真象,没人向其讲真象,没人给其发真象资料为其开创机会条件,使其不能在理性的情况下衡量善恶,却被邪恶的谎言、迷魂汤障碍着,使众生沉迷于恶中,得不到属于自己的理性选择的机会。今天这件事如果结束了,面对这样的严肃与水深火热,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该不该给予众生一个机会?一个属于他自己理性衡量把握的机会?

我们的讲真象就是在给其机会,就是在给其公平的择善择恶开创属于他的机会。同修们加点紧吧,放眼看看那些急盼你救度的可怜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