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因修炼法轮功正在遭受残酷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我是天津法轮功学员王景香的女儿,自从1997年母亲修炼以来,也不发她那坏脾气了,身体上大小病均不药而愈。母亲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对别人也和善、亲切,使我们家庭和睦幸福了。

99年7.20江氏集团把法轮功定为×教,我母亲去北京和平上访,刚到北京就被巡警抓走,后遣回天津,关押在天津市东丽区看守所45天才放人。从那以后我家就经常被警察骚扰,无法正常的生活。

2000年5月,我的母亲正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学法,7、8个警察突然闯進来,把她们强行绑架,将我家翻的乱七八糟,衣服被褥翻的满地都是,我学习的课本和隐私也被翻查破坏了。我的母亲还被判了一年半的劳教。2001年初被释放。

同年11月,我的母亲在家接待了刚从劳教队解教的阿姨,和她们叙叙旧。没想到东丽分局和张贵庄派出所的马玉起、韩明、刘强等恶警不由分说,将她们全部绑架,又一次把我家翻了个底朝上。在我的心目中,这些警察不是人民的警察,完全是流氓强盗。

后来,我母亲被扣上了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的罪名,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二年半。被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我的继父怕受牵连就和母亲离婚了,把家中财产全部搬走(包括我的衣物和课本),并将房子私自卖掉,使我无家可归,无依可靠,也没有书本上学,没钱交学费,我不得不中途辍学,失去学业。

在劳教所的母亲比我所承受的更大,遭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摧残。原来身体强壮的母亲体重150多斤,在邪恶的劳教所被迫害得不足百斤,且疾病缠身。但恶警还强迫她超时劳动。

从去年5月,劳教队的寇娜等恶警指使吸毒、卖淫的犯人对我的母亲進行進一步的折磨,暗地里给母亲吃迷糊药、破坏神经的药、回春药等,还经常体罚她,导致母亲神志不清,精神恍惚,身体几度虚弱,很长一段时间吃不了东西,吃什么吐什么,每日伴有吐血,咳血等症状,现在也只能吃一点流食维持生命。因母亲多次向队长要求上医院就诊,恶人才带我母亲去医院‘检查’,告知我们这时去看望我母亲。当我们问起母亲的病况时,管教轻描淡写的说是慢性胃炎,食道有点问题,具体病况也不说。我们要求看病历时,他们就推三阻四的,至今我母亲的确切病情我们根本也不清楚,但母亲的身体仍在恶化。接见时,我母亲当着队长的面告诉我们,她是在劳教队被迫害得这样的。

今年5月本应到期,劳教所的警察拒不放我的母亲,说不转化就不放人。现又给我母亲加期半年。

现在劳教所的队长,这几个月也不让我们见我母亲了,听说劳教所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又進行迫害,转化一个大法弟子上面给一笔钱做奖励。也不知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和我妈妈的近况如何。

我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和大法弟子,救救狱中的大法弟子和我母亲吧,他们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哪!也请知情人提供更详细的信息和迫害大法弟子的责任单位及个人的地址、电话,以便向这些人讲清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