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白古屯乡任润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7日】天津市武清区白古屯乡白古屯村任润芳,女,41岁,1998年开始学法,自1999年4月25日上访以后,炼功点就开始被村干部郭士俭、乡干部张玉孔、张秀永、杨部长等人和派出所吴振军经常干扰炼功,暗地监视。

7月19日所长王纪新带一帮民警清晨闯进炼功点,把李洪志师父的法像、炼功带、讲法带、弘法布标全部抢走。大法学员韩秀华上前阻挡,王纪新手里举着电棍和民警连推带打强行把她带到派出所,又无故把学员姬月兴叫到派出所。武清区刑警队来人审问,当天把辅导员刘敏会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

7月20日迫害公开后,乡干部张秀永、张玉孔、小乔、小蒙、小韩等人三番五次到任润芳家强迫交大法书,给家人施加压力,当时很恐怖。

2002年2月几十人在一个学员家交流,派出所所长王纪新带领一帮民警和乡政府的人把大法弟子包围了。那天天气很冷,逼迫大法弟子排队,一个一个的审问,一直到深夜12点,凌晨1点把大法学员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大法弟子董万山、刘树萍、候淑君、安品群等被非法劳教。

看守所不许大法学员炼功、背书、谁炼功就遭毒打、辱骂,播放污蔑大法的广播,强迫大法学员背监规,每天要干7-8小时的手工活(插花),15天回家时还要勒索交240元的饭费。派出所和乡政府没有让大法学员们回家,不法干部张秀永领着民警吴振军勒索每人交50元车费,非法把大法学员们关入了乡政府的二楼办洗脑转化班。

洗脑班整天放侮蔑大法的录像带、不许大法学员们睡觉、罚站着,经常把门踢开进来对大法学员们大呼小叫,随意的辱骂。有一天晚上,天很冷,不法人员们把任润芳铐在了楼下的铁栏杆上,轮番的来人问她写不写保证,任润芳不理他们,他们就打开手铐让她上楼,张秀永和张玉孔轮番的对她洗脑,一会叫来、一会叫去,来回折腾她。

到了第六天,张秀永和刘士洞到非法关押任润芳的屋子,刘士洞把她揪过来,张秀永跟押犯人似的把她押下了楼,推入了一间屋子。当时一屋子人,任润芳不知道都是什么人,就听见有一个人大声骂她,然后把她哄出了乡政府大院。回家后才知道是她丈夫交了1000元钱,担了保才放她的。

2002年过春节时,任润芳写了几副“法轮大法好”的对联贴在了自家的门上,村治保主任韩秀生带着派出所的民警刘东亮等人闯进她家,进门就给她家的门上的对联照像,说是罪证,告诉家人要拘留她,任润芳被迫离家出走。当时她大女儿面临高考,小女儿刚上一年级,丈夫开修理部,经常不在家,晚上只有两个女儿在家。

三个月后家人说:乡领导和派出所所长让她回家,说没事了。她相信了就回了家,回家的第十天晚上,刚要休息,村治保主任韩秀生带着乡干部肖永伟、小乔、和派出所的民警秦哲和、肖祯强行把插上的大门撞开,闯入任润芳家,进门就乱翻一通,什么也没翻出来,还有两人在她家院子里各个角落翻了一遍,没有找到他们要的所谓证据,就气急败坏的让她跟他们走一趟,任润芳不去,肖永伟就指使四人抬她上车绑架了,民警秦哲和使劲掐她的大腿,还不许她说,到了派出所把她从车上揪下来,秦哲和拿来胶皮棍抡起就打,打得她屁股青一块、紫一块总有一硬块,不敢坐凳子,两小腿也打青两块,晚上把她铐在了床栏上,和三个男人住一屋,第二天把她送进了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半个月。那时正过麦秋,给她的家庭带来了很大压力。

15天后看守所向任润芳家人要了220钱才放她回家,回家后,乡领导肖永伟和派出所所长刘文革三天两头派人逼迫她写“三书”。任润芳坚决不配合迫害,始终坚持修炼

在这五年中,任润芳在派出所、乡政府、村干部的非法监视下过日子,每到他们认为“敏感日”都有人暗地里蹲坑,家人整天为她提心吊胆。这五年中任润芳家的经济损失达一万多元,精神压力很大,给家人身心健康带来极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