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江氏集团专司迫害的恐怖组织机构“610办公室”(专辑1)

【明慧网2004年9月17日】

610-1-1>

  • “610办公室”─江泽民对法轮功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政策中的主要组织机构

  • 公安部提升“6.10办公室”,表明镇压法轮功升级

  • 罗干610办执意迫害法轮功 传密令阻挠释放学员

  • 一周传八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多道密令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 江罗“610”办公室预谋制造恶性事件栽赃法轮功

  • “610办公室”─江泽民对法轮功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政策中的主要组织机构

    文/宾州大学电脑信息科学系教授,周世宇(音译)博士

    【明慧网2001年10月16日】[编者按:该演讲发表于2001年10月10日在华盛顿DC国家记者俱乐部举办的“中国的国家恐怖主义:对法轮功的迫害”论坛上。]

    我愿借这个机会感谢帕默先生和“法轮功之友”,使我今天能够在这个座谈会上讲述中国(江泽民犯罪集团)在迫害法轮功中的国家恐怖主义问题。

    恐怖主义的最初形式“国家恐怖主义”这个词,来自18世纪法国大革命中罗伯斯皮埃尔(Robespierre)的“恐怖统治”。在这期间,罗伯斯皮埃尔和雅各宾(Jacobins)党员们抓捕和处决了成千上万他们认为是“国家的敌人”的人们,并且使用暴力和恐怖作为控制社会的工具。

    今天,在标榜“社会稳定”的伪装下,中国的XX党政权恐吓着千百万它自己的人民--其中包括那些修炼法轮功的人们,他们的家人、亲朋好友和同事。这个政府通过暴力,宣传,洗脑,和勒索财物来恐吓他们。正如国际教育发展机构(IED)2001年8月在联合国一项声明中所指出的,这些就是“一个政权诉诸国家恐怖主义”的特征。

    下面,我愿意花点时间告诉大家中国(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实行恐怖迫害的关键机构,一个被称为“610办公室”的部门。

    “610办公室”建立于1999年6月7日,即开始镇压法轮功的前一个月,中国主席江XX在中国XX党政治局会议上发言,全盘摊出他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在那次会议上,他命令部下建立一个他称为“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小组”,并指定3个负责人,包括政法委头目罗X。在江的直接命令下,1999年6月10日,中国XX党中央委员会正式为“领导小组”成立了一个办公室,命名为“610办公室”。

    在江XX的这次讲话中,(这个讲话后来被命名为“江XX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立即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江进一步明确指示,“中央委员会和政府各部委单位,以及中央政府直接领导下的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需要密切配合‘610办公室’”。结果,“610”成为从中央到地方展开的一个组织严密,独立运作的系统,并且拥有超越于党内各级组织及各级政法机构之上的绝对权力。它是江泽民及其帮凶部署的专门用以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

    根据江的构想,建立“610办公室”是为了“调查并从特定步骤、方案和措施上提出统一的方法来解决‘法轮功’问题。”正如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一样,“610办公室”精心策划了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两年多的残酷迫害,导致数十万例随意拘留,非法监禁,诋毁,酷刑折磨,性虐待和精神虐待,失踪及谋杀。

    过去的两年里“610办公室”的运作,有证据表明以罗X为首的“610办公室”已经发展成江XX对法轮功实行国家恐怖主义政策的最主要机构。它采用强迫洗脑,暴力和恐吓来胁迫及控制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中国公民的思想和心灵。许多,有时是数百起目击者见证记录表明,过去两年里,江XX政权通过“610办公室”不断发出各种密令镇压法轮功,从下令“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修炼者”到“打死法轮功修炼者算自杀”到“不查[法轮功修炼者]身源,就地火化。”

    这些不能见光的和置人于死地的指令使得地方警察不受约束地酷刑折磨,性虐待,甚至谋杀修炼法轮功的人们。暴虐之程度令人难以想象。在拘留所,无论年龄,性别,或身体状况,暴力和酷刑成了对付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要手段。这里仅仅是记载下来的酷刑手段的一部分:殴打,强迫灌辣椒水和高浓度盐水,不许吃饭,睡觉和上厕所,暴露在极冷和极热的天气下,用香烟和烧红的金属烫烙,用电棍电击,等等。镇压中,女性修炼者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性攻击,包括强奸及使用电击装置电身体敏感部位。怀孕妇女被强迫堕胎,以此来延长对她们的拘留,而不是释放她们以便生育。

    过去这一年中迅速增长的死亡案件就是“610办公室”下达的这些指令的直接结果。目前证实了的死亡人数已达295人,而实际的死亡人数肯定高得多。中国XX党内部消息说死亡人数实际上已超过千人。

    然而“610办公室”恐吓的不仅仅是法轮功修炼者,而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它对那些与法轮功无关的人们施加直接的压力以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例子包括,在许多地区强迫学童签名污蔑法轮功,否则开除学籍;成年人也必须签署这样的声明,否则便会失去工作或退休金;同样,警察被威胁如果不执行“610办公室”的命令,就会失去工资、分配的住房、甚至工作。几乎中国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受到这个政府支持的官方恐怖机构的影响。

    在一份联合国进展报告中,特别报告员卡利欧比.寇珐(Kalliopi Koufa)女士指出,“国家实行的恐怖主义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其中之一]是所谓的‘政权’或‘政府’恐怖,这就是国家恐怖主义的传统类型或形式,亦即由国家机构对它自己的人民实行恐怖主义,以此维护某个特定政权。”

    “610办公室”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一个机构。它非常类似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XX党中央委员会的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几十年前该小组的建立被用来进行灾难性的恐怖迫害运动。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中国的XX党政权一直对它自己的文化和人民实行国家恐怖主义的政策。在中国现代历史中,国家恐怖主义的特征是显而易见的。

    现在,数百万无辜公民的生命安全正处在危险中,更别提他们的尊严受到尊重了。“610办公室”是江XX独裁政权实行国家恐怖主义的一个活生生的缩影。必须制止它的运作。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0/14/14689.html


    公安部提升“6.10办公室”,表明镇压法轮功升级

    文/克摩


    2000年11月被迫害致死的山东法轮功学员王丽萱和儿子孟昊
    【明慧网2001年7月17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7月16日消息 - 据公安内部透露,江泽民政治集团为尽快消灭法轮功,日内已下达内部文件,由公安部批准将“6.10办公室”从处级升为局级。

    “6.10办公室”即“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共中央“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因而得名。它是由李岚清任组长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的决策和执行机构,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罗干亲自主抓。它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从专职从事政治迫害、完全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角度来看,它与“文革”产物──“中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性质非常类似。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都设有“6.10办公室”。“6.10”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严密而独立的体系,并对中国的各级党、政、司法系统拥有绝对的操动权力。

    在处理法轮功问题上,“6.10办公室”不仅直接操纵并严密控制其下属的党、政机关及公、检、法、国安机关、司法厅(局)系统的劳改、劳教部门,而且有权指挥各地新闻媒体机构。各城市及地区级的“6.10办公室”直接部署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监控和抓捕,其运作几乎不受法律限制。成立两年多来,该机构直接策划了所有对法轮功的舆论攻势、构陷及迫害,近期该办公室在公开场合曝光增多。

    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劳动教养决定都是由“6.10办公室”直接做出,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除教养院之外,各地民政局下属的收容所、公安局下属的看守所、行政拘留所、戒毒所、甚至专门收容妓女的收教所,也都被“6.10办公室”命令用来关押、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

    据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表面上隶属辽宁省司法厅管辖,而实际直接受中共辽宁省委政法委“6.10办公室”控制。据报导,马三家教养院对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其中包括将18名女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而随后马三家教养院被作为“先进单位”受到表扬,其酷刑手段被中央“6.10办公室”在全中国范围推广。

    在北京获得2008奥运主办权之后,“6.10办公室”被提升一事表明着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镇压的升级。

    *****

    据亚洲自由电台2001年7月16日北京报道,中国副总理李岚清以申奥成功证明镇压法轮功正确。

    据悉,李岚清星期一在北京督阵反邪教展览时煽动人们将法轮功作为邪教打击,并说北京获得奥运会主办权表明,中国的社会安定、经济进步和人民生活健康受到了国际承认,中国要继续打击邪教,云云。

    * * * * *

    李岚清是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即所谓中央610办公室)的最高负责人,他的这番公开讲话无疑是对其申奥之前一直竭力推行的镇压法轮功政策(“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再度肯定。截至到7月14日的统计,这项“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政策已在两年内使至少255名法轮功学员遭到虐杀,数以万计的善良百姓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长期关押在劳教所/精神病院/戒毒所/洗脑班。遭到虐杀的名单中不仅男女老少俱全,而且包括山东省一名27岁的母亲和她不满8个月的儿子孟昊(见右上图)。

    * * * * *

    据日前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于澳大利亚时间星期六凌晨国际奥委会在莫斯科宣布授予北京主办权后不久报道,很多国际人权组织对这项决定加以谴责。国际奥委会承认,授予中国二零零八年奥运会主办权是在人权问题上的一次赌博。但是国际奥委会负责官员卡拉尔说,奥委会寄希望于主办奥运能促进中国改善人权状况。


    罗干610办执意迫害法轮功 传密令阻挠释放学员

    【明慧网2001年9月18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9月16日报道 - 罗干、610办执意迫害法轮功,传密令阻挠释放学员要求“监禁法轮功终身至死”- 对外编造统一口径。据9月初来自大陆司法系统的消息,罗干主管的“610办公室”最近密令对拒不接受洗脑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终身监禁”,以阻挠在司法系统中下达的释放被非法(特别是超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命令。

    消息称,这一秘密文件的大致内容是:“发现炼法轮功的可秘密逮捕并终身监禁,直到死亡;警察如果发现有炼法轮功的不抓,开除警察公职并吊销户口。 ”这一文件是在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国家有消息说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应该无罪释放的背景下,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主持的专事镇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秘密传达到各级司法系统的。

    同时,大陆司法系统内部也传达了另一份610办公室的文件,要求各劳教所、监狱、拘留所等地方执行部门接受万家劳教所的教训,规定如再出现法轮功学员死亡事件,要逐级汇报,达成统一的口径,以便对外界有个统一说法,并要求宣传部门将统一口径的事件尽快对外宣布。该文件还规定对境外人员在中国从事“法轮功”活动的要“采取措施”。

    “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罗干亲自主抓。它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从专职从事政治迫害、完全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角度来看,它与“文革”产物--“中共中央文革领导小组”性质非常类似。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均设有地方“6.10办公室”,皆隶属于当地的中共政法委。“6.10”从中央到地方自上而下地形成了严密而独立的体系,并对中国的各级党、政、司法系统拥有绝对的权力。它成立两年多来,所有对法轮大法的构陷与迫害皆发端于“6.10”。

    有专家分析,由于近来国内外要求停止镇压法轮功的呼声日益强烈,法轮功学员越压越坚强,政府内部在如何对待法轮功问题上开始传出了不同的声音。而发起这场镇压的罗干势必阻挠和打压这一不同声音。

    资料显示,江泽民政府两年来通过610办公室不断下达各种对法轮功的密令,从“肉体消灭”,到“打死算自杀”,以及“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直接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急速上升,目前已证实的死难者达280名,而实际上死亡人数远不止于此,据中共内部消息,死亡人数至少达千人以上。人权观察家担忧,最新的这个密令将会导致更多的学员死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9/20/14033.html


    一周传八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多道密令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

    【明慧网2002年5月24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5月22日报导- 在最近的一个星期里,来自吉林、辽宁、山东、河南、山西的消息证实,有8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在3月至5月被当地警察迫害致死。他们是于立新、于秋实、孙建华、杜宝兰、白爱香、武翠英、曹桂芬以及一名26岁不知姓名的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编辑注:查证5月17日晚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叫郭萍,27岁,潍坊市奎文区潍州路街办黄家庄人。相关报导请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3/30664.html]。

    这些消息表明,新一轮对法轮功加大力度的镇压是全国性的,8名法轮功学员均是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下,或被任意抓捕,或被施以致命的酷刑,显示出江泽民政权必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的事实。

    36岁的前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于立新在3月5日在居所被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对于立新施老虎凳、上大挂等酷刑。于立新3月8日被送进吉林省女子监狱,她以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后来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当时她的血压为零,但公安仍不放人;医院还给她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甚至把她的血管割开,往里打药。在绝食绝水66天后,于立新于5月14日死亡。吉林市治和派出所一警察对记者称于立新是“市局”抓的人。

    河南焦作市42岁的法轮功学员白爱香2002年4月30日被迫害致死。4月22日因讲真相时被抓到当地派出所。白爱香为了抵制迫害,从二楼跳下,导致左踝骨骨折,肋骨折断数根,4月30日突然死亡。焦作市公安局一副局长承认了白的死亡。

    另一吉林镇赉县一老年妇女64岁的法轮功学员于秋实因在2001年12月下旬散发真相传单时被抓捕。因她在监狱中拒绝接受转化,绝食绝水,遭到狱警用生玉米面拌盐水强行灌食,导致她身体非常虚弱且有便血症状。绝食11天后看守所把她送进医院,出院后第三天她开始出现了腹部肿胀和疼痛,持久不消,于3月16日去世。

    2002年5月14日晚8点多钟,山西大同警察数人到家抓武翠英,武翠英不给开门,警察从凉台往六楼上爬,打碎玻璃破窗而入。武翠英不愿被抓走强制洗脑,被逼迫得走投无路,从六楼跳了下去,在当夜深夜11点多经抢救无效而死。大同市五医院证实了武翠英的死亡,并透露遭公安威胁不得说此事。

    34岁的吉林舒兰法轮功学员孙建华3月中旬在舒兰市火车站被一群警察包围,为了抵制被抓走,在寒冷的气温中,没吃没喝也无法睡觉,孙建华与警察对峙了7天7夜。最后警察坚持不住撤走了,孙建华才得以走脱,但因身体内耗太大,于3月23日在逃出搜捕的当天死亡。

    潍坊高密市一26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编辑注:郭萍,27岁]被潍坊市公安局关押折磨五个半月,在5月15日生命垂危时才被送到潍坊市第二人民医院内科6病室抢救,抢救期间还一直被铐着手铐,多名警察把守病房。5月17日,这位26岁的女法轮功学员不治死亡。

    另一潍坊市供销储运公司61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曹桂芬,2002年4月26日晚9点左右被潍城区南关派出所副所长王爱之及联防队员于明春等人驾无牌警用丰田面包车活活撞死。地点是属南关派出所辖区的潍城区青年路南头铁路桥洞南300米处路东。据目击者称:当时那个女的根本没走错路,一辆警车突然过来一下子撞得她嘴里吐血。随后人被送到市立医院(陈子秀当时也被送到这医院),因CT出故障又送到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拍CT,三小时后去世。潍城区南关派出所承认了副所长王爱之撞人的事件,但不愿透露详情。

    辽宁锦州市48岁的大法弟子杜宝兰和段君5月17日晚被锦州市凌河分局警察抓走,次日8时许,警察通知其家人说杜宝兰跳楼自杀。现杜宝兰遗体停在太平间内,恶警控制其亲友不许观看,家属现在上告,但无人受理。凌河分局警察对记者的询问称“(死人)不是大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据报导,自3月5日长春电视网插播法轮功真相片以来,江泽民下达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命令,在东北三省各地立即掀起抓人潮,有数千法轮功学员被捕,上百人被秘密置死。

    四月以来,经本中心证实及报导的各地镇压指令还有:

    610头目罗干4月亲自下令黑龙江省要在4、5、6三个月抓捕6000法轮功学员;

    长春四月份成立“法轮功专项斗争委员会”,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升级为“坚决、彻底”的“进攻性专项斗争”;

    辽宁省公安系统四月开会部署进一步迫害法轮功的具体措施,指示警察可不用任何理由及手续,肆意抓捕学员;

    另据内部消息透露,江泽民四月访德归国后,又再次严令公安系统在5、6、7月份对法轮功实施更加严厉的迫害措施,此命令已下达到各级政法委。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的中国大陆各地消息显示,这些指令均被实施。

    此外,本中心记者5月初还证实了一项由海外媒体透露的中共秘密文件,该文件指示,“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先行抓捕,再补办手续”,并明确此项授权直至2007年底。

    一吉林省榆树市警方人员5日向记者表示,对3月中旬抓捕的70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处理,“我们是根据省法院和检察院针对法轮功问题具体处理决定,每一条说得都很清楚”,“具体很详细,每一个问题里边还有1、2、3只要照着做就行了”。


    江罗“610”办公室预谋制造恶性事件栽赃法轮功

    【明慧网2004年9月17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6月1日报道──来自中国大陆的可靠消息显示,5月底,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610办公室”首脑罗干,正谋划在北京周边地区的党政机关、监狱、劳教所等处,制造一批恶性暴力事件,嫁祸法轮功。

    据悉,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罗干正在计划通过制造多起暴力事件包括爆炸事件,并造成一些机关干部和警察人员伤亡的恐怖活动,进一步煽动中国民众特别是机关干部和警察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仇视,进而以打击恐怖活动为借口,对中国法轮功学员进行公开虐杀。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徐侃刚指出,“这是中共江泽民、罗干企图对国内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血腥镇压之前玩弄的一贯伎俩。在过去两年多中,中共‘610’办公室一直就是采用这种卑鄙流氓的手段构陷诬蔑法轮功、草菅人命,再利用官方操控的媒体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从而为其不断升级的非法镇压寻找借口。‘天安门自焚’事件就是一个由江罗当局导演并嫁祸于法轮功的典型例子。”

    “610”办公室是江泽民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专门机构,凌驾于中国的法律之上,专门负责镇压法轮功。“610”的镇压手段包括散播谣言、制造事端或利用其它刑事案件嫁祸法轮功。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4月8日曾报导:今年4月初,在东北的长春市,当地“610”办公室就在长春市的小学中散布谣言,说法轮功要绑架杀害学生,预示江罗集团将利用杀害儿童来构陷法轮功。随后,5月13日,正当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庆贺法轮功洪传十周年纪念的时候,中国所有官方控制的媒体同时大肆渲染一位母亲在40多人跟前杀死其女的事件,并毫无理由地指称这些人都是法轮功练习者。而这起不幸的事件发生在4月22日,中国官方媒体却在3周后同时报道。

    同过去一样,没有任何国际机构或媒体被江罗集团允许对这类事情作第三方的独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