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我真想和你谈谈心里话


【明慧网2004年9月19日】在中领馆签证处,每次我都会遇到70多岁的华人。从他的外表,言谈举止,我就知道他来美国已经有几十年了。我很有礼貌的走过去,对他说:“老伯伯,您好!这份资料送给您看看。”他也对我看看,就问:“这是什么材料?”我说:“是法轮大法的资料。”他说:“我是美国公民,我是爱国的。”他不相信我炼法轮功,带着疑问的口气又问我:“你也炼法轮功?”我说:“是啊,我炼法轮功。”他又说:“你们法轮功不爱国。”

70多岁的华人,他们来美国几十年了,当时,他们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背井离乡来到异国他乡,艰苦创业。近十多年来的中国经济改革,经济发展了,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提高。这些老华侨经历了这些变化,的确是很爱国的,这一点,我们应该看到。但是,对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他们的认识还是不清楚的,就要我们去讲清。首先,我们应该肯定他们对祖国的热爱,对人民的热爱。接着,我介绍我自己,我是大学教师,修炼法轮功8年,近60岁了。他听了我的自我介绍后,对我又看了看,说:“你很年轻,看不出这个年龄。”我说:“是啊,炼法轮功的人,看上去都很年轻,精神好,身体也好。”就是这样简单的对话,我和我谈话对象的距离就拉近了。然后,我和他谈了法轮功的几个主要问题,一是1000多人被残酷迫害致死,还有4-25问题。天安门自焚问题。同时,还要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腐败现象、贫富差距。接着,再讲什么是爱国?法轮功是反迫害的,而不是反对政府,法轮功对政权是不感兴趣的。有的华侨听了我所说的,他们心情都很激动,在上车之前,一次又一次和我握手告别。

有的老华侨,一听我是炼法轮功的,马上就走开的也有。他给我留下一句话“你炼法轮功,不爱国”。来美国几个月来,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我怎么样才能把“法轮功是爱国的”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向世人讲清?因为,在中领馆签证处前面,我和他们谈话的时间不可能太长。为此,在明慧网上,我想对抱有“你炼法轮功,不爱国”这种思想观念的世人谈谈,我在修炼过程中的如何用实际行动爱国、爱人民,谈谈自己的修炼体会。

我在大学,投资经济研究也是我授课的一个主要内容。近十多年来,中国经济体制的改革,吸引了国外大批的投资者,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来中国投资。中国的经济的确有了很大的发展,特别是沿海一带的城市,对国外的投资者给予十分优惠的投资政策。北京,上海是我们国家对外经济的窗口,是代表我们中国的形象。特别是上海浦东的发展速度更快一些。但是,我们还要看到,中国的西北部贫困的山区,几十年来,他们连吃饭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二个人穿一条裤子的还有,更谈不上儿童的上学问题。十多年前,在上海成立了希望工程办公室,开展献爱心活动。每人捐赠400元,让一位失学儿童上学。1995年,我为湖南省、河南省的5位失学儿童捐款。多年来,我还经常寄钱,寄衣物给他们。其中湖南省一位叫王贵福的孤儿,在信中有时称我爷爷,有时称我奶奶,有时称我叔叔,有时称我阿姨。他为了表达他的感激之情,用了“万岁”这个词。上海当地街道每年也多次开展为贫困的山区,受灾地区捐款,捐衣物的活动。大家知道,在中国是无处不贪的,就是这样的献爱心活动,也是层层拿,层层贪。真正到村民,灾民手中的衣服就没有多少了。我的同修知道后,就和我一样直接给湖南省的贫困山区寄钱、寄物。孤儿王贵福的唯一亲人,他的80多岁爷爷收到钱后,泪流满面。不久,他离开了人世间,钱就作为他的送葬费。王贵福的老师,向前老师为了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从山区寄来了一袋又粗又糙的粳米,以及从山区地里挖出的“树根”。我把这些东西都分给我周围的同修,每人一把米、一小块“树根”。大家都说,那个“树根”实在难咽下去,比困难时期吃的“树根”还要难吃的多。

我在北京读了5年的大学,在上海工作了二十多年,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生活条件十分优越,没吃过什么苦。我是搞经济管理的,近十多年来,中国经济的畸形发展,穷富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所以,我一直想去湖南山区看看,一是亲身体会一下他们山区的贫困生活,二是亲眼看看中国畸形的经济状况。

2000年年底,我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北京公安人员抓进去关了几天。上海市公安局要抓我,我不能回上海,也不能回老家。从北京回上海的第二天,我就决定,趁这个机会去湖南。我从上海到湖南怀化,坐了一天多的火车,从怀化车站下来,要爬山6~7个小时,才能到偏僻的穷山沟。我租了一辆破旧的吉普车,绕了一座又一座高山,正好天气下雨,路面打滑,司机一次又一次的下来,在路面上,洒一些泥沙,吉普车又开动了。破旧的吉普车上下,左右颠簸,颠来倒去的,几乎要翻车了。我往山下望去,就是深深的山谷。司机知道我从上海来都非常感动,他说:“我有开车经验,有执照,你要租用他人的车,连生命都很危险,翻车在这里是经常的事”。山区土地瘦,种不出东西,交通又不便,住了几十家人家,真是开门见山,家中除了破旧的床,破旧的桌椅外,什么都没有,破破烂烂,村上刚刚才有暗暗的电灯,小孩子上下都是泥,可以说,就是一个泥人。他们要吃一点鱼,肉,买一点菜,日常用品,大山沟里没有,走小路来回要花6~7个小时,一整天时间。家里只有一个非常大的咸菜缸,维持每天的生活。我赞助的孤儿王贵福还是失学,每天给人放牛,混一口饭吃。村上的人都来看我,他们感动得哭了。上海与湖南的山沟沟真是天地之差。十多天贫困山区的生活对我的人生又是一个冲击。从山区回到怀化又是破旧的吉普车,这回吉普车上坐了9人,超载4人。他们送我回去。说真的,稍微一不注意,连车带人都要翻到山谷中去。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否则的话,谁会相信,小小的,破旧的吉普车坐了9个人。

我离开山区时,留下《转法轮》书和数百元钱。十几年来,我没有把钱花在旅游上,享受自然风光。我把钱花在贫困山区,做了这么一点点事情。但是,对于贫困山区的人民来说,他们感受到的是社会的温暖,祖国的温暖,人民的温暖,大上海还有人想到他们,关心他们,看望他们。我想,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当领导的,都到贫困山区去看看,体验一下他们的生活,看看他们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住的怎么样?他们想的是什么?你就会对自己,有一种满足感,知足常乐,社会的风气也会变好。

我走后。当地的村民给我工作单位的领导写了二封表扬信,表扬我工作单位的领导培养了这么好的老师。可是,善良的人们还不知道,就是这样的好老师,还正遭受着公安人员的追捕。

1996年我在日本探亲,因为我的女儿在东京圣心女子大学(私立大学)读书,学费十分昂贵,我的日本朋友、河西大吉社长送给我2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5万元)赞助我女儿的学费。1998年8月29日,在我们国家遭受洪水大灾难时,我将河西大吉社长送给我的20万日元,捐赠给希望工程。当时,我每月1500元工资(包括奖金),爱人患恶性肿瘤,开刀、治癌症的药费十分昂贵,他只有500元病假工资,二个女儿读大学。我做了,从来也没有向领导汇报过。

电视上,报纸上,杂志上大肆造谣,攻击,诬蔑法轮大法。我们法轮大法的弟子就是这样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爱国家!爱人民!

现在,我出来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是为了大家好,也是爱国家,爱人民的行动。因为我们都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得到弘传,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说:“法轮大法好!”你不明法轮大法的真相,受中国政府电视,广播等宣传工具的毒害,跟随着江泽民之流诬陷法轮大法,你将来不是要遭恶报吗?!这样简单的道理,大家应该知道的!

国家的概念,指的是自然和社会二方面。自然方面包括祖国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社会方面主要指的是国家的文化,历史,人民,政府,军队等组织机构。政府是管理国家的政权机构。国家的政权机构是不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国家的政权机构是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一个人能不能代表国家?这几个问题就是当前有的世人还认识不清楚的问题。

1999年法轮功修炼者达到数千万、上亿人,如果加上修炼者的亲属,就是有几亿的人。法轮功提倡的是“真,善,忍”‘三个字,江泽民把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打成“X教”,象这样的政权机构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吗?江泽民在海外几十亿的存款,他的儿子江绵恒被称为“中国的第一贪”把持中国的电信业,他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吗?江泽民一个人能代表国家吗?法轮功反对的就是镇压,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之流。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在大陆的大法弟子出来讲真相,随时随地都有被抓,被关,被打死的可能。他们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国内的人民将来有美好的生活,美好的未来。他们这样做,难道不是爱国,爱人民的行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