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法弟子杨本会遭当地恶人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杨本会,女,三十多岁,重庆铁路分局南站机务段职工。2003年5月27日,重庆市九龙坡区黄桷坪派出所恶警在杨本人不在家中的情况下,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闯入杨本会家中進行非法抄家,强行抢走杨本会的大法书籍。有六、七个恶人和(居委的)、恶警闯進杨所在单位,欺骗他们领导,把杨本会骗出机务段,恶警在机务段外面的马路上和警车上对杨本会强施暴力毒打,致使杨全身伤痕累累,伤痕呈紫黑色,并受了严重的内伤,导致下身流血和黄浓水,气味难闻。即是这样,还是被恶警非法关押了15天。

在拘留所内,恶警欺骗杨本会说释放证上签上名,就可以放你回家了,由于她不懂法律,恶警就又拿出一张空白信笺要求她在右下角签名。之后,恶警就利用签名的空白信笺 “大做手脚”,非法将杨本会强制劳动教养一年。2004年6月20日,杨本会被非法送進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中,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大法弟子,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有被迫害住進医院回家治疗的后又被送進劳教所继续遭迫害的大法弟子等。在劳教所恶警的授意下,吸毒人员成为了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力量,吸毒人员可以随意的打骂、体罚大法弟子,还可以制订恶意迫害大法弟子的规章制度。在每天的折磨、体罚和摧残中,几乎让人感觉到窒息,似乎没有一点自由的空间。但是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定,令邪恶之徒们恐惧。有的大法弟子在迫害中脚都站不稳了,都还要被强罚站军姿,有很多在站军姿中昏倒,但大法弟子从不向邪恶之徒说一个不字,从而恶警更加气急败坏,对大法弟子更加残酷的迫害,以发泄私愤。

是凡新来的大法弟子都要被关小间,从早上5点起床,罚面壁站军姿,直到晚上12点半,不准说话、不准闭眼,长时间的罚站,不几天脚都肿了起来,肿得像根大肉棒,走路都走不稳了,都还要罚站,直到放弃信仰。有的大法弟子因坚决抵制非法迫害,就被罚吊铐、背铐、毒打等。

在令人窒息的邪恶迫害中,每天看到、听到的都是辱骂、暴力殴打和送進医院抢救的急促的脚步声。当时,我们中队就有十五个大法弟子被邪恶的警察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凶残毒打,后被送進了医院抢救,有的被逼疯了。邪恶却对外宣传说:我们劳教所是最人性化、人情化的,“教育、感化、挽救”是我们的宗旨,来掩盖事实的真象,以谋求迫害的继续。实际上是恰恰完全相反。整个劳教所的空气中似乎都充满了令人窒息的邪恶、阴森、恐怖和凄凉,劳教所是邪恶旧势力的“黑窝”,一个名符其实的人间地狱。

在这里除了对大法弟子身体上的迫害外,生活条件也十分艰苦,冬天没有热水洗澡,每天一个舍房只有一个五磅的水瓶,十来个人光喝水都不够用,特殊的时间有半桶热水,要想用热水洗澡、洗脸、洗脚,连想都不要想。六、七十岁的老人和被迫害得枯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的大法弟子更是苦不堪言,每天还得挨恶警的体罚和吸毒劳教人员的辱骂、毒打。

一听说上面要来所检查,恶警就叫把他们自己吃的上等米饭煮上一些,然后倒在劳教人员吃的发霉的米饭上面,撒谎说现在劳教人员生活都改善了,不再吃霉米了,他们把克扣劳教人员的生活费都发了奖金。劳教人员吃的菜只有土豆,很少有蔬菜,偶尔有点大白菜而已,生存环境十分恶劣。平时,想买包盐都买不到,给中队反映也不予理睬。

被劳教人员每天还要做工十多个小时,如包糖、缝衣服、钉扣子、剪皮圈等,从早到黑,身体长期疲惫不堪不说,连一分钱的劳动报酬也没有。稍有点空闲时间,恶警就又叫吸毒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洗脑,强制灌、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书籍,再就是由吸毒人员拿着诽谤大法的书死劲对着大法弟子的耳朵读个不停,有时从早读到黑,再就是逼大法弟子们拿钱买书、买杂志等,在每周的“所谓的思想汇报”中还不准写真实情况,否则就是辱骂和毒打。

那里被迫放弃修炼的,全是在邪恶的欺骗、伪善、恐吓、和淫威下,在一些人心重的学员承受不住时,就顺水推舟的走向邪悟。但她们不是真心的,很多学员回到家后,立即发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转化中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在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路上重新迈出了可喜的一步,重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