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孙丽芝所遭受的一些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大法弟子孙丽芝,42岁,原在黑龙江省木兰县邮电局做话务员工作。96年4月幸得大法,经过修炼,折磨她多年的偏头痛、便秘等疾病不翼而飞;更主要的是心性得到提高,思想得到了升华,道德水准得到提高,能够按着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从而她坚信大法,坚信师父。1999年7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孙丽芝曾多次到北京上访,向被欺骗的民众讲清真象,因而曾多次被捕、被拘留、被劳教,受到了种种的折磨,身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2000年4月被开除公职,现在又被迫流离失所,耳聋不会说话的幼女(13岁)由年近古稀的父母照看。这一切都是江××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罪过。

江××政治流氓集团用种种惨无人道的刑罚,残害大法弟子的肉体;用种种卑鄙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的精神。它们放着那么多官场中的腐败分子不抓、不管,而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耗费巨资专门镇压法轮功,迫害这些炼功的好人。下面是孙丽芝所遭受的一些迫害介绍。

(一)上访权变成罪过 公园炼功遭被捕

1999年7月20日,江××政治流氓集团掀起了全国性的镇压法轮功运动。孙丽芝是一个身心受益的大法弟子,怎能忍受江氏集团对大法、对师父的恶毒诬陷攻击?2000年4月15日,孙丽芝和她母亲一起去北京上访,意欲向中央政府讲清真象,还大法、还师父清白。没想到信访办成了公安局,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成了罪过。孙丽芝等大法弟子当即被捕,被非法押解到黑龙江省驻京办事处。

三天后由木兰县第一派出所和县邮政局保干押回,押解到县公安局。当日,县公安局政保科长张文喜先是痛骂,后是狠狠的打了孙丽芝6、7个耳光。她当即被打得嘴出血,脸肿了起来。她母亲心疼的向前劝说,也无济于事。

然后把孙丽芝和她母亲铐起来,送拘留所拘留。县公安局孙凯(现任政保科长)勒索了3000元(勒索我单位1500元,向家人勒索1500元,其中500元入孙凯私囊)后,将我们释放。孙丽芝共被非法拘留44天,她母亲被非法拘留20多天。

出拘留所后,孙丽芝与20多名同修在沿江公园炼功时再次被捕,送到西头看守所关押。一位姓吴的管教提审时用塑料条棍猛抽孙丽芝的脸,抽打得红肿,接着是拳脚相加的毒打。在看守所孙丽芝又被非法关押15天。

(二)恶警前门派出所内当众行凶

2000年12月去北京天安门时,被非法抓到前门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一恶警在笼子外认出一山东省的男同修,提着胶棍入笼来追打。这位同修立即向人群后边钻去,其他大法弟子集体迎向恶警,保护那位同修。

恶警见状,发了疯似的抡起胶棒向同修们左右横扫,一批批同修被打伤,一男同修被打昏倒,一女同修的鼻子被打得血流如注……,孙丽芝的头被打起了包,脸被打肿了,肩上挨了重重的一棒痛了好几天。

最后恶警终于把那位山东同修抓到,痛打后带走。

(三)在家遭绑架 被非法劳教2年

2001年1月14日下午,离春节仅有8天,孙丽芝在家正准备过春节,县公安局的张文喜、孙凯等人闯入她家,以找谈话的名义,强行将她拖到车上,拉到公安局,孙丽芝要求看看孩子再上车都不允许。在车上,恶警反诬孙丽芝不管家、不管孩子。孙丽芝正言指出:是你们不让我管家,不让我管孩子。

县公安局以别人举报她鼓励他人去北京的罪名,把孙丽芝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多月。这期间,孙丽芝曾绝食抗议,看守所4个恶人摁着她强行插管灌食。插入的胶管2、3天不让拔出,非常痛苦,最后她自己拔出。以后,又送医院强行点滴。

2001年3月,县公安局的人让孙丽芝出院,说是送她回家,把她骗到车上后,直接把她劫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判劳教2年。

(四)遭受强制洗脑精神折磨

万家劳教所先把她关到洗脑班,不准学法、不准炼功,发现炼功就罚蹲、电棍电、蹲小号……整天除了管教找谈话洗脑,就是那些邪悟的帮凶围着说一些似是而非的鬼话,要么就被强制看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录像,一点自由思考的空间时间也没有,遭受精神折磨。

一次,在饭厅开什么科学大会,全所的人都必须参加,宣称某校的一位教授讲授科学知识。但该人却毫无科学原则地胡言乱语,用谎言代替事实的攻击大法、污蔑大法师父。

不少大法弟子纷纷抗议,退出会场。孙丽芝和几位大法弟子站起来,当场指责那个所谓的教授,抗议他对大法、对师父的污蔑。结果孙丽芝和那几个同修被关入了小号,开始遭受长期蹲小号的煎熬。

小号里没有阳光,没有暖气,潮湿阴冷。孙丽芝等在小号内自早5时站到晚9时,只有吃饭时才让坐一会,一天仅两次允许上厕所。

(五)公开加期整人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孙丽芝和几个大法弟子被带出小号,说是参加加期大会。二十多个被加期的大法弟子象被押解犯人似的,分别由两个恶警架着押到宣判台上。孙丽芝被非法加期关押一年。

当不法人员宣布完加期名单后,双城市大法弟子许丽华站起来纠正念错了的自己名字,同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怒吼:你还敢说话!?立即将许丽华的双臂扭到后边,一脚踹倒,拳打脚踢,把她推出会场。刚出会场门,几个恶警又将她摁倒毒打一顿。而后,边打边把她拖下楼,又毒打一顿后送回小号。

许丽华的脸被打得变了形,眼球布满血斑,双眼肿得眯成一条线,肋骨伤得呼吸都困难,坐不住,站不起来……

在加期会上,所长在台上骂大法、骂师父,台下的许多大法弟子抗议,也都当即被恶警毒打。

(六)集体绝食抗议迫害被吊挂

许丽华被打后带回小号的当天,被关在小号里的大法弟子杨秀丽(大庆人)向管教权科长请求放风。权科长冷笑一声:还放风呢,净想美事。杨秀丽又说了一句权科长不爱听的话,权一气之下将杨秀丽吊挂在走廊里:双臂反扭到背后,用绳子将双手挂在小号的铁门外,光着的双脚贴在水泥地上。

权科长叫来男管教李民,让李民处罚杨秀丽。李民对杨秀丽拳打脚踢,边打边骂;用电棍电脸,抓着杨秀丽的头往铁门上撞。李民打人有损招:先用膝顶实,再用拳猛击,使被打的骨头受伤。

阿城市的大法弟子方芳见杨秀丽被吊挂着光脚贴在水泥地上,则扔过一双鞋,让杨秀丽垫在脚下。此举被权科长发现,即刻把方芳打了一顿嘴巴,然后把方芳也吊挂在小号门外。

吃晚饭时,小号的一些大法弟子劝权科长把吊着的两个大法弟子放下来,不然大家吃不好饭。权科长喊道:“吃不好饭?你们谁不吃饭我吊谁!”

于是我们小号的全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狠毒的权科长真的把我们全吊起来了。当日遭毒打的许丽华也没放过,同样吊了起来。

晚间,小号的值班管教换成男的,这些从集训队来的男管教更恶,他们把吊着的绳子都提紧了。杨秀丽被放下时,腿都不能站立。

第二天上午,管教们发给每人一张印有所规队纪的纸条,让签字。因其中有不准炼功的条款,大法弟子都拒签。下午又把大法弟子们送回小号,挂起来。哈尔滨市的大法弟子朱纯荣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在挂着。这次吊挂比前一天吊得紧,只能脚尖点地。

邪恶的男管教极尽迫害之能事,变着法折磨大法弟子。李民还双手搭在孙丽芝肩上,用力往下压;还象打秋千似的来回悠。当时真是疼痛难忍。

(七)夜半惨叫声

从小号出来,孙丽芝被调到七大队南三班(在二楼)。当日半夜,突然从一楼传来吓人的惨叫声。同时伴有哭声,断断续续,撕心裂肺。

我们被惊醒了。据以往的经验,同修们本能的意识到发生了不幸的事情。大家都哭了。

一时,走廊里脚步杂乱,当班管教急忙穿衣服往外跑,值班的刑事犯人也被叫出,各狱室门、走廊门都反锁上,人心慌乱,一片恐怖感。

第二天早晨在饭厅里听一位开天目的同修哭诉:昨夜老三班出事了(老三班指原在七大队三班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这些人都是坚定的老大法学员,故人们习惯称其为老三班),三个同修被迫害致死……未及说完,被管教呵斥,驱赶离开。

从此老三班的同修一个也见不到了。后来听说那夜老三班有十几位同修被迫害昏死,除三名没救过来外,其他都抢救过来了。当时其他学员被隔离,严密封锁消息。

老三班出事后,所里進行了调整。孙丽芝被调到七队七班(在三楼),与刑事犯混在一起关押。这时,管教相对宽松了点,但迫害仍在继续。对不出操、不报数、发正念的同修,拳打脚踢、掐拧、掰扭等迫害现象也屡见不鲜。孙丽芝曾因不出操被管教常树梅狠掐着胳膊拉出门外;一次因发正念,管教掰扭她的手,把她拖到屋外,又拖到办公室,罚在那儿站了一天;一次入饭厅时没报数,齐队长在外边狠掐她的胳膊、拳打,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曲艳,一个60多岁的瘦弱老太太,因不出操,被管教常树梅连续推搡,跌了好几个跟头;依兰县大法弟子姜莲英因发正念,被常树梅掰扭得手背、手腕肿痛了多日。

(八)刮疥

2001年9月5日,孙丽芝被调到七大队八班,不久身上开始发痒,在一夜高烧后,浑身长满了脓包,这就是疥疮。在恶劣的生活环境下,管教们又不让学法、炼功、发正念,不少同修都相继生了疥疮,痛痒难忍,折磨得整夜都不能入眠。管教们不但严厉限制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发正念,而且把大法弟子骗到医院,進行迫害性的所谓治疗。

最初,劳教所不法人员找来大夫,照相,说到医院治疗后再保外回家,把孙丽芝骗到万家医院后强行打针,不打就拳打脚踢。也不知打的什么药,打针后痒得更厉害。

11月份,不法人员们第二次把孙丽芝骗入医院。说是家里人接见,管教让刑事犯架着她到了事先约定的地点,由齐队长指挥,拽着胳膊腿,仰面朝天的把她抬到医院。这次在医院里共被迫害两个多月,除了强制打针外,最难忍受的就是刮疥。

所谓刮疥,就是用一种从不消毒的一种刮刀,在长脓包的地方刮挖,往往都刮到骨头,把好肉都刮掉。那种疼痛的滋味难以言表。刮时,有专人摁着我,由孙大夫主刀,把双手的手心、手指、双脚的脚心、脚背的脓包挖除。同时刮挖掉一些好肉,有的刮到骨头。痛得咬着牙,浑身哆嗦,出汗,挣扎也无法逃脱。

刮后,手脚上都是坑、血。就这样,孙丽芝先后被刮了三次。刮后也无人护理,自己扶着墙,一点点挪回病房。病房的条件极差,3、4人住到合并的两张单人床上。被脓血污染的被褥也不给洗换,只得由疥疮较轻点的同修洗。

医院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不但用疼痛折磨人,还用扩大再传染的办法坑害大法弟子,用过的刮刀,擦都不擦,就再用这把刀给下一位刮。

万家医院把刮疥作为惩罚大法弟子的一种手段。巴彦县的大法弟子何苗因绝食抗争,被强行送到万家医院刮疥,刮的是疥疮基本消失的好手,直刮到骨头,鲜血淋漓。何苗痛得全身震颤,咬牙强忍。第二天,这只手长满了脓包疥。有些在医院期满快释放的大法弟子,还必须交纳高额的医药费才能获释。

2002年1月,在大法弟子们强烈抗议医院的迫害下,才被转出医院,关入小号继续迫害。那时,孙丽芝被医院折磨得腰直不起来,腿不能走路,手不能拿东西,不能洗衣服。到小号,不法人员让大法弟子躺在阴暗潮湿的地上,锁在屋里整天不让出门,也不给洗漱用水。

(九)孟宪芝被迫害死

大法弟子在小号被折磨一个来月,才转到七大队疥班,这里关押的都是生疥轻重不同的同修。2002年2月,孙丽芝被关到七大队疥班。由于发正念、炼功,大家都轻重不同的多次遭到管教和刑事犯人付丽娜的打骂。最难忘的是哈尔滨的大法弟子孟宪芝,她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了。由于常常是她早晨第一个起来发正念,所以她挨打骂次数最多,受迫害最重。

管教们常打孟宪芝的手,打她耳光。刑事犯付丽娜在管教们的授意和纵容下,对孟宪芝更是不计后果的施暴。孟宪芝住上床,付丽娜见孟宪芝发正念,则随手抓起点滴瓶,或拖鞋或手旁其他什么东西,狠狠的向孟宪芝砸去。有时薅着孟宪芝的头发往铁床栏上撬,或重拳打击,或拽着衣服、腿脚往下捞,也不管能否摔坏。

孟宪芝拒绝不法人员们野蛮的上药时,付丽娜则扯起孟的衣服,蒙住孟的头,狠命的左右抡摆。在这种种的长期折磨下,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在五月初离开了人世。

(十)女监来了男管教

2002年8月份,所内调入了一些男管教,迫害再度加剧,逼迫大法弟子都穿囚服,戴犯人牌,不配合者则提出去强制坐铁椅、蹲墙根。上操、入饭厅,不报数者则被拉到一个空屋里,重则由男管教毒打,轻则罚蹲。

一次孙丽芝没戴犯人牌,入饭厅没报数,被一男管教弄到一个空屋里,一拳打倒在地,又在后背猛踩一脚,当即她感到五脏六腑都被踩出来了。然后罚她蹲墙根,又用电棍电。

阿城市的一位叫×红梅(不知姓)的同修,因不报数被男管教用电棍电得脸、脖子上没有一处好地方。

男管教赵余庆、吴洪勋实行严码,24小时内仅让去一次厕所。一些年迈的大法弟子拉裤子、尿裤子的很多。哈尔滨大法弟子赵秀云就是其中的一例,她因憋不住拉裤子里,班长还不让她换洗。

后来,不法之徒逼迫大法弟子念狱中编写的污蔑大法的“法轮功守则”,不念则罚坐铁椅或吊挂加电棍。因抵制迫害,大法弟子周晓燕、陈文婷、王秀兰、曲凤英等六人被拉到楼上集训队上大挂、坐铁椅、电棍电。大法弟子李晓霞(哈尔滨人)因不背法轮功守则,被关在屋里一昼夜不准上厕所。

其他的迫害更多了:大法弟子于国荣因嗓子坏了,睡前没唱“××党好”被罚蹲。一位哈尔滨的大法弟子67岁的老教授,晚间上厕所皂盒落在厕所里了,回去取时管教说其不遵守所规,先后罚蹲12小时,即两手放到背后,蹲到地上,从晚5时蹲到半夜,第二天早起洗脸后又让蹲着,到上午9时许,才放回这位老太太。

(十一)释放前的精神和肉体折磨

在劳教期满释放前,劳教所不法之徒通常采用各种手段逼迫大法学员写“三书”。孙丽芝被管教常树梅找去,先是欺骗,后是威胁,最后强行捆绑、罚蹲,逼写“三书”。2002年11月份,男管教还逼迫她写揭批,她不写,被迫罚坐了一昼夜铁椅,然后弄到小号又挂了一阵,回来后又让逼迫坐在铁椅子上逼写揭批材料。

2003年1月(旧历正月),因为不写,孙丽芝被弄到远离狱室的小屋,先罚蹲着,十几分钟后,待先前吊挂着的双城市大法弟子王树荣被放下后,恶徒把她吊起来。即先将双手用手铐刻到骨头,再分别将两手吊到两个双层床的上床床栏上,悬起来,仅脚尖刚够到地。王树荣当日先后被这样吊挂了四次。同时被吊挂的还有周华(哈尔滨工业大学教师)、王玉花(鸡西人)、李文俊(某大学50多岁老教授)。

2003年4月15日,在超期关押了三个月,孙丽芝被放出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十二)被逼离家、流离失所

孙丽芝回家不到一个月,当地二派的四个警察闯入她家骚扰,说是要立档案,要照片,按手印,并要一季度到派出所汇报思想一次;他们宣称:三个月要到你家来一次,看看你干啥。2003年中秋节上午,一伙警察突然闯入孙丽芝家,说是看她在不在家,在家干啥,并要她签字。午后,我正在收拾屋子、扒炕,又一便衣和一名著装警察闯到她家,要带她到派出所汇报思想立档。孙丽芝指出:我是公民,你们这种要求是无理的,是违法行为,我绝不配合你们。在骚扰了两个多小时后不法人员才离开。

第二天,孙丽芝有事出去两天,警察纷纷到她姐家、妹妹家、孩子的学校跟踪、搜查,威胁、恫吓她的亲属。在这种恐怖威胁下,孙丽芝被逼离家,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残酷的迫害使孙丽芝不能尽上扶养父母、下照管儿女的义务。在中国大陆,比孙丽芝遭受的迫害更加严重的大法弟子还有许许多多。望世上有良知的人们,敦促中国政府停止这场迫害,将江××政治流氓集团及其帮凶绳之以法,还民众最基本的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