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我会再回来


【明慧网2004年9月20日】没有庄严神圣的法会;没有浩荡盛大的游行;没有各类提升技能的培训与讲座;也没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型交流……,就是走上街头,深入到曼哈顿的大小街口,发传单,讲真象,或是参加酷刑展,我知道这就是很多学员纽约之行的日程和安排。

背上简单的行李,别上“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徽章,只身一人踏上征程。经过一夜的辗转,第二天早上到达了目的地。哦,纽约,你好,时隔才几个月,又见面了。穿梭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不时看到身穿黄T恤的学员,那风尘仆仆而又坚定的身影,那真诚善良而又朴实的表情,让人心生感动。纽约啊,你好有福气,那么多的大法弟子为你而来,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

站在曼哈顿的十字路口,手上举着大法资料,行人匆匆而过。想起携带的展板,于是将它挂在胸前。刚挂上还有一些不自在,但当看到路人都将眼光扫射过来时,那一丝不自在瞬间烟消云散,慈悲慢慢浮上心头。好几次,望着宛如潮水的人流,泪水不禁夺眶而出。想起师父的话:“这个东西给你摆在面前了,你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今天给你送到门上来了,你可能还认识不到呢!”(《转法轮》第一讲)

想到我们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何其荣幸,而责任又何其重大啊!

望着一个个匆匆而过的身影,仿佛看到一座座庞大的宇宙天体从眼前倏忽而逝。正法洪势即将到来,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呢?救度,快救度啊!“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洪吟(二)》神路难)于是,我不再安静地站着,要突破向来不能自在派发传单的障碍,去掉执著。对了,拿出小蜜蜂来(一种小播放机),能听到佛乐也是缘分啊,哪怕人动一丝善念,都可能为将来得法打下基础。看行人,一双双紧蹙的眉,一副副严肃的表情,生命中有太多的挣扎是不是?快乐吧,大法来了,知道吗?她会抹去你所有的悲伤,即使流泪,那都是含笑的泪…

真诚的注视着那一双双的眼睛,脑海里朝对方明白的一面打过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到从我身边走过的人,不再陌生,都象是我的亲人。亲切的问候一句,热情的招呼一声,甚至一个个善意的玩笑…我不再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了,一句句话“随口”蹦了出来:

“您好,送你一个珍贵的礼物!”“好消息,大法来了!”有人接过传单;

“咦,这书签上的小孩子是你吗?多可爱!”大人和孩子笑着接过洪法小书签;

“朋友,别那么严肃,这会给你带来笑容的!”眉头紧皱的人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有大法资料了吗?拿一张吧,有一天你会用的着的!”“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儿吗?”“你知道法轮功吗?”“你知道对法轮功的迫害吗?”慢慢的,刚开始的害羞,胆怯,孤独的感觉已不在了,善的力量在消融着执著的物质。阳光下,街对面炼功学员们的黄T恤显得那么美丽和夺目,就连这城市的喧嚣也被他们挡在了外面,那份沉静,那份安然,悄悄的,感染着从身边走过的人。

一颗颗救度众生的心,形成了势不可挡的巨大能量之场,曼哈顿在真、善、忍的佛光普照中慢慢苏醒。天气也越来越好,阳光灿烂而又凉风息息。来来往往的行人越来越多地向学员发出了会心的微笑;“我已经有(大法资料)了。”“祝你们好运!”的声音不绝于耳。一明白真象的路人着急地指着一位刚过去的人对学员说:“你应该给她发,她是新泽西州的州长!”学员安慰他:“没关系,下面还有学员呢。”果然,州长接下了资料。

我们的学员,就象是在曼哈顿进行着万里接力赛,有的回去了,新的又来了,待两、三天者有之,五、六天者有之,数月者有之,曼哈顿啊,多少大法弟子为你而来,你是这正邪交战的见证!

时钟敲向子夜12点,与会人士和媒体陆续散去。哦,累了,想回旅馆休息了,在外一天了。同修没有理我,仍然兴致勃勃的发着传单;做完了其他大法事的同修又赶来发材料,象是新的一天刚开始。“真是师父的好弟子!”我为刚才自己的一念而汗颜,差距大啊。于是将手中资料高高举起继续向前走去。

“你们做的棒极了!”“干的好!”记者们带着钦佩的眼光说,随之摄像镜头也扫了过来;一位同修接受了CNN电视台记者的提问,差点儿上了他们的直播;松懈下来的警察也三三两两的叫住学员,更进一步的了解真象,对学员也相当礼貌和友好;一群年轻人过来,突然高举双手喊起了“Falun Dafa is Good!(“法轮大法好!”);一位基督徒由开始的大声劝学员去教堂到最后紧紧握住学员的手说:“你们就象耶稣(在替世人承受)!”

静静的夜空,仿佛依然回荡着大法音乐“普度”。想起白天的时候,有些正要过马路的人为了多听一会儿“普度”而伫立街头;一位警察对离开的学员说:“我会想念你们,也会想念你们的音乐”;一位音乐家寻声而来从而得知真象;一位工作人员请求学员将小蜜蜂给他…

法轮大法,你正以“真、善、忍”唤醒着那千百年沉睡的心灵!

曼哈顿,我会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