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部分迫害手段


【明慧网2004年9月20日】

(一)马三家队长毒打大法弟子

2001年12月末,因法轮功学员谢秀兰和石胜英(64岁,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拒看诽谤大法录像,谢秀兰被恶警带走折磨数日没有消息。在一楼食堂石胜英质问她们把谢秀兰弄哪去了,10多个恶人不容分说捂嘴蒙眼、连拖带拽,把石胜英弄到二楼队长办公室。分队长黄海燕(女,37岁,身高1.7米左右)打了石胜英10多个耳光,石胜英的脸被她指甲划破,眼里也充了血。

黄海燕又向下按石胜英的两肩呈蹲下姿势,随后猛揪住石胜英的头发把其从地上拖起,“咣、咣”不停的撞水泥墙。直撞得在场姓张的年轻女警都害怕了,对黄海燕说:“这样(指暴力殴打无辜的老年妇女)能行吗?”黄海燕狠狠的说:“没事儿,让她嘴硬!”此次暴行前后持续近1个小时。

事后,在场的另一个姓齐的年轻女警察怕石胜英被打后的惨状让别人看见,用梳子给石胜英整理被揪打得乱蓬蓬的头发,一梳头发掉了好几绺,地上也有不少被揪打下来的头发。被撞水泥墙后,石胜英头部肿起,头晕,不时伴有昏迷症状,并大口呕吐,不能吃饭。恶警勒索石胜英500元钱做CT,并隐瞒检查结果。

(二)胶带封嘴铐木椅

2002年8月22日,李冬青、宋彩虹、李黎明三位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审判,恶警心虚,怕坚定修炼的学员在场说真话,在一大队,大队长王晓峰(女,38岁,长方脸)和分队长薛凤的指使下,10多个恶人把谢秀兰和石胜英等几名学员的嘴用破抹布堵住,还缠上胶带,石胜英不配合,她们就揪着石胜英的头发大头朝下从二楼往楼下大院一路拖下去,到了楼下又把石胜英的双手使劲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个大木椅的椅背上,椅背紧抵着后腰,站不直。

当时手铐勒進肉里,两手腕痛得象断了一样,见一女警察过来,石胜英挣扎并喊出声来,要求她打开手铐,她恶狠狠的扔出一句:“不管,活该!”

恶人封住石胜英的嘴缠了好几道胶带,头部缠的象个大头人似的。然后10多个人狠命的将她往楼内拖,从院内到一楼有约30米的距离,石胜英后腰拖着大椅子,在粗暴的拖拽下手臂和后腰痛得象折了一样,腰部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修炼法轮功前,石胜英是一位腰、背部位被撞伤的残疾人,修炼后康复)。 

(三)关小号坐铁椅

因马三家教养院饮食、居住的条件恶劣,石胜英满身起了疥疮,全身发黑,在东北寒冷的冬季,每天用冰冷的水一盆盆往身上倒,清洗疥疮,两只手冻的裂开长长的口子。2002年8月中旬,石胜英向来这里提审的几个男警察讲真象,掀开衣角让他们看满身疥疮,揭露迫害,事后大队长王晓峰诬蔑石胜英说真话、讲事实是“年龄大了不自重”。石胜英一有机会便向来这里参观的人讲法轮功的事实真象及这里的邪恶程度,队里宣布给她加期5个月。

2002年8月11日,因石胜英制止恶人念诬蔑大法的书籍,并要求炼功。大队长王晓峰把满身疥疮的石胜英关進小号,“定位”锁在铁椅子上,两小臂各一道固定的铁环锁在扶手上,腰部用与椅背连接的固定铁环锁一道,两脚分开,两小腿用与椅腿连接的固定铁环各锁一道,人便不能动了。屋内铁椅子的后上方有一扇常年开着的小窗户,夜间呼呼往里吹冷风。法轮功学员的头前方放一个“洗脑器”(小喇叭),定时、定次(每天4-5次)大音量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内容,震得人头脑嗡嗡的。24小时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否则就让学员尿在裤子里(这种事情时有发生)。

法轮功学员宋彩虹(辽宁省绥中县)在小号一关就是好几个月,并遭姓孙的男队长电棍电,法轮功学员李东青(沈阳市和平区)也有2个多月的时间是在小号里度过的。法轮功学员胡英(30多岁)从小号出来时手肿得吓人,成黑紫色,脚趾溃烂,嘴被恶警电击后,肿得无法進食。

被关小号的第四天,石胜英突然感到前胸(心脏部位)和眼眶象缩進去一样,手脚也没了知觉,从小号出来人已不会动、说不出话了。后经教养院内的医院检查,说心脏缺血、老化,随时有死亡的可能。马三家教养院怕担责任,把奄奄一息的石胜英推给了她的家人,并非法索取“担保金”3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