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里天天能够看到师父的经文,听到大法的音乐


【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我今年50岁,在区委组织部工作,正科级干部,国家公务员。1998年7月得法,由于自己学法少,怕心重,过分执著于名、利、情,直到2003年10月才勇敢的走出来证实法。2004年5月1日被迫办理了退休手续。

今年5月8日我和同修一起发正念时,头脑中突然产生一个念头,我要办媒体。师父说:“根据现有的条件、现有的环境和情况做吧。师父不强制你们,也不能管那么具体。证实法中是你们在走自己的路,我不能在这儿说你们必须做到什么程度,情况是不同的。根据当地的情况做。”(《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我悟到在中国这个特殊形势下,虽然达不到国外那种媒体形式,但可以立足于常人社会,更接近于常人社会,建立一个讲真象证实法的场所。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为未来的世人,未来的众生留下最好的。

我将想法与同修讲后,经过反复研究推敲,决定购置一间门市房,开设一个冰点咖啡屋。

第二天想法变为现实。几位同修亲自参与,共设计出若干包房及消毒间、卫生间、吧台。在装修过程中,我们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排除种种干扰,智慧的将师父的若干篇经文、大法弟子的美术作品(莲花)镶嵌在镜框里,端端正正的悬挂在各包房里。店名采用“看好”两个大字,在霓虹灯下金光闪闪。瓷砖的颜色也选用了大法网站经常使用的黄、蓝颜色,同修专为小店刻录了大法音乐光碟,每天不停的为顾客和过路行人播放。两名服务员由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担任,小店的里里外外呈现出一派祥和的气氛。如今小店越来越红火,消费者几乎都是回头客。下面我将这段经历整理出来向大家做一下介绍:

在装裱师父的经文及荷花的时候,美术服务部的老板说:“这荷花太漂亮了,我们经常上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文章的语句也好,如果人人都按照这标准做,社会就不需要警察了。”这期间我们不停的发正念,尽管如此,邪恶的黑手看到我们做这么神圣的事就受不了,不停的進行干扰。字画刚裱完就坏了,重裱,又坏了再重裱。最后老板将字画捆好,小心翼翼的骑自行车亲自送来。悬挂时难题又出现了,墙是石膏板做的无法订钉,刮大白之后墙内木方又无处可寻。在这为难时刻我想到了师父,请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将经文公开展示在大庭广众面前。后来将装修的木工找来,他凭自己的记忆竟非常准确的找到了木方的位置,顺利的将字画挂好。我心里十分清楚这是师父做的。我记得开业那天发正念时不知不觉的泪水流出来了。

同修A:“在咖啡屋里挂师父的经文合适吗?会不会亵渎法?”我解释说:“我开的咖啡屋和别的咖啡屋不一样,是以文明、高雅、健康为标准的。”

同修B:“如果有人问谁写的,你不敢回答是师父写的,你就得把经文摘下来,不能挂。”我即刻意识到这不是她说的,我对她边发正念边说:“我敢说这就是我们师父李洪志写的,如果不让挂,这小店立刻关门我开店的目地根本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就这么简单。”

同修C:“你雇服务员要慎重,不能用×××这样敏感的人物,公安局一直在到处打听她的下落,别因为她影响大家,影响小店。”

我说:“谁怕抓谁。跟小店没关系,谁干的好我用谁。”

同修D:“师父经文在家里都不敢挂,你在这公开场合随便挂,谁若不服让她挂挂试试。”

同修E:“这大法音乐真好听,多刻录些给大家发下去。”

一司机说:“你雇用的服务员年龄太大(30多岁),我给你介绍一个年轻漂亮能拉客的。”我告诉她:“你嫌她年龄大,下次我伺候你。”

一女士说:“别看这家没有电风扇,比那家有空调的都舒服。”

部队一高官看完经文用手指着说:“我最喜欢这个。”我告诉她这是我们师父写的经文,她十分惊讶的说:“这就是经文?李洪志这么厉害?写得真好真有才,这书还有没有?借我看看。”当时她就请走一本《精進要旨》和《洪吟(二)》。

一位老顾客向他的朋友介绍说:“这各屋都是名人写的名言。”

两个中学生经常来这里吃炸串喝奶茶,她们说:“我俩特别愿意到这里来。”服务员告诉说:“你们可以在这写作业不收包房费。”

一天两男士酒后来此喝咖啡,其中一人要求找女生陪护,另一男士抬头看见经文说:“《境界》,你要有境界。这里是正儿八经的地方。”还有几位顾客自带笔和本抄写经文。

同修们一致认为,凡是迈進店门槛儿的都是属于有缘人,都能被救度,使人心归正,邪的东西不等靠前就被这强大纯净的场给解体了,这才是一片净土。包括那些要饭要钱的,我们一个也不放过,告诉她(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不住的用笔给他们写下来,或送去一个护身符。

8月8日。我们又租兑一间快餐店,餐厅的墙壁上一面是由大法弟子书写的师父4篇经文,师父说:“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转法轮》)墙壁的另一面仍是大法弟子作的画,封闭间里(两位老人的卧室)作为老年人的学法小组,厨师也是选择心性比较好的大法弟子。一开始营业,就餐的人络绎不绝,至今未能举行开业仪式,都说你家的环境好,干净,好吃。

回顾开店几个月以来,巨关巨难一直伴随着我。女儿安排工作、小店丢钱、弟弟车祸后事处理、父亲脑血栓后遗症坐轮椅,母亲年迈受不了如此打击,从农村接来由我照顾。就在我决心写稿时,黑手又一次对我進迫害,摔跤、拉肚子、重感冒症状反复出现,我高密度发正念,挤时间学法,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洪吟(二)》普照共勉

神佛世上走
邪恶心生愁
乱世大法解
截窒世下流

层次所限,请慈悲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