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明慧网2004年9月23日】从2000年起,朝阳沟劳教所就开始关押大法弟子,并采取古今中外的各种下流手段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从2001年被吉林省定为所谓的“转化基地”,也就是践踏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利的恐怖洗脑基地。迄今为止,已关押过大法弟子大约1000人次。

一、酷刑暴力迫害

朝阳沟劳教所多采用暴力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例如,不法人员们怂恿刑事犯用镐把劈头盖脸的向大法弟子身上打,大法弟子杨树就因此被打得轻微脑震荡,好几天吃不下饭;床上的铺板也成为迫害工具,一位50多岁的同修曾说,2001年他进京被抓后在朝阳沟受尽折磨,不法人员为了让他转化,就将他的裤子脱下,用铺板猛击他的臀部,致使他走不了路。

延边地区的功友金某曾遭受邪恶之徒用成捆的柳条抽打他的赤裸的背部几十下;通化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刘某因抗议邪恶迫害,遭到不法管教用高压电棍电击;有些年轻的管教经常采用电炮飞脚这种手段,一位李姓同修的眼睛被打致残。经常采用这种手段的管教有二大队大队长杨光,三大队大队长陈立会,五大队管教何建欣、姜成材,原六大队管教王涛,这些恶警以下手狠毒闻名。

二、重体力劳动

朝阳沟劳教所迫使被关押的人员做重体力劳动,象砖厂、大地农活、纸叶子(给盗版书商折书页)、挖地沟、背土等等。较早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功友曾受过这种迫害,就连炎热的夏天都在砖窑的烘烤下干活,经常会使人虚脱衰竭。大地农活,我曾亲身经历,锄草、剥苞米、拔萝卜,大都是一个人干一条垄(垄长一般几百米),干得慢的常常休息不上,还喝不着水。

由于长期坐板,加上营养不良,干这活并不轻松,而且这里干活都是鬼催命,要速度,干慢的非打即骂。

纸叶子这活的整个过程是:从盗版书商那里先拉来印好的书页,然后用竹板将它折起来,再墩齐配成书。说起来简单,实际干起来却累腰累手,经常还要加班加点干。

挖地沟、背土就不用说了,没有力气或年老体弱根本就干不了,吉林大学的一个哲学老师50多岁,在发高烧的情况下还被逼着挖地沟,就因为他是法轮功学员。

三、残忍的灌食

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以绝食要求释放,这令邪恶害怕不已,它们就用残忍的灌食,还美其名曰“人道主义救援”。事实上,朝阳沟劳教所的这种手段极其卑鄙,没有人性。

就拿朝阳沟劳教所来说,灌食的真实情况是:掺了大半碗咸盐的玉米糊灌进人的胃里,怎么灌?管教叫几个刑事犯摁住被灌者的手脚,然后用坚硬的工具将嘴撬开,常常把嘴撬得血肉模糊或弄掉牙齿,再将管子插进胃里。

灌完后,还故意将被灌者架起来回跑,还说是帮助吸收,甚至还向其肚子猛击,还不让喝水。这就是朝阳沟劳教所讲的人道!

四、恶劣的饮食,不让洗澡

在朝阳沟劳教所,我曾吃过半年的萝卜条汤,也吃过好几个月的冻白菜,那些日子只要走进饭堂闻到的就是难闻的冻白菜味,更别说吃了。可以说平时菜里没有油,有的只是装样子的一层油花。据说食堂的大量伙食费都被管教们搜刮进了自己的腰包。

劳教所限制或不让洗澡,结果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长了疥。东北师大的白晓钧就这样被迫害死了,还有田俊龙、高成吉也是长了严重的疥,又得不到有效医治,回家后不久就死了。这其中长期的坐板也是狠毒的手段,所谓坐板就是一天到晚坐在塑料小板凳上,没有活动时间。

朝阳沟劳教所管教人员知法违法,严厉控制法轮功学员,严禁他们与外界联系,肆意拆检,扣压法轮功学员的任何信件,不允许他们行使法律赋予的合法权利,家属送来的衣物和食品一般都受限制,甚至不允许家属接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