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酷刑折磨王金波 家人控告恶警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2004年7月13日,被非法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二大队的大法弟子王金波的亲属前去看望,当见到王金波时,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极差,家属就问半个月不见怎会这样?王金波说被管教孙海波和两个劳教打的,现在整天头晕、胸闷,腿脚麻木,吃不下饭,在家属的追问下,王金波说出被打经过。

6月24日晚饭后,因他腿上长疥疮行动慢,被同室的寝室长李明志当着全室十人的面打了王金波6、7个耳光,王金波找到本队管教孙海波说被打之事,没等王金波把话说完,管教孙海波没调查就狠狠的说:他咋不打别人,为什么打你,还是你有错,最近你表现不好。大约晚7点钟都在干活场干活,干活中王金波顿时觉得头一晕倒下,管教孙海波不但不问病情,反倒说是装的,把王金波拽到无人的6号屋,拳打脚踢,打的王金波脸颊起包、鼻子和嘴出血,血流满地,打得大便失禁,便在内裤里。恶警还专门往他腿长疥疮的地方踢,王金波正告他要找所长,孙海波叫嚣着,我就打你了,找所长、局长都行。打到大约9点,管教孙海波叫来另一室的室长刘东浩把打人的屋子收拾一下,刘东浩又叫来本室的郑岩一起进屋收拾,郑岩首先把王金波的鼻子和嘴上的血擦干净,又收拾的屋子;还不算完,因王金波不服,管教孙海波又把王金波拽到管教室,找来本队的班长孙磊一同来打王金波,边打边问,这么处理满不满意?王金波说:不满意。管教孙海波又拿来电棍打,把电棍打成两截。这时大约半夜11点左右,管教孙海波打累了,就又找来了王金波的寝室长李明志,三人一同来打王金波,管教孙海波拿出手铐,命两个劳教孙磊和李明志把王金波铐起来打,两个劳教得到命令疯狂的铐王金波,孙磊用胳膊勒住王金波的脖子,王金波顿时感到窒息,李明志拼命打王金波耳光,这时已是凌晨1点左右,管教孙海波逼问王金波,这么处理满不满意,这时的王金波身体和精神以承受不住,违心的说以后行动快点,他们一看王金波服了,让两个劳教把手铐打开,并对李明志说:以后注意点方法,命他俩回去,管教孙海波又训斥了王金波一个多小时,大约两点半多才让王金波回去睡觉。过后王金波找到二大队陶大队长说被打之事,陶大队长不理不睬。

劳教所对不能干活的大法弟子进行虐待不给饱饭吃,经常谩骂,只给能干活的一半,早晨只给半个馒头,本来就吃不饱,只给一半,他们本来身体不好,更是雪上加霜。王金波的家属听后非常气愤,立即去找所领导,大门被把守着不让進,她们硬闯進去,一个魏政委接待了她们,家属把王金波被打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告诉他王金波现在身体状况,并提出要求:一、严肃查处打人的管教孙海波和纵容两个劳教孙磊、李明志继续犯罪的行为;二、要求让王金波回家治病;三、要求给饱饭吃。魏政委推脱说:要调查调查,再答复。后来得知他叫魏国良。

家属同时给长春市司法局李林局长(邮编130033)先后写了三封信。

第一封信:主要详细反映王金波被打的经过,并要求严肃查处打人的管教孙海波和纵容两个劳教孙磊、李明志继续犯罪的行为。

第二封信:反映见到所领导是怎样答复的;7月30日见到魏姓政委给打人管教讲情,说他年轻、上警校有这份工作不容易、还没成家云云等,说给两个打人的劳教孙磊、李明志加期;亲属质问?一个警校毕业的司法干警,竟执法犯法,指使、纵容劳教继续犯罪,是国法不容的;并继续要求严肃查处打人的管教孙海波和纵容两个劳教孙磊、李明志继续犯罪的行为;要求让王金波回家治病;

第三封信:是写8月6日,亲属再次劳教所见到魏政委时,他找来劳教所纪检室的赵主任宣布调查结果:根本不存在管教孙海波打人之事,电棍两截说是脱节,把劳教打人说成是推搡之举,理由是没有验到伤;亲属说:事情已过一个多月验不到外伤是正常的,可是给他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是看不到的,况且他心脏不好加重,头晕加重,记忆力减退;纪检室的赵主任说:提供的证人不作证,亲属说是因为他在劳教所里,你们给施压他才不敢,纪检室的赵主任最后蛮不讲理。亲属并继续要求严肃查处打人的管教孙海波和纵容两个劳教孙磊、李明志继续犯罪的行为;要求让王金波回家治病;

亲属同时给长春市检察院、长春市城区检察院写了控告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