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高密市看守所的“十字铐”(图)


【明慧网2004年9月23日】山东省高密市57岁的大法弟子仲素兰2000年7月18日发真象资料时被熟悉的人举报,20日被公安藏XX等骗到单位,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里,大法弟子小王正在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仲素兰也加入其中。

看守所的老大(所长刘鸿运)说:“嗬,昨天刚拉回来治法轮功的先进武器(十字铐),正好,先拿她俩开刀。放到太阳地里晒,放到外面喂蚊子”。


就在仲素兰绝食绝水的第四天早上,看守所这帮邪恶之徒把她和小王绑在了十字铐上。头部、胳膊和腿都被固定在十字铐上,半点也动不了。小王已经绝食绝水好多天了,邪恶之徒们给她灌食时,插在鼻子上的胶皮管用胶布固定在头上不给拔下来,她喘不动气,灌的盐水、豆奶粉从嘴里、鼻子里溢出来。痛苦的样子使那些在押的犯人(被分派打扫卫生等)悄悄的用卫生纸给她擦鼻子、嘴,那些平时凶悍的男犯人们都掉泪了。

邪恶之徒们怕别人看到这幅惨状,就把小王移到屋子里,把仲素兰放在院子里。公安局的李勇蹲下来诱骗她:“你只要说出资料的来龙去脉,我马上叫他们把你放下来。”仲素兰闭着眼睛没搭理它。当时有17个牢房的犯人大部分都能看到仲素兰,大多数都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不停的轻轻的喊着她的名字,鼓励她“仲素兰,你要挺住”。

被固定在十字铐上非常难受,头部怎么放都不好受,腰部被固定住想动也动不了,邪恶之徒竟设计出这么恶毒的刑具折磨大法弟子,真邪恶呀。

那天下午4~5点钟,所里的李指导员(所里都这么叫他)来了,吩咐所里的人“把她弄到屋里去”,那些人说“老大(刘鸿运)这么安排的,没有他的话,没人敢动”,李指导员说:“老大不在。也不能把人家晒死,弄到屋里去。给她打开锁,让她自己走进去”。到屋子里,它们又把她锁上,李指导员把仲素兰的拖鞋轻轻的放在她的头下面枕着。因为一走动,多少活动了一会,又垫了头部,感到好多了。

天黑了,刘鸿运回来了,用脚踢着十字铐,叫着仲素兰的名字,她闭着眼没搭理它。它就蹲下来叫她的名字,假惺惺的问:“你的腿怎么了?(因为在太阳下曝晒,她的腿就跟烤的一样变了颜色)”。仲素兰说“被太阳晒的”,它就说“对不起,我把你给忘了”。

仲素兰当晚被放下来后,被关入一牢房中。小王还被铐在十字铐上,几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不把小王放下来,我们就不吃饭。当晚小王也被放了下来。

因为大法弟子四人坚持每天集体炼功,拘留所的老大刘鸿运就带领一伙人把他们强行推出牢房,三人被绑在十字铐上(只有三个十字铐,大小型号不一样),一人被捆在铁椅子上,然后把大法弟子们扔在草丛里,叫嚣着“喂一晚上蚊子,看你们还炼不炼功”。

草丛里蚊子特别多,仲素兰的脚趾被咬出了血。两小时后,副所长值班,找到刘鸿运说“万一被毒蛇咬了不好办”,副所长把她们放回了牢房。

大法弟子们一直炼功、背法,还教其他犯人背法、炼功,邪恶之徒就加重迫害。三个大法弟子被折磨得身体很虚弱,不能干活。其中,小李被铐在十字铐上不行了,才被放下来的,被两人架着拖入牢房的,她脸色煞白,眼睛紧闭,一放下来就像面团一样堆在那里,头都抬不起来,坐也坐不住了。

恶人敲诈仲素兰的家人只要交上保证金就放回家,仲素兰丈夫坚决不配合。仲素兰丈夫不修炼,但从妻子修炼大法的受益中深知法轮大法好,明白迫害大法是违法的。恶人就找仲素兰的单位,单位领导赶紧保释她出去,用他们的话说“法轮功是好,老仲是好人”。

在后来发真象资料时,大法弟子们都尽力把真象资料送到看守所里那些还有善念的人及那些善良的单位同事的家,希望他们能更加明白法轮大法好 ,从而有一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