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学员在曼哈顿(图)


【明慧网2004年9月23日】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来自欧洲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街头洪法讲真象

在42-57街

我们和其他国家的学员上周被分置在曼哈顿42街,一位来自英国曼彻斯特50多岁的女学员说:我的第一印象最深的就是,人们看到反酷刑模拟展时都张着嘴,呈震惊状。一位瑞典来的20多岁的女学员说:我感到这里的人都爱与法轮功学员交流,一谈起来真象,他们都很容易沟通。另外几名德国学员都游动的举小展板小横幅每天换一条单行道,每天下班高峰换另一个地铁口,采取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遍地开花讲真象和发真象的方式。

在32-33街

前天那个周末我们有和香港,新加坡及部分美国学员被分到32-33街。我们还是采取上周的办法把各个我们分管的街道的路口都把住,地铁口都把住,不漏掉一个人,而且众生都必须是明明白白的接传单,即便拒绝也一定要求自己让对方明明白白的知道法轮功三个字。绝不让他们还不知道拿的是什么,过后又扔掉。

另一位来自奥地利萨尔兹堡的学员说:今天最深印象是一个来自印度的60多岁的老人讲的话,他说他频繁来往于纽约和印度。他看到我们的能量场了,他还说上帝在为你们主掌着帆船呢。你们干得非常好。

在转换的各个地铁上人们都看到了小展板和传单,有人拿别处得到的报纸还要问我们法轮功是怎么回事,还是想与我们交谈。

很多地铁由于上午的大雨都停车了。但是我们马上意识我们必须不为所动,救人讲真象,每一份传单是每一行人得救的希望。

在我们住处通往地铁的15分钟路的街道上,人们每天都能见到我们的传单和报纸,两周后已经到处都能听到向我们表示问候的声音。

记者周末还到在86街布阵的部分美国学员处听到一个常人问一个纽约学员说:“你们以前怎么不讲真象,怎么你们今天突然到处都是,我到处都能看到你们的人。你们为什么不找媒体,媒体为什么不报导……”

在联合国总部出入口

地铁上发传单,很多人发他时不要,发完了回来时他追过来要,还有人要两份,给朋友带。一个混血的40多岁的黑人女士跟一位法国学员谈了很久,非常关切反迫害進展,比如,你们怎么不找媒体,你们应该回国去救他们,你坚持下去支持的人会更多等等。

联合国周一开始恰逢一年一度的年会。各国记者都看到了酷刑模拟展,很多人留步观看。单个的和两人小组仍然采取举小展板游动方式遍地开花讲真象和发传单。联合国附近的路口和街道也处处可见三三两两我们的遍地开花小分队。很多中国摄影协会的成员都在那里拍照。

联合国门前都各种展板非常详尽的映入与会者的眼帘,中午下午开会的人出来吃中饭,饭后返回联合国必经我们的众多展板和酷刑模拟。下午还见到国宾车队進出路过我们。还有一个官员团跟随着很多保镖路过我们揭露邪恶的地方。

一位德国柏林的学员说:在这里感到印象最深的是祥和与宁静,非常适合讲真象。人们都有绅士风度,即便不接也能说谢谢。从联合国出来的人都很缓慢的散步,很少有人不看或者不被触及。这里没有大声说笑,没有街道刺耳朵的噪音。

一位芬兰来的25岁的学员说:我印象好极了,比前几天好。我们在联合国前面讲了3个小时,一些国家的代表听完真象后还要求教功。里面的代表们很愿意听真象。前几天在别处找经济和政治家我讲的很不容易,在联合国里面我却感觉很容易。

一位来自瑞典的女学员说,联合国里面我们所到之处讲完真象后人们都给我们开方便之门,一个非洲代表非常高兴的给我们当向导,还说只要我们在她的老板在时来拜访,她非常愿意引见。乌兹别克斯坦的代表表示非常想要“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我们给了他一本,他高兴的表示要详细阅读。索要调查报告的代表很多,真心要求教功学功人也很多。

一位黑人记者趴着,跪着,蹲着,对着扮演酷刑受害者和恶警的学员拍摄了很久很久……

联合国各处壁垒森严的警察对我们都很热情。由于工作他们不能接行人的纸张,但是他们要么说谢谢,要么和我们高兴的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