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户老板想雇个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4年9月23日】我妈妈是湖北一个偏僻山区个体户老板,我也不知道她明白真象到什么程度,前几天我从城里打电话给妈妈,问她请到了帮工了没有,因为从十月份开始她的生意就進入旺季,需要个人帮忙,她在电话里说:“还没有找到,要是能找到个炼法轮功的就好。”

今年暑假我回乡,又是念《转法轮法解》,又是念真象连环画,使妈妈明白了好多真象,她说:“我倒不仇恨法轮功,就是觉得家里损失太大。”

事情是这样的,2000年我因上访和召开法会被拘留,父亲母亲和三弟受恶警们的蒙蔽与唆使,到看守所来劝我写个保证书,母亲见我没有反应,就哭着跪下来,我把身子转过去面向墙壁。后来我要進监狱,看守所里的指导员说:“你只要写个保证书不在刑期内炼功,我包你留在看守所里,擦擦桌子扫扫地,想炼功学法也没有人管你。”这话是当着妈妈面说的,妈妈临走红着眼睛叫我就听指导员的话。我不想写这个保证书,就到监狱里呆满了刑期。爱人和妈妈来看过我几次,有一次,她们问我腿怎么回事,那帮恶警们连忙说:“是劳动时摔伤了’,妈妈说:”你后悔啵?”我没有做声。

2003年三弟接我出监狱,让我换白衬衣、白球鞋,我说我头几天是梦见你来接我,他说你还梦见什么,我说再没有。 快到家了,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感觉太意外了,爸爸一向能吃能喝,乐观开朗,就这样过世了。回家看到他生前挂在床头的小条屏,“儿孙自有儿孙福,气出病来无人替。”爸爸的确是在羞愤中去的世,这都是江××给害的啊!

妈妈一是花了万把块,二是死了丈夫,三是儿子丢了好单位自然是想不开,对我有些不理解,我就试着给她讲真象,先讲我在监狱里如何被暴打,跛了好几个月,她一脸的惊讶:“那帮家伙们还说在里边好得很,文明管理。”我趁势讲了很多真象, 有一句话让她动了心——“王老师把他的姑妈接到家一住住几年,他的姑妈是痴呆人,上个厕所都摸不到门,还不是因为王老师炼了法轮功。”她吃惊说:“是吗?”很羡慕那个姑妈一样的。我也很吃惊,才知道原来妈妈受谎言的蒙蔽,以为修炼了就不管家人了。原来我们太缺乏沟通了,不了解对方心里正想着什么,讲真象就没有个针对性,这倒不是常人的什么聪明劲,而是度人必需的智慧呀。

有一天她说:“现在找个帮手很难,供吃管喝包住,一个月照看十五天的摊子,给三百块钱的月工资,还找不到个人。大琴小琴(我表妹)嫌工资少,请外人吧不放心,怕偷。”我说:“是啊,迎(我爱人)以前请个大学生给她帮忙照管网吧,大学生一分钱不要,就吃两顿饭。绝对不偷偷摸摸。大学生是个法轮功。”“那你给我现在找一个法轮功学员。”妈妈等米下锅一样的。“一时还没有,我到城里碰到再说吧。”离开乡下,我要往城里去了,她连忙跟我学了第五套功法,又要了一本《转法轮》,说是有个叔叔病得不行了,拿去给他看看。这本书现在还在那个叔叔家里,有空他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