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沈阳张士洗脑班被迫害的场景


【明慧网2004年9月23日】下面是大法弟子在张士非法强制洗脑班被野蛮迫害、灌食的真实场景。

1、集体性骚扰:在一间封闭的房间里,一名女大法弟子被两个男人猛的从床上拽起,按到椅子上,(男人怎能随意拽女孩的手)同时一群男人围住并一齐注视她。女大法弟子的头被重力压住靠在椅子靠背上,双手臂被重重压在扶手上,膝盖被重重压住分开固定,两边的男人重重按住肚子。同时,一侧的男帮凶的手指伸入女大法弟子的衣袖里抚摸。被迫害的女大法弟子拒绝、躲避、或指责是“流氓”,警察和犹大们看着无动于衷、甚至指责是她的错、或笑、或说“干得好,继续。”

2、插管灌食:约一厘米粗的胶皮管子插入鼻子,经过食道、胸、到胃里,能清楚的感觉到插到胃里的位置或在胃里多少圈、管子在身体里的形态。

食物是从后面灌的,不知灌的什么东西。有个警察说要灌啤酒。在警察的指使下,帮凶人员准备的玉米糊很干、很咸,医生说这样胃受不了,会得病。灌的时候就感到很咸,然后嘴里就象那干旱的大地,被干得一块一块的,嘴里一点口水都没有。在灌时,不法人员还把管子的一头转来转去的,或上下来回活动,以制造痛苦。

一位女同修每次被灌食时,都发出撕心裂肺的从心底深处的痛苦呻吟声,同时帮凶们也是从心底发出的那时高时低的怪笑、狂笑,其间还带有似乎是音乐的怪调。那种怪笑、怪调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发出来的,是在任何环境里都找不到的,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这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回荡在整个张士小楼里,真是让人无法形容的滋味。

3、开口器灌食:约12厘米长,是不锈钢的,象筷子形状,用螺丝掌握打开的宽窄。

被灌的大法弟子被突然推倒在床上,一个帮凶上身压住双腿,双手按住手臂。同时,头顶处一个帮凶猛的推大法弟子的头、重力按脸的两侧(或上下牙齿中间的位置),可能是为了增加痛苦,也可能是使嘴张开分开牙齿。大法弟子经常被重重的打脸或上下重重的戳脸。暴徒们折磨许久之后,开口器从牙齿缝隙中挤入,迅速拧开口器螺丝,开口器开得很大,大法弟子的嘴被撑得无法再张开了,两侧脸的关节似乎都要脱节了。

这时,帮凶上前,一勺一勺的迅速往里倒水,如果大法弟子用力往外喷,就被打,同时还被捏鼻子。通常倒水非常快,前一口水没下去,又一口水灌进去,真是上气不接下气,使大法弟子呼吸紧迫、乏力,有的牙被开口器别坏,别掉了。每天灌三次或四次,劳教所不法人员们还灌了不明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