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不执著,江鬼下台是我们讲真象的新切入点


【明慧网2004年9月24日】江鬼下台,最近连续看到同修们互相提醒不要为此事执著和检查自己执著的文章,大家说的都很对。我还想提醒大家,不执著只是我们的心不要随之波动,并不是绝对不能提此事,只要没有对此事的有求之心,这件事还是非常积极的,可以作为我们讲真象的新切入点。

我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已经得知江××下台的消息。当时同修兴高采烈的把这个内部消息告诉我,我很平静的说:“知道就知道吧,别放心上,别因为咱们有盼再把它盼起来。”同修马上同意。

我的一位朋友因向人民讲大法真象被判重刑,当天正好他的父母去探视他回来。我问他的情况,他母亲说:“身体很不好,给警察干那么多活,还吃得那么差,我旁敲侧击的问警察为什么这么多年还关着不放?”

我能感觉出老人心里的阴郁。就对她说:“我的一个朋友从……的渠道告诉我江××已经下台了,而且得了绝症,当然这只是一个内部消息,我也只是听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很客观的告诉她一个消息,可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老人激动的说:“是吗?太好了!我要喊万岁!”我继续安慰她:“阿姨,您现在相信了吧,一定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别再为您的孩子难过了。”她说:“就是吗,江××害了多少人呀?!”

以前我在向这些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家属讲善恶有报时他们总是很难相信,总说那为什么自己亲人在受苦而它身居高位在享福?这次就不一样了。

我还是没有事先告诉更多人,只是静观其变。那天晚上,父亲刚听完新闻联播的内容提要就冲進我的房间说:“江××下台了!”我赶紧过去和父母一起看电视。播到这一条新闻刚听完“接受江××的辞呈”我就热烈鼓掌。我倒不是心里有多高兴,只是用这种方法向我的父母讲真象:“这是一件好事,是它应得的下场。”我的掌声盖住了后来的那些半推半就的废话。

父母全都被我快乐的情绪感染。母亲是党员,头一回在我面前正面斥责江××说:“就是,早该下台,什么都不是了,还当军委主席,既不符合国法,也不符合党章!我们党员开会大家都不知向上提了多少意见了!”我故意问她为什么它现在当军委主席是违法,母亲一一回答了我,越说越高兴。我就顺便再向她强调“其实法轮功从来都不反对政府和党,反对的只是江××的屠杀”,这次母亲没有任何异议。

父亲一直都是反对江××的,他帮着母亲一起向我解释为什么它当军委主席是违法,然后说:“行,这就开始了。”他是指那一伙邪恶的家伙都要完蛋了。以前我向他讲真象虽然他也同意我说的,但总是觉得不知从什么时候能改变,但这次父亲的态度明显积极多了。

我说:“其实我已经知道它下台了,因为我不愿传小道消息,也不指望它下台能马上有什么变化,所以就没告诉你们。别人告诉我的还不只是它下台了,还说它得绝症了。既然第一个消息是真的,那它得绝症的消息也是真的。”以前,我也曾对父母说过它得重病的事,但那时他们指着电视里的江××说:“它不是还活蹦乱跳的吗?”不能相信,我就不再说了。但这次他们全都默认了。

第二天一上班,单位里爱听我讲真象的同事们就纷纷来告诉我这个好消息,说:“这下你们可有希望了。”我说:“不见得,它的爪牙还在政治局里,不会变化那么快的。”于是我就开始历述曾××和罗X等人的罪行,继续讲真象。我说:“冤有头,债有主。只要迫害还在继续,只要杀人凶手没受到制裁,法轮功学员们就会继续呼吁下去。”

江××下台后,我真是觉得讲出的真象常人更容易接受了。人间的表象都是师父推進正法進程带动下的结果,我们可以把这件事作为一个新的切入点,更加扎实深入的讲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