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的修炼小故事


【明慧网2004年9月26日】我和老伴儿从来都没停止过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平时我们坚持以法为师,经常和同修们切磋,在法上认识法,在法上悟,在法上修。以下是个人的一点浅见和经历,有不当,请指出。

我有幸于1995年5月份得法。当时炼了仅仅几天,我就感觉到身上发热,手心发热。99年7.20之前,自己早晨4点钟就起床学法,到了5点半钟就出去和大家一块炼功、学法。在当时还组织了学法小组,在我家学法。

1999年7月22日以后,由于邪恶的迫害,不能集体炼功、学法了,我就和老伴坚持在家里学法炼功,坚持每天学三讲《转法轮》,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所以在后来的证实大法、讲真象中遇到什么干扰都能过得去,如99年4.25到北京去上访、2000年6月30日和老伴到天安门证实大法,都很顺利的就回来了。

在2000年7月2日晚上十点多钟,当地派出所的警察非法闯到我家将我绑架,当时也产生了怕心,但即刻想起了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默念几遍后,怕心就消失了。我悟到,只要能做到以法为师,处处站在法上,不配合邪恶,这个关就能过好。

比如,不法人员叫我“交待”问题:“你们有什么活动?有什么组织?你是不是这一片的片长?平时你都跟什么人联系?”当时我很平静的对他们说:“我们炼法轮功,没有什么官,没有什么片长不片长的,我们炼的是宇宙大法,修的真善忍,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更好的人,这个功法在全国有一亿多人在炼,世界上有几十个国家都在学,都是公开的。”

当时他们就无话可说,又找理由:你到××人家里有什么活动?我说:“他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是我老战友,我就不能去看一看?”

这我才知道,他们平时在监视我,连我家的电话也被窃听。就这样不法人员无故押了我三天。

2001年12月,当地派出所警察又带人抄了我的家,当时我和老伴都不配合邪恶,对他们讲真象,他们明白了,没说什么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