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拥有日本永住身份的法轮功修炼者护照被中国大使馆拒绝更新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我叫鲍国芬,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日本已经定居16年了,现已是永住身份。

我在修炼之前,身体有多种疾病,例如:三叉神经痛、高血压,低血压等。这些疾病带来的痛苦和压力使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受到很严重的影响。有一天,我终于连工作的能力都失去了,无奈之下,办理了退职。1997年5月为了治病,我回到了中国。开始了求医问药的艰苦历程。跑了很多路,也喝了很多的苦药汤。回日本时还带回好多药丸。真是花了好多钱,走了好多冤枉路,可是病情并没有彻底的好转。

就在我为疾病的痛苦还得不到解决、心情郁闷的时候,1998年7月,我的朋友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了我,我立即看书,并在功友的帮助下学会了动作。只用了两个月的功夫,那些困扰了我多年的顽疾就全部消失了,我活在没有疾病的轻松与喜悦里。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大法不仅有祛病健身的奇效,还能使人们的道德回升,更是一部登天的阶梯。正是因为他精辟、深邃的道理在中国甚至世界上没有通过任何广告的效应,只是这样人传人心传心的传遍全国以至世界。一亿人在修炼,一亿个好人在越变越好,不仅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还在影响着整个社会的道德在回升。这么好的大法,我怎么也想不到竟会招来小人的妒忌,一场残酷的镇压开始了。江氏集团用尽各种卑鄙的手段,开始了一连串的造谣和诬陷。并且迫害死了上千名法轮功学员。

因为我亲身体会了大法的真实不虚,而且又亲身受益,我清楚的知道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依据”都是杜撰的造谣和诬陷,为了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从此我开始了随师正法之路。我曾经多次回国上访,并积极参加海外的洪法讲真象活动,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制止这场迫害。

我曾经在99年两次回国上访,但是都被拒绝入境,遣返回日本。

其中的后一次上访,我从日本飞到北京,那是一九九九年的12月28日,在入境时再次被拘留,我们同行的十几人被关押在机场的拘留所里,印象里最深的是关押的房间都是铁门铁窗,警察在密切监视着我们,并且强行给我们拍照并审讯我们,记得那晚是大年三十,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我们又被强行遣返回日本。

2002年6月10日我第二次来到香港,在机场就被扣留了,当时被扣留的有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学员共11人。香港警察全副武装有15人左右,突然对关押在机场的一间屋子里的我们开始了武力遣返,当时有一名日本学员竟被帆布毯子紧紧包裹捆绑着要给抬到飞机上,我们当时都极力反对这种侵犯人权的野蛮做法。结果,我们中有的学员被按在沙发上,有的被武警架走,我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被一个武警架起来,被迫面向墙站立并且不让动。当时有的学员被用毯子强行绑走,剩下的学员绝食两天两夜,后来我们还是被他们非法遣返回日本了。

我在回国上访时,被拒绝入境,护照上被盖了注销的印章。在2001年我的护照快没有页数了,便去日本驻中国大使馆要求护照更新,可是他们说:“你的事我们不管,你在上面有名字,你是2000年回中国上访一千多人里的一个(所谓的黑名单)。有位叫吴小寅的负责人见了我,他要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当然不能答应,所以造成了我3年没有护照,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比如找工作因为没有护照,经常碰壁,出国因为没有护照而不能去签证。(直到后来才知道,可以在日本的出入国管理局办理一个再入国许可证,来暂时解决出国的问题。)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只是因为炼一种让人们身心健康的功法,就剥夺了我回国的权利和护照更新的权利。这种对基本人权的无视,对宪法的无视是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所不可想象的。我相信,大法总有昭雪的那一天,迫害好人的坏人也总有受到历史的审判的那一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