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遭三次断电 只因我信仰真善忍


【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2004年6月6日傍晚,别人家的电灯都亮了,而我家没电,原因是我们西屋邻居装修更换新电线,把电线搞混乱了,导致了我家中无电。

楼上楼下漆黑,我家孩子借着天黑的一点光亮写作业,被楼上婶婶看见了,拿着蜡给我们用。这时我丈夫也回来了,看看别人家都有灯光,唯独我家没有。他的第一念就是认为我又出事了,被大队又给断电了,进门一看我在家,开口就说:“你在家啊,我认为你又被抓走了,电又给掐断了”。我说你这是什么话,不能这么想,更不能这么说,过去的事就永远过去了,不可能再发生了,不是全球都在公审江泽民吗?

我丈夫为什么要这么说,说来实在让人不堪回首,那是99年迫害大法后的事情,就因为我信仰真善忍,不放弃修炼,政府指使恶人三次给我家断电,炎热的夏天家中无电,家人、楼上邻居都受着折磨,孩子的无奈,丈夫指责,甚至打骂,寒冷的冬天家中无电,同样是日子难熬,整整一年的时间,好心人的相劝帮助,让我们上他们家看书、充电,做作业,送我们暖水袋,充电的灯……,这难忘的日子已过去了,可一年无电的事实却令人难忘,所以家中一时的无电又令丈夫担心起来。

*   *   *   *

我是山东省莱西市大法弟子,女,今年53岁。

江氏对法轮大法5年的残酷迫害,给大法弟子及其家庭、亲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使许多世人受到媒体谎言的毒害。这里就用我亲身经历,向善良的人们揭露邪恶之徒对修炼法轮大法,真心向善的人们的迫害所犯下的罪恶。

1999年春天,我们在炼功点炼功,经常有自称政府、公安一类的人员登记我们的住址,姓名、年龄等。4月23日早晨,炼功点(停车场)布满了警车、警察,抓捕去炼功的人,我们去信访局问为什么不让炼功而招来的是被驱赶、被辱骂,说是中央有规定不让炼的。

我们几个人炼功人结伴而行,想用我们从法轮功中亲身受益的事实去讲清真象,走到平度时,不料被市中的不法官员、公安用很多人力、车辆把我们几个人堵截回来,关押在政府设的一个收容所里,不许我们上访。

4月25日,因我去北京上访,我村的书记被处分,书记被点名批评,市里的恶人给村里领导施加压力让他们打击炼法轮功学员,为执行上面的邪恶政策和命令,村里领导用给我家断电的招数迫害我。

5月份第一次断电一个星期。他们用断电的方式逼我写出不去北京、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我借机给他们讲大法真象,告诉他们真善忍是做人的根本,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炼功祛病健身,法轮功对人民有利,不参与政治。他们在因受谎言的欺骗和上面的压力,根本不敢听,更不敢让你讲,强加我罪名说:炼就是对抗政府,反党反社会。

为破除电视谎言对他们的毒害,我用各种方式给他们讲法轮功真象,拿我们的修炼体会给村主任看、村治安主任李明友说我死不改悔,又给我家断电延续一个多月。

第三次断电是因为我再次去北京。我在北京信访局门口被抓后,被省驻京抓捕大法学员的人员来认领,莱西市公安人员沈涛、韩文林把我们抓到一个他们的住处关押,晚上两人一副手铐,不让出动静,被拉回本地区关押。村领导知道后气急败坏,立即派人给我家把电掐断近半年。

那时我家有住户,也跟着遭没电的痛苦,村里干部还告诉我们邻居,不要给我们家借用电,我家楼上楼下一片漆黑,家人无奈,丈夫打骂,邻居家的承受,那日子真难熬。过往人也说:不就炼功吗?断电真没道理。吃完晚饭后,门口邻里都一块说说话,我丈夫对他们说:“我家被断电真丢人,”听一男声说:这丢什么人,这不是你们错。

邻居怕受牵连,也都远离了我。好心人告诉我要小心行事,经常发现我家周围有人监视,怕去北京。我村书记(原陈亚伟)把我丈夫叫去办公室,厉声叫骂:要想在村里住,就不能炼法轮功,回去离婚,打,否则就滚出李家疃村。

就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上级政府给我村书记一年几万元的奖金扣押了,村里的文明牌子也摘下去了,村干部召开村委会,煽动村民都痛恨炼法轮功的人,举报一个法轮功,报酬500元,村治安主任、妇女主任亲自到我家监视、检举,李明友、李连美找各种理由到我家扰乱探视。

一次看到我家有《转法轮》书,知道我没有放弃修炼就举报我,李明友领着派出所干警若干人,车辆,到我家绑架、抄家、大法书籍给夺走了,还拍录像,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押在一间屋子里,几个公安轮流审讯,我给他们讲我修炼的体会,他们明说是出于无奈,为了能保自己的位置不得不照着办,也有不明真象的人听到真象后,也就不那么凶了,不做坏事了。

当时有两个便衣轮流拿着点火的香烟,喷蝇药,企图迫害我,我正视他们善言劝告,你们年纪轻轻的,在是非善恶面前要三思,善恶必报是天理,他们听進去了,都溜走了。我被非法审讯关押15天,不让家里人探望,拘留期满索取家属200元钱才肯放人,强加的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回来后,我上村主任家去,村主任李明友问我:“就你自己来的?”我说:“我还得带一帮人来吗?”李说:“我以为大哥也来了呢?”我说我是偷偷来的,没让你大哥知道。知道是不会让我来的。因为没有讲理的地方,我在家里门都没出来过,就能扰乱社会治安?我来的目地是想跟你问个明白,因为你是搞治安工作的,什么是扰乱社会治安?咱们村的村规民约我犯了那一条?希望你给我指出来,他无话可说,更不相信我能被拘留15天,认为我当天就回来了。同时我告诉他举报费500元,你怎么花?他说:“别说500元,就是5000元我也不要,那钱不好花,说了证明不是他举报的情况,认可大法好,说起初他也学了几天,因为有规定共产党员不准学,赶在了不公平时期,也就随着政府干坏事,还说那样能吃上饭,能保住权。这就是江氏流氓集团给人民带来的命运。

2003年9月12日,我正在家忙家务,一帮自称派出所的叫吴××的带一伙人,進们就喊:炼不炼功了?炼就去办学习班,不炼就写出保证,还说:不去办班也行,必须写出骂大法诽谤师父的材料。我尽量保持稳定祥和心态,给他们倒水让座,善待慈悲他们,人家也没出去炼功,在家里炼也不行?天天来抓人?她不在家,你们走吧。但邻居告诉我:他们有的走了,有的留下守候在那里,那几天,只要我家大门一开,他们就進来骚扰。

2003年11月6日下午,一辆满载7人的便衣在门口叫开门,不给开门就砸门,从大门顶上往里爬,爬進三个人到屋里每个房间乱翻,衣柜门都给打开,凶叫着搜大法材料,人跑哪去了?我在一个房间桌角发正念,请师父帮我,让進来的人看不到我,找不到大法资料,我待的房间他们進来两个人,都沒看见我,我却看見他们清清楚楚,我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呵护,那伙恶人走后,我的后怕之心及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泪水止不住的流。邻居丈夫下班回来知道此事气愤的说:“你们就是不懂法律,抓人抄家是违法的,有抄家证据吗?你们怎么不打110呢?叫他们爬進来出不去”。善良的人们都明白,是谁在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