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恐惧、思念和逃亡中生存的孩子们(图)

失去父母的法轮功学员孩子们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9月29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在江泽民集团灭绝性迫害法轮功的五年来,无数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折磨和杀戮,他们的亲人也遭受株连迫害,特别是稚嫩无辜未成年的孩子,小小年纪生活在恐怖、惊吓与悲伤之中,警察会突然闯进他们的家疯狂打、砸、抢,然后抓走他们的父母;时刻面临被学校开除、失去亲人、失去生活来源、流离失所;更悲惨的是他们随时都可能永远的失去父母。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至2004年9月的62个月期间,在被迫害致死的1049名法轮功学员中,女性约占51.38%,男性占47.66%,每月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平均为17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平均年龄为45岁,其中不少人身后留下未成年子女,在恐惧、思念和逃亡中生存。

这里仅仅是迫害法轮功五年多来此类案例的沧海一粟。

一、被灭绝性迫害夺走父母的孩子们

3岁的小女孩黄颖(乳名:开心)泪汪汪的望着妈妈罗织湘的遗像说:想妈妈;
4岁的小融融思念亲人时会垫着凳子,趴在桌子上去亲一亲爸爸邹松涛的骨灰盒;
还有:

刚满3岁就失去父亲的安徽省阜阳市西湖镇大田中学教师刘杰的儿子;
才4岁就失去母亲的吉林大学南岭校区应用数学系34岁教师沈剑利的女儿;
32岁的四川省乐山市农业局干部张卓遇害时他的儿子才满6岁;
辽宁省盘锦市辽河油田兴隆台采油厂职工刘德俊在盘锦市看守所含冤而去,留下一5岁男孩和一1岁半女孩;
淮南化机总厂技术员吴庆斌被虐杀时儿子12岁;
合肥市肥东县37岁的张桂琴被暴力灌食致肺叶穿孔死亡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
36岁吉林女子于立新被割开血管灌不明药物身亡,留下8岁的女儿;
36岁的吉林市船营区朝鲜族女子崔正淑被野蛮摧残致死亡身后遗下一幼儿;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医院护士戴春华遗下8岁的儿子;
吉林省榆树市从事服装裁剪工作的32岁李淑花遗下两个年幼的孩子;
年仅37岁的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大法弟子吴玲霞被折磨致死,离开了她上小学的孩子;
……

每个孩子的悲惨遭遇,都是江泽民集团疯狂虐杀法轮功修炼人的见证。每一滴令人心碎的孤儿泪都在呼吁善良的人们帮助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

* 四岁的融融身边已经没有了妈妈,也没有了爸爸

融融99年11月出生时,她的爸爸不在跟前。10月底,她的爸爸邹松涛因为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一回青岛就立即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来。以后几进几出,直到2000年11月3日被迫害致死,融融和爸爸相守的日子加起来也没有半年。

2001年5月,融融的妈妈张云鹤因为坚持为法轮功讨公道,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追捕,不得不流离在外。从此两岁半的融融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为命。

不久,年已6旬的外婆,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2001年8月也黯然离开了人世。

爸爸、妈妈、外婆,融融身边接连失去了三个最爱她的人。当融融思念亲人时,四岁的孩子会垫着凳子,趴在桌子上去亲一亲爸爸的骨灰盒。有时她会天真的告诉别人:她的爸爸在天上。

而让融融失去父爱、母爱的原因却是如此荒谬,只是因为她的爸爸、妈妈要做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融融父母邹松涛、张云鹤

融融

融融的爸爸邹松涛是一个学业优秀、为人谦和的人,毕业于南京大学,后来又在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读研究生,于1999年获硕士学位。99年7月,江集团对法轮功开始全面非法镇压。7月22日早晨4点,邹松涛被从家中带走,非法关押在一个小旅馆内长达一个月。这以后,他无数次地被非法关押,曾被青岛市台西派出所所长巩国全铐在铁椅子上,用鞋底抽打头面部,致使头部肿大几乎一倍,面目全非,血流如注,昏迷20多分钟。

2000年7月邹松涛被骗至青岛市公安局,随即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劳教所。9月底被突然转送至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4个月后的11月3日上午,王村劳教所警察郑万辛、绍正华用电棍毒打,当日坠下楼来,死时年仅28岁。而此时的小融融才十一个月。

融融的妈妈叫张云鹤,原在青岛德瑞皮化公司(德国独资)任主管会计,工作出色,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公司在各方重压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2001年5月,张云鹤因为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发现,被迫流离在外。很久没有她的音讯,后来听说她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但至今家人没有她的消息。

* 一岁半就和妈妈诀别的小黄颖

黄颖 (乳名:开心),2001年5月18日出生,现住山东省临朐县五井镇茹家庄村(新村12号),一间昏暗将要倒塌的土坯房内,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爷爷奶奶艰难度日。

黄颖的妈妈罗织湘和爸爸黄国华因坚持讲法轮功真象,遭到当局非法监视和关押。黄颖三个月大的时候就不得不离开妈妈,由奶奶抱回了山东省老家,直到一岁半的时候(2002年12月5日)才又见了妈妈(遗体)。此时,爸爸还在劳教所,还不知道妈妈遇害,当时更不知道爸爸长的什么样。如今“开心”仍然无法和爸爸在一起,因最近广州天河区“610”又在追捕爸爸,爸爸被迫逃离家园。

妈妈罗织湘,原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规划工程师。2002年11月22日被广州市天河区“610”及兴华街派出所劫持去黄埔戒毒所强制洗脑。她绝食抗议迫害,后被送去天河中医院,12月4日含冤离开人世,年仅29岁,死时怀有三个月身孕。

噩耗传来,爷爷奶奶带着一岁半的黄颖从山东赶来。罗织湘的哥哥、姐姐也来了。派出所、610说罗织湘是“自杀”,但却拒绝家人请法医验尸的合理要求。家人说,罗织湘被迫在外面漂泊了两年为什么不自杀,到你们“学习班”就自杀?她有身孕,并与她婆婆讲,要把孩子生下来,法轮功明确指出自杀是罪,她怎么会去自杀?派出所、“610”原来想叫家人把罗织湘先火化了再解决问题,家人回答说,只有罗织湘的丈夫才有权签单火化。但他们把黄国华非法判了刑拘,不让他出来见妻子最后一面,遗体只有停放在殡仪馆。她家人去信访,也得不到答复。


2004年7月初的开心

开心亲吻着妈妈的照片说:想妈妈
高精度图片
妈妈罗织湘被广州市天河区610歹徒迫害致死

妈妈罗织湘和爸爸黄国华

现在开心整日叫着要爸爸!不过善良的开心从一岁半时在外婆面前从不透漏妈妈去世的消息。(外婆一家都不让外婆知道女儿已去世,外婆身体不好,家人怕外婆承受不了。)

外婆问开心:“妈妈去哪里了?”
开心讲:“在广州上班。”
只要外婆不在身边,任何人问:“妈妈在哪?”
开心答:“妈妈被坏人害死了!”
问:“为什么不跟外婆讲?”
开心答:“外婆会哭,哭的好伤心好伤心的!”

一次在一大法弟子家的客厅里看到《羊城小故事》真象小册子里“广州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的妈妈照片时,开心会说这是妈妈。(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后又蹦蹦跳跳的自己玩去了。)大人们以为她还不懂事,庆幸她还未受太大伤害。但是,在大人们都进了房间后,开心一个人又重新拿起小册子望着妈妈的照片偷偷的流泪,目睹这一切大家……都哭了!天哪!开心她小小年纪却处处考虑别人!怕外婆伤心……怕大人为她担心……!


开心出生五十天时,爸爸被劳教,奶奶照料开心的妈妈坐月子,奶奶和出生五十天的开心流离失所中照

爷爷和开心

黄颖(开心)现由爷爷“黄佃清”和奶奶“贺光荣”抚养,在山东省临朐县的贫穷农村,二老无任何收入来源,住在昏暗的将要倒塌的土坯房内。


屋内一角

漏雨的屋顶(屋顶上有一条1cm左右宽的缝子)

* 相依为命的父亲惨死在毒刑下 十四岁孤儿被“百家”抚育


黑龙江省大庆大法弟子何华江,于2002年12月23日在大庆市劳教所被虐杀。

2002年9月16日大法弟子何华江被大庆采油六厂庆新派出所警察在工作岗位上绑架,后带到何华江家中。警察要何华江开门,何华江不开,警察就动手打何华江,被从门镜往外看的儿子看到。儿子因病没有去上学,见爸爸被打,孩子开门出去气愤的制止他们。警察见门开了乘机闯入家中,非法抄家后把父子二人都带到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何华江要求把儿子放回去。他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孩子的妈妈前几年因病去世。何华江儿子放回后,恶警把何华江送到大庆看守所拘留。

2002年12月23日在何华江身体不合格的情况下被强行送往大庆劳教所,并对他强行转化,先剃光头,然后动刑,就因为何华江不放弃修炼,恶警把他绑在铁椅子上,衣服扒光,打开门窗往他身上浇凉水冻。由于几个月的关押,何华江身体被迫害的异常虚弱,当场就被迫害致死。

2002年12月23日当夜,大庆劳教所给何华江儿子打电话说你爸有病了,一会儿去车接你,把你爸接回去,孩子听后真的以为爸爸要回来了。孩子被他们带到大庆人民医院,孩子见到爸爸身体都凉了,光着头、光着脚,身上穿着单衣服,看见肚子上有明显用绳子摞痕血迹,孩子问警察这是怎么整的,他们谎称说:你爸有心脏病,是抢救时造成的。

后由单位通知老家来人,家人到大庆后由单位直接接到单位去吃住,和外人完全隔绝,不让接触,每走一步都有人陪着。家人当时提出要求验尸,但单位和公安威胁说要验尸一切费用都由家人承担,孩子也不管了,什么待遇都没有了。火化时还胁迫家人不许超过十个人,而警察却去了二、三十个。恶警利用元旦这天,起早匆匆忙忙强行火化。

何华江遇害后,单位和公安只留给孩子一个冰冷的骨灰盒。孩子的心在哭泣、上告无门。

当地的大法弟子纷纷来接孩子,真挚地对他说:“孩子,大法弟子的家就是你的家,你就是我们的孩子。”因孩子不愿意离开曾经和爸爸相依为命的住所。这样,大法弟子就出钱为孩子雇来了保姆,并安排了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同时还经常轮流带着各种食品和用品来看望孩子。一位退休的大法弟子把准备给孙子买自行车的钱都留给了孩子。这里的大法弟子经济条件并不太好,有的无工作,靠子女供养;有的是家属,每月只有50元钱收入,但大家都说:再苦再累也不能委屈了孩子,一定要把孩子带好。

在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真挚的慈爱下,孩子很快平静下来。 2003年中考,孩子考入了当地石油中专兼专科五年制学校,大法弟子又为孩子凑了一万多元的经费。平时孩子住校学习,每到双休日,这里的大法弟子都为他准备好了各种好吃的、用的、还有零花钱。现在,孩子无忧无虑,想去哪家就去哪家,他已经成为那里每位大法弟子家中的不可缺少的一员。

邻居看在眼里,感慨万千,发自肺腑地说:“以前我不相信社会上有这么好的人,现在我亲眼看到了,我可相信了,这一切也只有大法弟子能做到。”很多知情人一提起何华江的孩子,就禁不住地眼含泪花说:“法轮大法好啊,真是好,就是好!”

孩子的姨妈更是不知说啥是好,感慨道:“我家父母双全的孩子都不如人家(指她外甥,何华江的儿子),你看人家应有尽有。”

* 父母遭虐杀 遗孤刘晓天遭当局追杀流落异邦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报道,年底将满19岁的刘晓天生长在中国湖南,原本是个倍受双亲疼爱、无忧无虑的独生子。在他快满16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降临他家,使小天从一个根本不了解法轮功、也不关心这场迫害的孩子,走上了逃亡之路。此后刻骨铭心的经历,以及不久前从叔叔口中得到的噩耗,使小天加入了北欧“反酷刑展”的表演。

(上图:参加北欧“反酷刑展”,小天的表演逼真而震撼人,他说要把他爸爸妈妈所遭受的痛苦真象告诉世人。)

刘晓天生于1985年12月,家住中国湖南省永州市。父亲名叫刘庆,是永州市芝山区乡政府干部,母亲杨玉燕,原冷水滩区上河镇纺织厂工人,1999年10月左右下岗。在2001年之前,刘晓天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家里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家庭和睦温馨,父母得子较晚,对他百般疼爱,他在当地的中学读书,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1999年初的一天,父亲出差到武汉回来,说看到在武汉广场上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很漂亮。不久,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 要求自己做好人,提升自己的道德,处处为别人着想。1999年下半年,母亲的工厂要解雇一部分人员,母亲为了把工作机会让给比她更困难的人,于同年10月份主动要求下岗。

1999年7月2日,在中国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政府开动了庞大的宣传机器,制造漫天的谣言,用莫须有的罪名诬蔑法轮功,迫害的残酷程度日益升级。作为法轮功学员的父母,虽然修炼时间才不到一年,他们仍然本着良心,走上街头,告诉人民法轮功的真象。当时在学校住校的小天,一周回家一次,虽然看到过父母炼功,但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他甚至不知道、也不关心这场迫害,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父母面临的危险。

在他16岁的时候,终于,灭顶之灾降临到这个家庭。2001年11月23日,星期五的下午,小天在学校的教室里,警察找到他的班主任,告诉说他的父母被抓了,要找他。在旁听见的同学提前跑去通知他,家里出事了,警察在找他。小天吓得浑身发抖,什么也没带,逃出了学校,躲进邻居家的杂物房过了一夜。半夜偷偷到街对面,看到家里窗户玻璃被砸碎,里面家具东西已经被砸得粉碎。好心的邻居发现后,收留了他。但是2、3天后,7、8个警察又找到邻居家,威胁说如果看到小天不举报的话,就要受惩罚。邻居大伯只好给他一些钱,让他去投靠唯一的亲人──在福建省做农民的叔叔。

经过了长途跋涉,在路上,他摔伤了腿,被铁丝网割破了脖子,留下了很大的伤疤。来到了福建叔叔家。5、6个月后,2002年5月的一天,警察来到了叔叔家,小天吓得躲了起来,不知道他们对叔叔说了什么。警察走后,叔叔一下子变得很沉默。当天晚上,叔叔托朋友帮忙,把他送到了广东省靠近香港的深圳。他躲在一个堆麻袋的大仓库里,不敢和人接触,在恐惧、焦虑、悲伤中整整过了一年多躲避的生活。

他想念父母,但叔叔总是说,他们没有消息。在空无人烟的仓库里,孤独的度过漫长的一年时间,没有人可以说话,没有安慰和照顾,只有寂寞的漫漫长夜与悲伤伴随着他。由于精神上刺激太大了,又与人隔绝,他的心理和智力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直到2003年6月,生活贫困的叔叔借了巨额的债,付给蛇头,求他把小天带到国外。7月1日,小天来到丹麦,几小时后,他被蛇头扔在了哥本哈根火车站。受够惊吓、欺骗的小天,已经被恐惧所包围,当他看到警察的时候,他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在火车站一位中国老太太把他带到了难民营。在恐惧中,吓得语无伦次,无法准确填写表格。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要再被送回中国,不要落到中国警察的手中。

在难民营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不久,小天找到了丹麦法轮功学员。他哭着,第一句话就是,要求帮他找到爸爸妈妈,他想爸爸,想妈妈。因为他的心灵受到的伤害太大,使他不能够很好的表达自己,不能正常的读书,他经常泪流满面,天天在噩梦中惊醒。丹麦法轮功学员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完全了解到他所受到的痛苦,和整个事情的过程。

在丹麦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小天开始思考为什么他的父母只因为修炼法轮功,会遭受这么大的苦难,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开始读书时结结巴巴,每一句话都读不成完整的句子。但是他仍然在顽强的一本一本的读书。渐渐的,读错的地方少了,语句变得完整起来。在读书中,他渐渐的明白了一切苦难的根源,理解了父母的牺牲,懂得了人生的道理,他珍惜经过这巨大苦难后,在大法中得到的新生。他的脸上有了笑容,心里又有了欢乐,受创伤的心灵也在慢慢恢复中。

心理在恢复中的小天开始有能力思考父母的情况,久无音信的父母到底在哪里?!叔叔能够不经过父母的同意就把自己送到海外来吗?!是否叔叔有什么事没有告诉自己?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

数日前,远在故乡的叔叔第一次告诉现在身居异国他乡的小天,他的父母早在2002年4月──也就是他们被抓后的5个月,被迫害致死。具体发生了什么,在哪个监狱死亡,没有人知道。叔叔告诉小天,2002年5月,那次本地警察来到叔叔家,就是通知小天父母的死讯。他们不告诉任何详细情况,一项“自杀”的罪名就足以使老实的叔叔不敢多问半句话。

难以置信的残酷是,他们5个月里杀害了两条命还不够,还要对孤儿斩尽杀绝!他们强迫小天叔叔签字与死者 “划清界限”,并警告他,发现小天的下落,必须举报,否则全家都要受惩罚。被吓坏了的叔叔,当天把小天送走到深圳的仓库里,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收留小天。

小天在中国已无处可以投靠,没有任何出路。正是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叔叔才不得不借下自己至今都还不起的巨债,把小天送出国。

刘晓天说,从好心的知情人提供的照片看,他的家大门上先被贴上了封条,最后整个房子被夷为平地,什么也没有留下。

* 小法度呼唤着:我要爸爸!


唯一的全家福,左起:陈承勇,小法度(6个月),戴志珍

小法度:我要爸爸

明慧网2001年12月14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我不知该怎样向女儿诉说她父亲的惨死”的文章,作者是广东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陈承勇的遗孀戴志珍女士。文章写道:

记得一句名言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可是今天我要说的是:我的家与当今中国千千万万个家正在遭受着同样的不幸。

今年七月的一天,房友异乎寻常严肃地递给我一张从网上拿下的消息,我一看标题“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陈承勇被迫害致死”,我惊呆了,陈承勇是我的丈夫啊!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擦了擦眼又定睛看了一遍,千真万确!如此的噩耗顿使我全身发抖,顿觉天旋地转,多时不能自已……过了许久,房友边流泪边安慰着我,把我搀扶到我那面容长得酷似父亲陈承勇的女儿床前,我泪眼模糊地望着这仅十五个月就失去了父亲的幼小生命,我的心在加剧的疼痛,我浑身在继续颤抖……

当此噩耗正使我悲痛得撕肝裂肺之时家里又发生的不幸之事对我更是雪上加霜。阿勇的姐姐(也是法轮功学员)前去认尸时被非法抓进洗脑班(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拘禁),不法之徒妄图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但她认为信仰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大法没有错!这是做人的基本权利,所以她坚决拒绝放弃。但是利令智昏的公安不顾其胞弟刚刚去世的尸骨未寒,在8月又非法判她劳教两年。阿勇的父亲经受不住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承受不住刚刚痛失爱子又闻爱女被判刑的人间最大不幸--生离死别的巨大打击,在9月老人家含着悲冤离开了人间。这接二连三的不幸一起向我袭来,使我几个月里陷入无比悲痛之中。

对于仅两个月内一家三口家破人亡,两人惨死、一人落狱的恐怖我害怕,我不敢只身到那将法轮功学员置于人间地狱的中国去取回我阿勇的骨灰盒。对于当初我准备在生我、养我的故乡生活下去,而同意阿勇不愿申请来澳我后悔。具有悠久文明历史的古国,已被当权者变成生灵涂炭的恐怖国家,中国走向何方?我迷茫。在我的祖国,当权者为什么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如此残忍,我百思不解。

阿勇的父亲原本是一位花去重金都医治无效被中西医判了死刑的尿毒症垂危病人,但修炼法轮功后他的病神奇的不治自愈了。法轮功给了老人家第二次生命的奇迹,在他们全家人都在那工作的造纸厂以及居住地区引起了很大震动,也吸引了许多人炼法轮功。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等当权小人开始陷害法轮功,老人家乞求地对警察说:若我不炼要死人的。警察无奈地说:我们也知道法轮功救了你的命,但上面要取缔,我们只得奉命。法轮功使老人家起死回生,但江泽民政府又夺去了他的生命。……

丈夫生前的情景及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不断在我眼前浮现:他为了躲避江泽民恐怖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拘禁(洗脑班),于2000年11月左右开始在外流浪,有家不能回,2001年1月10日之前我们一直有联系,他的身体也一直都非常健康。随着国内强制抓捕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的形势日趋严峻,使得他那漂泊不定、经济拮据的生活更加艰难,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系,我知家里电话早就被监听,若我再打听他的住所无疑会给他带来危险,我只能默默祝福他平安。但七月的那份消息说:“近日传出陈承勇已死于一茅棚内,其姐姐认尸时发现尸体已开始变质、变味,估计已死去一段时间才通知家人……”

对于丈夫的如此惨死,我无比悲伤;对于我们那年幼的女儿还未来得及喊上一声爸爸就永远失去了父亲,我万分痛心;阿勇非常喜欢孩子。孩子只有六个月时的第一张全家合影照竟成了我一家永远的纪念照。孩子六个月时我一家和他的姐姐及孩子去动物园的第一次游玩竟成了最后一次。每当我叫起丈夫给孩子起的名字“法度”时;每当我看到孩子纯真地在全家福的照片上亲吻时,我的心就在流血。我不知该怎样向渐渐长大的女儿诉说爱她的父亲的惨死;我不知这恐怖将给女儿成长带来怎样的影响。面对这一切我的思绪如乱麻,但有一点自始至终我是非常清醒的:那就是江泽民政府残酷迫害法轮功,才使我的丈夫被迫害致死,才使我的家庭及千千万万个家庭遭受不幸,江泽民是这些不幸家庭悲剧的制造者。……

小法度从此和妈妈一起,捧着爸爸的骨灰盒,走遍了世界几十个国家,向善良的人们讲述着爸爸惨遭杀害的故事,讲述着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不该发生的故事……听到法度的故事的人们无不为之动心: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应该结束了!

* 谎言和株连迫害的悲剧──10岁少年如何才能逃离生父杀生母的阴影?

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大法弟子杨丽荣是法轮功的亲身收益者,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其丈夫在江氏集团的谎言媒体欺骗和株连迫害下对她进行打骂虐待,杨丽荣于2002年2月9日凌晨被其丈夫杀害。杨丽荣遇害时儿子才十岁。

杨丽荣,女,34岁,河北省保定地区定州市北门街人,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10月依法到北京上访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被定州市恶警肖福弟抓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后,非法勒索5000元现金才放人。回来后多次遭到当局骚扰。因家中老人对文革时代的红色恐怖仍历历在目、不寒而栗,恶警抓住这一点进行恐吓;杨丽荣的丈夫是计量局司机,怕丢掉工作,多次打她。杨丽荣和言以对,家庭气氛平和些。后恶警经常找上门来不断骚扰,并非法把她抓到洗脑班迫害。因杨丽荣坚持说真话不屈服,被连续三次强行洗脑,家里受到压力气氛更加紧张。

2002年2月8日晚(2001年腊月27日)恶警又到杨丽荣家中搜查大法资料。因没搜到什么,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丈夫承受不住压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丽荣喉部,丽荣弱小的身体没了力气,就这样凄惨的丢下了十岁的儿子走了。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恶警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丽荣剖尸验体,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的流。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

杨丽荣的遗孤,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从此时时生活在生身父亲残杀生身母亲的阴影中。

五年来,江氏集团操控整部国家舆论工具编造欺世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功,并用株连迫害的手段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庭,直接导致成千上万个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杨丽荣一家的悲惨遭遇是江泽民对法轮功恐怖灭绝政策和迫害摧残人性的结果。

二、难以计数的孩子们仍生活在恐怖迫害之中

* 湖北12岁孪生姐妹经历:妈妈被毒打致卵巢破裂 生命垂危

湖北洪湖12岁孪生姐妹翁梦云、翁梦华的妈妈张京琼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劳教所,2004年8月18日被九大队恶警指使犯人毒打造成卵巢破裂,由于失血过多,当场昏死在花生田里……

这对饱受恐怖惊吓的孪生姐妹在2004年3月3日母亲再次被恶警左世洪非法劳教一年半时,带着一丝可怜的希望,当即去市政府找市长,要求释放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妈妈回家。妈妈自1999年~2004年已先后四次入监坐牢,身体极度虚弱。但得到的是那些掌权大人们的冷嘲热讽。姐妹俩不得不过着半工半读苦难的童年生活。也正因为如此,姐妹俩的作文催人泪下,在2003年全国奥林匹克大赛荣获优胜奖,次年又在荆州地区荣获一等奖,她们的成绩在全班始终保持一至二名。

家里还有一位82岁的奶奶与她们相依为命,可怜的孩子天天煎熬着盼望着妈妈能早日归来……。可是半年过去了,突如其来的却是妈妈病危的消息。

2004年8月18日沙洋劳教所把张京琼毒打致生命垂危。从恶警处传出的话说,张京琼是因为拒绝放弃修炼、“不转化”而遭此毒手。

* 不到5岁的孩子 父亲被迫害生命垂危 母亲被抓下落不明

据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报道,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黄伟,从2004年8月28日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劳教,至今已经20多天了,目前生命垂危。

黄伟曾于99年底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劳教3年。罪名是“上访未遂”。在劳教所恶警为了逼迫他转化写四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曾将他辗转于三个劳教所非法关押。黄伟并被“熬鹰”,15天不让睡觉,也被施于酷刑,他头上几处有伤疤,走到生死边缘。在他坚定信仰的正念下才活下来。他用生命维护了自己做人的尊严,维护了自己的信仰,始终没有妥协。

2002年底,黄伟到期回家后,在朋友的资助下,经营外贸服装及医药代理。并把尚未找到工作的几位法轮功学员找来一同经营,以维持生活。并在拖拉机厂宿舍19栋3单元301租一工作室,兼做库房。

2004年4月13日上午,黄伟在家中被河东派出所警察扬玉良骗至派出所,随即被非法关押。后又去其工作室将在那里工作的法轮功学员5人一起抓捕。查抄了工作室的所有私人物品。后得知他们被关押在看守所刑事拘留。在他们绝食绝水的强烈抗议下,于37天后又转回派出所继续关押,恶警不允许家人探望。并给他们重新录制口供,找人按假手印,罗列伪证。然后,大约是5月底,黄伟被河东派出所直接送石家庄市劳教所2大队202中队非法劳教,在那里恶警一直对黄伟隔离,严密封锁消息。

黄伟年仅30多岁,孩子还不到5岁,他爱人郝秋艳在黄伟被抓后也突然下落不明。5岁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顾,目前由亲戚暂时收养。

* * * * * *

这些令人落泪的故事,这些承受巨大苦难的孩子们,面对真实发生在中国大地上被用谎言欺骗掩盖的灾难,善良的人们,让我们发出正义的呼声,共同制止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的灭绝性迫害吧,让我们伸出手,给这些因坚持说真话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一份真挚的关怀吧。这种努力,也是为了所有人的权利和未来,其中也包括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