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的非人折磨与北京女子劳教所的伪善及残暴


【明慧网2004年9月30日】北京与其它地方劳教不同,首先被送到同样位于大兴区的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在调遣处到处都充满了呵斥,女警察都变了态。在这里,大法弟子双手不能碰到一起,白天不能闭眼,晚上睡觉双腿不能弓起来,坐在地上两腿不能盘起来,只能伸直坐,包筷子时要边包边数数,总之让你脑子里不能想大法,慢慢让你离开大法。喝水要“求”,出门入门要喊“报告”,打饭要说“谢谢队长”,就这样践踏人的尊严、消磨人的意志。

2002年时非法关押女大法弟子的是五大队的一、二中队,二楼是一中队,三楼是二中队。进调遣处的门就被迫两脚并拢、抱头蹲着,甚至吃饭喝水都同样,然后被各管班警察带入一间房间逼着写“保证书”。我拒绝写,姓刘的女警察当时马上叫来两个又粗又壮的吸毒人员,关上门后把我按倒在地,骑到我身上,掰着我的食指往她们事先写好的所谓“保证书”上按手印,我挣扎反抗,她们就拳打脚踢。

我义正辞严的斥责她们非法打人,她们竟然嬉皮笑脸的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

在调遣处,无论是何种方式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的都被编入班,强制超强体力的劳动,早上5:00起床,晚上11:00休息,每人都被迫包一次性的所谓“卫生筷”,每人每天要包7000~10000双筷子,其中有蜘蛛网、小孩的臭袜子、鸡粪。就这样肮脏的筷子,被送往北京各地。后来调遣处管理科规定了作息制度,每天还有人检查,但二中队大队长王超虽然晚上按时让人就寝,但是早上3:00多就逼迫起床继续干活。

在调遣处,时不时要考试,有大法弟子拒绝答卷,说:“我们不是劳教人员”,就被提到大厅体罚,面对墙角,两脚并拢,双手抱膝,蹲了几天几夜不让合眼,脸上稍有松懈,值班的吸毒人员即拳打脚踢,而警察却视而不见。

有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即被送入“小哨班”遭受非人的折磨,据一位尚有善念的其他劳教人员说:“你千万别被送入那里,你们那个李远东被折磨的时候没法看,连我都不敢看,我都得蒙上被子。”

李远东是一个年仅18岁的女大法学员,因喊法轮大法好,一直被关押在小哨班遭受折磨,阴部被踢烂尿血,头被打傻,还有弟子看见警察杨××把一种白色药粉倒入粥里让吸毒人员去灌食,后来见李远东出来时神志恍惚。后被送入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在四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的强烈呼吁下,被确诊精神失常才被保外就医。

关入女子劳教所后,乍一看会让你觉得这里的警察很和蔼,很有“人情味”,帮你拆被、拿东西,腿脚不好的还扶你一把,但是她们的目地就是唯一的--就是让你洗脑“转化”,从始至终都是为了把大法弟子推入“深渊”。

一大队似乎看不到严厉的训练,每个警察似乎都“和蔼可亲”,与你“亲切谈话”,帮你“解决家庭困难”。所以经历了酷刑洗脑转化班、看守所等酷刑折磨的许多大法学员在这里都被伪善欺骗了。表面的邪恶很容易识破,邪恶就从大法弟子的执著心下手,这是最可怕的。你有感恩戴德的心,它就帮你调解家庭关系,协调单位;你如果怕,它就制造高压气氛,让你感觉似乎无路可走了。可是这些困难也全都是它们制造出来的。这里的邪恶是肉眼看不见的,致使有的一些学员邪悟后反过来成了帮凶。我遇到了北京某高校的知名教授,在洗脑转化班上“开飞机”都过来了,而到女子劳教所一队几天就被邪恶蒙蔽。足见精神迫害的邪恶。

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采用单独关押,4个很邪恶的毫无人性的吸毒人员24小时轮流看着大法弟子,每天逼迫对着墙一动不动的站着,每天凌晨2点至4点半起床,每顿一个窝头、几片咸菜,不准洗头、洗澡、洗脚,不准更换衣服。长年累月,大法弟子的腿脚肿胀得无法行走,也不准与他人接触,甚至连吸毒人员都不允许说话,每个屋子都安有监控器,每天耳边充斥着吸毒人员的脏话。稍有不适,吸毒人员非打即骂,而且往往是七、八个吸毒人员一齐打,而警察却视而不见。大法弟子事后报告,警察们也是毫不理睬。大法弟子就这样经历着精神与体力的双重折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