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姚彦会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的酷刑(图)


【明慧网2004年9月4日】姚彦会,男,现年31岁,家住河北石家庄市,大学毕业后在辽宁省锦西炼油化工总厂工作。1996年在广东上大学时,读到《转法轮》后开始修炼。1999年去北京到“两办”人民来访接待站上访,被劳教三年,并开除公职,在葫芦岛市教养院和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受尽各种折磨,被迫害得瘫痪在床半年左右,在绝食抗议2个多月后生命垂危才被释放。2004年初又遭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绑架折磨。

* 遭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恶警烟头烫、插牙签搅动

2004年1月19日下午3点,大法弟子姚彦会遭河北省石家庄新华公安分局绑架,不法警察对他进行了残酷的刑讯逼供,其中包括用点燃的烟头烫姚的脚趾和脚趾甲,燃完一支烟后,再点燃一支再烫;用牙签插进姚彦会的脚趾甲里,并在里面搅动,致使彦会的左脚大拇趾趾甲下面溃烂出脓,不得不到医院把趾甲整个拔出。


姚彦会的左脚照片:被恶警烟头烫、插牙签搅动

从上面姚彦会的左脚照片中可以看到以前的烫伤,以及脚趾甲严重被损坏。同姚彦会一起遭绑架的还有石家庄大法弟子于静霞。

姚彦会后来被劫持到户口所在地辽宁葫芦岛市,被非法关押于葫芦岛劳动教养院。姚彦会绝食抗议惨无人道的迫害,又遭到劳教院不法人员从鼻子里插上胃管强行灌食,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教养院的医生高大夫在给姚彦会强行输液时,扎针十几次都没有扎进去,最后鼓起鸡蛋大的一个包还在强行输液,看得旁边的犯人敢怒而不敢言。

拔出趾甲3个月后,到医院检查时长出新趾甲,下面是当时葫芦岛市中医医院的病历。

据悉,至2004年6月7日,葫芦岛教养院5名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中,姚彦会绝食130多天,尤跃宏绝食90天,黄立忠绝食38天,因生命垂危,被劳教院一推了之放回家。

* 遭受葫芦岛和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联合折磨致瘫

1999年10月30日至2001年2月,姚彦会在葫芦岛劳动教养院受尽酷刑折磨。在2000年的上半年,劳教院在上级“强制转化”命令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迫害。首先,姚彦会、王茁、陈德文、张璇等七名学员被一起送到严管。门窗全关严了,恶警管教科长张福胜和佟干事带头毒打大法学员,强按跪在拖布杆上。姚彦会的手臂被迫害得软软的,只能勉强把窝头送到嘴边,无法张口吃饭,只好用筷子把嘴撬开,塞点窝头,灌点汤完事。然而迫害继续加重,佟干事把姚彦会和王茁分别提到两个房间,指使四、五个四防员轮番毒打,把学员当作练习拳脚和棍棒的靶子,打得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在下午3-4点钟左右,姚彦会被一脚踢在后脑上,晕倒在地,在各种刺激无效后,他才被送往医院做CT检查,第二天姚彦会才清醒过来。

劳教院恶警对姚彦会的折磨手段黔驴技穷后,2001年2月末,姚彦会被劫持到抚顺吴家堡子劳动教养院。在抚顺市劳教院(即吴家堡子劳教院),大队长吴伟的允许、纵容、支持下副大队长姜永峰(音)一手策划,组织实施,男队女队联合对姚彦会进行了一系列的残酷迫害,强制他放弃修炼法轮功。

先是被打得鼻青脸肿,脑袋几乎大了一圈,还用针扎姚彦会的手指、脚心,一连数天,没有达到目的。于是开始更残酷的手段,有时用绳子把手绑上背着挂在墙上,有时把腿脚绑上头朝下固定卡住,一折磨就是几小时。

在女队分队长陈凌华的唆使下,恶徒用绳子捆住姚彦会的双腿,再用绳子背捆双手,再把双手和双腿连上,吊在二层床的栏杆上。这样人就被吊成弧形悬于空中,姚彦会被吊得惨叫声不绝于耳。恶人问他还炼不炼?姚彦会点头,歹徒们就继续吊他。姚彦会昏死过去。

劳教院视而不见姚彦会的伤情,连续8、9天折磨他。最后一次上绳下来,姚的双腿已经瘫软,小腿肚酸软,脚后跟的大筋也摸不到了,双脚失去全部知觉和活动能力,连脚趾都动不了,生活不能自理。

下面是姚彦会在抚顺劳教院被绳子勒伤双腿,导致瘫痪,一年后复诊时的医院诊断证明。

姚彦会刚被致残时,就是在这家抚顺矿务局总医院由这位大夫检查、诊断的。当时的门诊医疗册被抚顺劳教院的姜永枫没收。当时诊断为“坐骨神经强损伤”,应当住院治疗,可是由于劳教院的阻挠,不准住院,只好又背回劳教院,仅采取简单的治疗。

由于腿脚伤害长期得不到康复,姚彦会于2001年10月提出申请,并多次要求院外治疗,教养院却一拖再拖,表面答应,实际并不办理。于是姚彦会 2002年2月4日绝食,要求尽快办。教养院置之不理。 2002年3月初,姚彦会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向抚顺市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并委托劳教院转递申诉书,却一直没有回音。

在抚顺吴家堡子劳教院,姚彦会被折磨得瘫痪在床半年左右,最终在绝食抗议2个多月后生命垂危才被放假回家。

下面是在解教时间到后抚顺教养院邮寄到姚彦会的家里的所谓“解除劳动教养鉴定表”等文件。不法人员声称姚彦会“入队以来,服从管理,表现较好”。

2003年6 月初,姚彦会与绥中县大法弟子杨将威的父亲和妹妹去劳动教养院要求见院长王元春,给仍处在危险中的杨将威办理保外就医。当时杨将威被葫芦岛教养院折磨至生命垂危,大手术后仍在教养院遭受迫害。在王元春的授意下,不法警察绑架了他们三人,随后把姚彦会关进了葫芦岛教养院。姚彦会绝食两个月后,在生命垂危之际才被家人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