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法弟子讲述在伦敦中使馆前请愿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9月4日】

Tina:

  从2002年6月5日开始的在伦敦中使馆前24小时和平请愿已经两年多了。在这800多天的日日夜夜里,我们经历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更经历了正法修炼中方方面面的考验和提高,其间也曾有过困难和波折。随着大家進一步认识到这项活动在正法進程中的重要意义,我们在伦敦中使馆前证实法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在此,部分参与伦敦中使馆请愿的学员与大家共同分享一点心得体会,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高同修:

苦中去执 溶入正法

  大使馆前的24小时请愿从一开始我就参加了。各国的中使领馆是中国政府在海外的窗口,我们在使馆前和平请愿,呼吁制止迫害,直接面对世人讲述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的真象,这对抑制邪恶的迫害,减轻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压力起到重要作用。从另外空间来讲,中使馆也是另外空间邪恶物质聚集的地方,我们运用修炼人纯正的意念和神通,极大的清除了这些邪恶因素。

  事实证明,我们在中使馆前坚持24小时和平请愿,对震慑邪恶起到了重大作用。曾经有学员去中使馆办其它的事情,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法轮功在使馆对面24小时的静坐。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越来越多的学员以不同方式参与到使馆前请愿活动中,其中有一些新学员就是在使馆前和平请愿活动中迈出正法修炼的第一步。大家在证实法的实践中深刻体悟到:只有真正溶入正法中,才能走正自己的修炼之路,去掉各种执著,从人中走出来。

王同修:

“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 《洪吟(二)》-去执)

  我叫王云霞,是1999年5月份在国内得法的。7.20法轮功被迫害之后,我一直处在个人修炼阶段,没有走出来证实法。2003年的4月来到英国,由于当时带着强烈的人的执著心,很少出来参加活动。直到11月份我每个星期来一天大使馆。自2004年4月份开始,我几乎天天都在大使馆门前。在使馆前的这些日子里,我体会最深刻的是:大使馆前是一个正邪直接对峙的特殊环境。在这里,每时每刻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强大的正念,而这个特殊的环境,每时每刻也都在提醒着我们:你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能忘记你的使命——救度众生。每天来到这里,我会感到我所做的一切无比的庄严和神圣。所以,我的这些人的执著在这里被熔化,甚至有些念头冒出来自己都感觉很惭愧。

  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就告诉我们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来英国带着一个很大的执著,也是我的根本执著,就是要先打工为我的女儿挣两年的学费,让她把大学读完,我觉得这样就完成了在人世间做母亲的责任。这个强烈的执著心和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里说的一样:“有人讲:我多挣点钱,把家里安顿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看起来法理都明白,但真正要放下这个心时就会衡量出对法的坚信程度。我在挣扎着放这个心时,发现之所以感到心难放,就是对法还不够坚定。在使馆前发正念时,我不断的清理自己,加强对法坚定的心。我认识到,所有的执著心,其根本都是为私的,如果不能彻底否定为私变异的一切旧的因素,跳出旧宇宙的法理,我就不能真正熔入正法洪势,我就不能完成我的使命,也达不到无私无我的标准,我不但辜负了师父的期望,也辜负了众生对我的期待,我会把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现在正法形势这么快向前推進,我已经是一个迟到者,不能再被这些心羁绊着,我强迫自己快点放,再快点。这个时候同修们也不断的和我交流,并在生活上给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我只要提高一点,师父就给我极大的鼓励。

高同修: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参与的学员比较多,我们经历的考验表面上看起来主要来自外部。随着冬季的到来,出现了人手缺少的困难。当时我的时间比较自由,几乎可以天天去大使馆请愿。不知不觉中大家就把我当作协调人了。我经常白天晚上连起来在使馆发正念。希望带动其他同修参与進来。可是几周后还是没有多少人参与,心里则生出些抱怨,想与更多的同修联络,但又被自己的另一个观念挡着:修炼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来不来大家自觉,自己又何苦强加于人呢?有一天,一位新学员告诉我,他与一位老学员交流大使馆请愿缺少人手的情况。那位老学员说:“大家都不知道大使馆缺少人手的情况,小高也不和大家联系。”听到这些我感到十分委屈,但是明白的一面告诉自己:肯定有没做好的地方,好好找找自己吧!几天内,在大使馆前发正念、学法的间隔,静心思考,发现了自己的症结:大家都把我当协调人,而自己还没有進入角色。正法现在对我的要求是:不仅要自己做好,还要与其他同修协调好,安排好中使馆前的请愿,自己已体悟到了来中使馆请愿对正法和自己修炼的重要性,如果不带有自己的观念与同修们分享自己的感悟,不带抱怨情绪联络更多的同修参与,这样才能达到正法对我的要求,同时中使馆前的请愿才能协调好。我有这样的机缘,做这件事应该好好珍惜,怎么还委屈抱怨呢?其次,我在想谁不知道大使馆前请愿时,其实是一种非常“唯我”的自私意识,心想:大使馆前的请愿是重要的项目,大家都应该知道,关心,支持。其实正法中每个项目无论大小,都很重要,每个学员都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我强调其他同修没有关心、支持中使馆前的请愿项目,那么我自己关心过其它的项目吗?旧势力就是在钻我的这个“唯我”“唯私”的空子,把我们间隔起来,使我们发挥不出整体的威力。否定这一切旧的因素,要跳出“唯我”“唯私”的框子,要能想到去关心其它的项目,在正念上支持其他同修,这样我们才能形成金刚不动的整体。心性提高了,眼前的困难就不算什么了,这时一位新学员从外地搬到伦敦,就在大使馆附近,几乎是随叫随到,身体虽然瘦小,但却独自一人在寒夜中守过多次。从这位新学员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多么好的同修啊,是自己没做好,才使自己出现困难。
  
Tina:

  我是Tina,伦敦学员。去年2月我从Hertford搬到伦敦, 并加入到使馆前请愿的正法活动中。当时想法很简单,就觉得这项活动非常有意义,可以近距离清除迫害国内同修的邪恶因素。作为一名新学员,我的修炼也在参与这项正法活动过程中得到提高。那段时间每次从使馆前静坐回来,都好像师父帮我去了一层壳,身心轻松,精力充沛,头脑格外清晰,觉得自己沐浴在佛光中,无比幸福。今年初春,我曾在使馆前静坐守夜。凌晨时觉得时间格外难过,每一个小时都似乎漫长无比。寒冷和困乏的双重压力,不断考验着我对证实法的坚定程度。那时真真切切感受到心性在艰苦的环境中、在战胜自我中得到升华提高,沉溺于安逸舒服之心一点一点在清除。一旦闯过这道难关、突破了自我的极限以后,立即觉得全身轻松、轻飘飘似乎要飞起来一般,内心深处更是感受到生命在法中得到更新后的喜悦和幸福。我双盘半个小时都很困难,那一天回家后竟然轻松双盘一个小时。还有一次,因学员人手不足,我在使馆前静坐一整天。除了整点发正念外,其余时间用来学法,一天下来不知不觉中竟然学了将近9章《转法轮》,但是却不觉得疲劳,而且法中字字入心,法理也在不断展现,真有大法开智开慧、天地间豁然开朗的神奇感觉。

高同修:

  送走了寒冷的冬日,似乎再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了,不知不觉中认为自己做得挺好的心就膨胀起来了。一位同修从其它国家回来积极参与请愿并对展板的布置和措词提出了改進意见,自己就有些不舒服,心想使馆前的一切都是我们经过很多努力的,都是经过反复思考的,不知他要如何改。既然他有这个积极性那就由他去吧。于是就象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位同修忙活,甚至用挑剔的眼光看着他做的一切。搞得这位同修很难受。他甚至忍不住对我说:“你现在怎么这么难相处。”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但有时就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天发正念时,突然悟到了自己是执著于在同修中的名誉,才产生这种不好的情绪。师父教导我们要放弃名利情,可不仅仅是常人中的名利情,执著于修炼中的名也是私呀!这不就象追求修炼中的功能吗,这时脑中出现师父讲法的声音:“到走出世间法修炼的时候,所有这些功能全部都得扔掉,把他们压入一个很深的空间中去,存放起来,做为你将来修炼过程中的一个记载,只能起这么一点作用。”心里堵着的东西立即就化掉了。第二天向那位同修当面道歉,话还未出口,那位同修就说,我觉得我们又可以象以前一样的合作了,可是前两天我们为什么就这么难呢?我高兴的告诉他,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

杨同修:
2002年在英国重新修炼大法。

  我在1999年初曾经修炼过大法,迫害后我就中断了。以下是重新修炼大法的一些心得。说来惭愧,我是有幸第二次修炼大法,可我却修炼一直不很精進,长期以来以常人的观念在对待法,对待证实法,没有真正投入到证实法的進程中去,没有真正做好师父叫我们做好的三件事,长期停在个人修炼状态中。2004年6月我开始在伦敦参与大使馆请愿的正法项目。几个月下来使我体会到正法修炼的严肃性,认识到自己修炼的基点一直没摆正,没有真正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一直把个人修炼放在第一位,严重的偏离了正法时期大法的要求。在参与大使馆请愿的过程中,我开始冷静的思考自己的修炼是为了什么?如果没有真正从内心上改变自己,没有真正修炼自己心性,虽然在大法中,实质上根本没有在法中提高。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我们大法弟子来到世间的根本目地,我们修炼不能偏离这一基点。现在正法已经接近结束,对于大法弟子而言,修炼时间很有限,我希望我们大法弟子共同精進,真正珍惜这万古修炼机缘。

高同修:
正信不动 众生觉悟

  师父在近期讲法中向我们明示正法形势发生巨大变化,“大法弟子在走向成熟,世人也越来越觉醒,……再接下来大家讲真象就会更容易了,因为世人越来越明白,人们会主动来找你听真象,人们会来主动的找你学功”(《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很多学员都亲身感受到了这种正法形势的变化。当邪恶因素清除的所剩无几时,世人明白的一面迫切要来了解真象。伦敦中使馆前请愿的学员在正法实践也体悟到:当我们以一个正法弟子的心态坐在这里,心中升起庄严殊胜的正念时,我们就能归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唤醒世人明白理性的一面。

陈同修:

  一天早晨,一位中国女士直接走向我们,她告诉学员,她是特地从外地来我们这里的。她是中国一所名牌大学的教授,半年前来英国某大学做访问学者。刚来英国到中使馆教育处报到时就看到我们。当时她想,这些人天天坐在这里有什么用啊!其后在英国的半年里,她有机会接触其他媒体的报导,通过网络报纸了解到了许多在国内无法知道的真象,她也读了我们的真象资料,今天她来就是想告诉我们,她明白了,认为我们就是当年的甘地、马丁-路德-金。她过去的同事就有炼法轮功,她曾经很不理解,现在她明白了。最后她在我们的请愿书上慎重的签上了名,并拿了资料要带回国给国内的同事和朋友们。

高同修:

  有一次,我们学员正在打坐,一个西方小伙子对一位学员说:对不起,我知道我打搅您了,但我真的想告诉你我今天干的一件事。原来他从朋友那得到过一张大法传单,他自己也常从这路过,他看见我们的展板上写着:世界需要真善忍,觉得这话讲得非常对。今天他过马路时,看见一位老太太行动很艰难,他当时就想起了我们展板上的这句话,于是他就走上前帮助这位老人,事后他感觉非常好。以前他想的只是什么抽烟喝酒,可现在他想做个好人,做个世界上需要的那种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好人。

王同修:

  去年冬天,一个雨雹交加的天气里。我已在使馆前不动的坐了6个小时了。因为没有随身听,也无法看书学法,只有闭上眼不停的发正念。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在我耳边:“Excuse me”,我睁开眼,一个西人女青年站在我跟前,她用非常简单的英语说,要请我去喝一杯咖啡或茶。我很感动,可惜我不会用英语表达。我向她做了一个合十的动作,说:Thank you.我看到在路口还有一位男青年在等着她。马路上的车子里经常会传出赞扬我们的声音:“Good job!”可有一次我听到的是一个稚嫩的声音,随后,从车窗里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做着赞扬的手势,看上去顶多有5、6岁。

陈同修:

  最近我在使馆请愿时,旁边停下了一辆大客车,从上面下来了许多中国人,他们纷纷到静坐学员身边照相,并围看展板上的图片。我当时心中想着清除障碍众生明白真象的一切邪恶因素。五分钟后,当我睁开眼睛,看到对面有十几个中国人在静静的看着他。我立即拿了一些中文真象资料过去送给他们。他们争先恐后的接拿,有的人还替别人传递。以前给中国人发真象资料时,经常碰到中国人不敢接、不敢要的情况。而象今天这样中国人争先恐后拿资料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过去大客车从来不停在这一侧,而只是停在对面使馆那一侧。我感觉这些人就是来了解真象来了。而且感受到了他们要了解真象的迫切心情。

Remond:

  前不久,我和另外一位学员在使馆前静坐时,一位过路的西方人在我们的反酷刑图片前观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他询问我们:“这是在哪,什么时候发生的?”我告诉他,这是中国正在发生的迫害。他说:“我简直不能相信,也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这不就是法西斯在二战期间干的事吗?”他是一位在英国工作的澳洲人,去年夏天他回到澳洲度假时,曾经在议会大厦前看到过澳洲学员举行大型炼功请愿,也知道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但是在看到我们的酷刑图片前,他无法想象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究竟是什么样?他也询问我们,为什么在这之前没有这种图片呢?他认为这种图片很容易让公众了解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酷刑迫害的真实情况。说完,他就在我们的征签簿上签名并取了我们的资料。

高同修:
整体提高 正念显神威

  在中使馆前24小时和平请愿的两年多时间中,我们的证实法之路并不轻松平坦,有过许多艰辛和阻碍,也碰到过各种干扰因素。有时参加静坐请愿的学员人手不够,学员中也有过争议:是否一定要采取24小时不间断的请愿方式?只要白天有人请愿是否就足够了呢?直接参与的学员也曾抱怨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弟子来支持。后来意识到这种心态不对,在正法中每个学员承担的工作都不一样,有条件能去的学员就在使馆前多坐一段时间。正如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指出:“不要在困难中有怨气,也不用给谁看,你做的这一切,师父看得见,众神看得见,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远的威德。”

王同修:

  当我们心性到位、正念加强的时候,伦敦使馆前证实法的形势也在发生变化。现在直接参与静坐请愿的学员有很多。例如在剑桥、牛津、伦敦工作的学员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时间,他们就在这一天赶到使馆前参加静坐请愿;全职工作的伦敦学员多在周五晚上、周六和夜晚时间来参与这个项目。很多外地学员到伦敦参加正法活动中,主动提出去大使馆前参加请愿,有外地学员利用自己的假期专门赶到这里参与这项活动。还有更多的新学员、7.20以后才走出来的学员,积极参与到使馆前证实法的行列中。有一技之长的学员为请愿地点亲自动手做木工、设计制作展板横幅等。承担其它正法项目的学员,即使不能经常去,也能够用正念支持领馆前的24小时请愿。

  目前我们在中使馆前证实法中还存在一些不足。直接参与的学员不是每个人时时刻刻都能保持强大的正念。形式上我们采用排班的方式,给人感觉似乎是在值班,时间长了容易懈怠,思想上稍一放松,就容易当成值班。这也是我们不能时时保持正念的原因。

杨同修:

  当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学员用心去做、以强大的正念支持使馆前请愿项目时,哪怕是几个小时的亲身参与,也许是我们摆放资料的木架和精心设计的展板,或者是发自内心的强大正念支持,但是这颗真诚的心却非常珍贵,如同一点一滴水,越来越多时,就逐渐汇成一条清澈的溪流,洗涤归正世间变异的观念,触动世人麻木的心灵,使更多世人明白大法的真象。正如师父在评注文章中所讲到的,“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

高同修:

  今年夏天,一位学过功、有精神病史的西人J.又来到了大使馆前。在使馆前的学员当面与他谈发正念让他离开,但情形时好时坏。这一次又要考验我们什么呢?于是不少学员在电子信件中交流,伦敦学员学法也交流,但都没有真正达到一致的认识。有些学员认为:他精神没有毛病,有的学员认为:在使馆前的学员对他不够善,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有些学员则认为:就应该毫不犹豫的让他离开大使馆。8月在全国学法会上一些学员介绍了情况,大使馆前的学员也把遇到的困惑谈了出来,后来一位外地的学员告诉我,在这之前,他们对这件事情抱着观望的态度,认为那是伦敦学员的事,使馆前学员的事;这次J.又来了,看看使馆前的学员怎么处理。那天学完法他们地区对大使馆前的情况進行了讨论,交流中大家认识到这不仅仅是参与使馆前请愿学员的事,而是英国全体学员的事;即使外地学员不能亲自前来,也要把使馆前请愿当成自己的事,一致正念铲除这些干扰,支持在大使馆前的学员们。自从那天学完法,J.再也没有出现在大使馆前。

  通过J.这件事,大家進一步认识到: 24小时和平请愿,实际上是把英国弟子作为一个整体联系起来,因为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够坚持做下来的,而是需要我们整体的协调配合才能够完成的。遇到问题、矛盾时,大家有不同意见并不可怕,我们也不一定要马上达到观点一致。但如果大家都能把这件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放下自我,以宽容的心态包容、圆容不同的意见,那么邪恶就已经钻不了空子了。我们会发现分歧也在逐渐变小,不知不觉中事情就会发生变化。

杨同修:

  两年过去了,具体的事情上似乎很平常,吃苦呀,矛盾呀,沟通呀,协调呀,虽然我们不能做到每时每刻都保持很强的正念,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带有自己的执著,还时常表现出常人心的那一面。但我们内心十分清楚,我们是在做最神圣的事。是师父给了我们这个机会。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就是在给自己做。

  我们的目地只有一个,就是能让更多的世人能通过我们的言行,对大法有一个正念,从而使这个生命不致于毁灭。(当多一个人在征签表上签字时,我们心中就多一份欣慰。)

  两年过去了,周围的居民,建筑学会甚至于对面的警察和使馆的人员可能对我们已习以为常了,表面上看似乎很平常了,可是这两年在另外空间的变化,坚守使馆的弟子所建立起的威德,救度的众生,铲除的邪恶,相信很快就会看到了。

感谢师尊给我们的机会,我们也一定会更加珍惜这最后的一段时间

(第六届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