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四年的难忘回忆


【明慧网2004年9月4日】一九九三年七月,那时候我大学行将毕业,正在等待离校派遣,我平时喜欢体育运动,也喜欢看体育类的杂志和报纸,一天我照例到学校的图书馆阅览室看报纸,那一天的具体日子我记不清了,但从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因为在那一天,我知道了一种“气功”功法:法轮功

九十年代初,中国大地各类气功门派非常的多,那天在学校的阅览室,看到在中国大陆官方的一个体育报纸——《中国体育报》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中国法轮功》,记得那篇介绍法轮功的文字很短,估计也就是二三百字,是由我们伟大的师父亲自署名写的,文字旁边几乎用了一个版面的篇幅,是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图解和文解,由于是黑白墨印的那种,但现在回想起来做炼功演示的就应该是我们伟大的师尊。师父署名的那段文字记不清楚具体内容了,但文字中有几处用到了“极短”这个词汇,意思是“法轮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净化人的身体,极短的时间内提高人的道德水平。”等,当时我的印象是:极短到底能短到什么程度呢?因为当时中国大陆的气功门类太多了,我从小就对气功和宇宙的奥秘感兴趣,也接触了一些当时很有名声的气功,喜欢看《飞碟探索》,但所有接触过的气功中,没有一个可以解答我对宇宙,对人生思索的种种疑问,所以对法轮功的介绍,当时也是先入为主的有了这样的想法,报纸看完,我就放到那里,没有在意。

也是缘份啊,看完报纸后,我又去看杂志,当时有一本气功杂志,我记得叫《气功与科学》吧(具体的记得不是很清楚了),随便翻看的时候,里面有一篇文章,题目为《法轮常转 生命长青》,我记得好像是一位石家庄早期参加过师父传法班的学员写的,在文章中这位学员谈到他(她)参加师父传法班的过程中所经历的种种神奇体验,和发生在他(她)身上的巨大变化,由于刚刚看过报纸,所以这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并认真的把它看完。由于我当时身体不是很好,有肝炎,还有鼻窦炎,很痛苦,所以那位学员在文章中谈到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净化的神奇效果触动了我的心,心想这不就是刚才《中国体育报》上介绍的那种功法吗,既然健身效果这么好,自己不妨试一试,于是我又返回身,趁当时屋里没人(管理员也刚好有事出去了),把那张《中国体育报》偷拿了出来(由于当时没有修炼,做了错事,那时的道德标准太低了)。

回去后想照着报纸上的动作图解和文字解说炼,但报纸由于受版面的限制,文字解说部分还是简单了一点,看不太明白。第五套功法基本看不懂该怎么做,一、三、四套功法也都做不准确,只有第二套功法,由于比较简单,做起来差不多。记得当时第一次炼功,做抱轮时身体就有感受,由于肝脏不好,平时总觉得肝区闷胀淤滞,抱轮时很快感觉到肝区疼痛,有一种要把堵死的道路打通的感觉,当时就知道这个功法好,心里非常高兴,心想这下身体终于可以改善了。

大学毕业,九月份分到单位工作,那时候还很难找到一个大法修炼者,即使我所在的是一个省会城市,也没有听说谁炼法轮功,所以动作一直没有得到纠正。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清晨,我在一个树林里看到好多人在炼功,大家整齐的站着队,前面一个人在辅导,和后来我见到的大法弟子晨起炼功的场景非常相似。我就过去和那位辅导的人聊天,我说我的动作还不太会,他说没有关系,在一个月内会有人去教我动作,梦就醒了。

大约在梦后3到4天,由于我当时准备复习考研,所以就住在单位。一个早晨我醒得很早,平时我的习惯是熬夜,但早起很困难,但那天我始终辗转再难入眠,就起来拿书到外面去看。也就是五点多的光景吧,当我看完书偶然一回头,发现不远处一位妇女正在静静的炼功,“法轮功?!”我当时不太敢相信,她当时正在做第二套功法抱轮的动作,我慢慢走过去,等她结束后,我就和她交谈起来,果然,她确实是一位法轮功弟子,家在北京,参加过师父在北京的讲法班。她当时很惊讶,能在这里碰到知道法轮功的人,我当时即向她请教动作,把很多做不准确的地方都纠正过来,后来我们有一段时间的相处,期间我请到了师父的早期著作《中国法轮功》,她对我的帮助很大,她返回北京后,曾经给我邮来过师父的《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师父一张端坐在莲花上的法像,并告诉我师父可能在九四年到我们这里传法,要我注意。

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留意报纸上关于气功师办班的消息,但一直没有看到关于法轮功的报道,九四年八月九日,早晨我出去买菜,然后就随便在院子里转一转,在一栋学生宿舍的门前发现有一群人在炼法轮功!当时感到很惊讶,因为以前并没有在我住的院子里发现大法的炼功人,我走过去打听,才知道他们是来哈尔滨参加师父讲法班的外地学员,当时学生放假,就租借在这里。从他们那里才知道师父在哈尔滨的讲法班八月五号就开始了,我问他们在哪里,还能不能买到票,他们告诉我在哈尔滨八区飞驰冰球馆,票估计是没有了,但我可以去试一试。

我记得师父讲课的时间是在晚上五点多,九号那天我去得比较早,刚站到冰球馆的门前,就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女性,她走到我面前,问我是否需要听课的票,我说要,她就直接把我领到里面,卖给我一张票50元。

后来我知道她就是冰球馆的工作人员,所以我的座位比较好,不是在上面的观众席,而是冰球队员休息的地方。由于当时时间还早,她把我领到座位后,我们还聊了一会。我知道那张票原来是她买的,我就问他为什么不听了,她说功法是好,但师父要求的太高,太严格,她做不到。我记得这位女工作人员姓朱。

那一天好幸福啊,上课前冰球馆里坐满了人,大约四、五千人吧,据说绝大多数都是外地来的。师父進来了,满球馆里平缓又发自内心热烈的响起了掌声,师父就从我的面前走过,师父的身材结实又高大,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师父的脚步并不很快,就这样在学员的掌声中走到冰球场地的中央,走到讲台上,我们的师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有这样大的缘份,在我的内心深处,我知道师父就是“佛”,他就在我面前?!他在为众生讲法。

在听法过程中,师父的面部很快就显现成了一个佛的形象,当时对法理解还不深,总想仔细去看,就看不到了,但只要放下心来听法,佛的形象就自然出现。

师父对哈尔滨的学员很关心,记得师父在哈尔滨工人文化宫专门为哈尔滨的学员讲了一次法,那天我坐在楼上,周围有两位女学员原来是学别的气功的,听别人介绍说法轮功好,就来听课,可能当时大家对法理解的还不是很深入,师父讲课过程中就停下来让大家体会体会法轮在手掌上旋转,还为在场的人或他们的家属祛病。为了让哈尔滨地区的学员尽快提高上来,师父后来还安排哈尔滨的学员和外地的学员進行交流,地点在哈尔滨师范大学的体育场,当天师父带在身边的一位学员去了。

有一天师父讲完课,就站在离我不到两米远的地方听一位学员汇报工作,我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端详我们的师父,师父要比照片年轻很多,非常的慈祥,我当时脑海里什么想法都没有,就那样静静的站着,盯着师父看,好像还不相信我能见到师父。听课的学员走得差不多了,我也转身离去,走了不远,我不自主的又回头看师父,这时我发现师父在看着我,当看到我转身的时候,师父就转过脸去。

还有一两次,我看到师父从体育馆里出来,就和其他学员一起,自发的站下来鼓掌。

好像是最后一天,听课过程中师父显现佛的形象非常清楚,就和雕塑的佛像一样,佛形象的师父也在开口讲法,后来佛的形象也看不到了,师父座位的位置一片金光,只有师父的声音在体育馆内回荡。课程结束后,很多的学员向师父敬献锦旗,师父亲自宣布建立了哈尔滨的几个炼功点,并任命了义务为大家服务的站长和辅导员。在最后,师父做了总结,很多记不清楚了,但内心深处,知道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知道师父的伟大,所有师父每讲一段话,我都发自内心的鼓掌,知道要信师父,师父告诉大家在座的缘份都不浅,要大家无论以后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记住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结束的时候,师父对着体育馆的一个方向做了一连串的动作,然后用右手掌对着全体的学员转了一周。

每每回忆起那段经历,愈发的感觉到它的珍贵,师尊的音容笑貌,为众生付出的艰辛,也鼓励和震撼着我,在日後修炼的每时每刻,成为永远弥足珍贵的回忆,伴我走在正法的光明大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