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慧文章有感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看了4月份的明慧文章,其中有两篇对我感触很大,一篇是同修写的关于自卑也是一种执著,还有一篇是同修写的关于被邪恶迫害放回来后,由于怕心走出不来的人在家里自己在脑子里编故事,编自己又如何被邪恶带走,自己该怎么做,等等,我觉得这两篇文章简直就是对我说的。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炼大法期间,情关没有过去,栽了一个老大老大的跟头。九九年邪恶肆虐时写“保证书”不炼了。从九九年七月到零四年二月,这期间总是放不下大法,炼了几次,都被丈夫阻止了,他一直拿我栽的跟头奚落我,说你炼大法还做那样的事,我只要一炼功,他就拳打脚踢加奚落,丈夫这一关,我总是过不去,他一说栽的跟头我就自卑,觉得自己做错了事,给大法弟子抹了黑,又写过“保证书”,怎么还有脸炼大法?师父为救度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遭了那么多的罪,而我还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

每当想到这些,自己就哭,觉得实在是不配做大法弟子。这个思想包袱一直压着我,使我没有信心再炼。零四年二月份,慈悲的师父又指点我重新走上修炼的路,但是自卑的包袱一直压着我,使我误在这个层次中走不出来,导致每天学法,发正念都没有心思,光想着自己不配再炼大法了。直到四月份,一位同修的话使我猛然间醒悟了,她说:“你不要把过去的事放在心上。师父说过:‘在哪儿摔倒了,就赶紧爬起来,我照样会管你。’你就把过去的事当成一块臭肉扔了它。写保证书是不对,你现在知道错了也不晚,你可以写严正声明,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师父还会管你。”此后,我写了严正声明,使劲学法。在一天晚上发正念时,周围出现一大片亮晶晶的小星星,一闪一闪的,正念发到一半,那些小星星不见了,周围一片清朗。从那以后,脑子里再也不想自己自卑了。过后不久,接到师父的新经文,我才知道那些小星星是旧势力中的神,它们在干扰我,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把它们清理了。现在我炼功丈夫也不管了。

在正法过程中,出去发资料或是炼功时,脑子里总是有意无意的编一些小故事:假如自己被邪恶抓住后,该怎么办怎么办,每当脑子里想这些时,自己也没觉得怎么样。其实那个时刻的心就掉在常人中了,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大法弟子。为什么当时出现这种想法,不赶紧发正念排除呢?为什么关键时刻想不起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承认师父的安排,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说来说去,就是学法不深,其实师父早就说过,一切都在法中,只要认真学法,什么问题都能解决,而由于自己对法理解不深,使自己在怕心的作用下,一直处于编故事的状态。自己后来也知道不对了,但是没太注意。直到看到同修的文章,才猛然惊醒了,呀,这不是在说我吗?自己炼大法的心哪里去了?为什么不遵照师父的安排修炼,又让邪恶钻空子了。这不是等于承认邪恶的安排吗?我懊悔自己的悟性为什么这么低,同时也感谢同修们的文章使我惊醒。

我写这些只是想告诉同修们:明慧文章一定要看,并且要及时的看,这是四月份的期刊,直到八月二十号才轮到我看,如果能早点看到的话,或许我能惊醒的早些。

在此,我建议接到《明慧周刊》的同修能抓紧时间看,看完之后抓紧时间传给别的同修。不要看完后放在家里,这样就容易耽误别的同修看,现在是非常时期,期刊不可能人人手中一份,一个点也就一份两份的,等都看完了,也得十天半月的。本身就耽搁了。所以请同修看完后,一定抓紧时间传给别的同修。由于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国内同修不能象往常一样聚在一起切磋、交流,全靠《明慧周刊》传递信息。《明慧周刊》象一条纽带,把全世界的大法弟子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从周刊上刊登的文章中,我们可以对照自己,找出不足,把师父教给我们做的三件事做好。我觉得如果说师父是我们修炼大道上的一盏明灯,指引我们走在修炼的路上,那《明慧周刊》就象我们的眼睛,让我们认清道路在那。

请同修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一定不要忽视了明慧文章。因为虽然我们天天在学法,但是人的悟性不同,就像我的悟性太低,出现问题在法上短时间内悟不过来,导致长期误在那里出不来。如果常看明慧文章,有时自己的问题同修也有,而同修悟性高,他能悟过来,就在周刊上写出来了。那么自己看了以后,就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明慧周刊》是为大法弟子修炼交流而办的刊物,那么大法就会赋予他威力。我们出现的个人问题,都是我们自己要过的关,师父不可能每个人都告诉你怎么怎么做。那么经常看明慧文章,里面或许就有人碰到而解决不了的问题。

个人体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