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苏格兰汽车之旅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颜,来自英格兰中部汤姆沃斯,97年3月得法,几年来的修炼使我深深体会到,正法中的修炼,修好个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今天主要想跟大家交流一下六月份我参加苏格兰汽车之旅讲真象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四月份应邀参加完爱丁堡复活节游行,无意中听苏格兰的同修说车旅的司机还没有找到时,我便毛遂自荐担当起了这一角色。到公司跟老板请好假,5月29日开始了我们一周的行程。一周面对面讲真象能收到很好的效果是跟整体的配合分不开的,虽然车旅只有四人,但没能直接参加车旅的同修一直在参与,他们收集资料,打电话帮助约见记者,议员,及各级部门人员,使我们出发前,讲真象的机制已经运转起来。

在出发前,我花时间认真的学法,系统的学习了《心自明》以来的师父新经文,通过学法在法理上能使自己的思路很清晰。在走访的六个城市期间,我们马不停蹄,我强烈的感受到,“万古事 为法来”(师父经文《戏一台》)这次机会对那些我们将面临的众生来说已经等待了很久,他们生生世世就在等待着这一天我们能叩响他们的大门来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及遭受的迫害。我们巧遇的两位市长,就是这样。一个是亲自为我们开门,我们内心却误以为他是接待员;一个是开会出去而临时决定回来,见到我们在政府大厅,主动上前打招呼握手,就象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热情。每到一个城市,我们都要走访当地的媒体,图书馆,议院,警察署,查寻到这些地方,因没有时间预约,都是推门而進,许多次,西人学员向接待人员介绍大法,介绍我们这次车旅时,我都在旁边默默的发正念呼唤他们明白的一面,告诉他不要错过机会,这就是他在等待的,在大穹正法时期,她所做的一点小小的帮助都会在宇宙历史中记载。奇迹般的他们会由让我们写信再预约等态度而变为主动打电话为我们联系能见的人。

我还体会到这次车旅也是暴露自己执著心的一个过程。由于自己对其中一个学员一直有“不实修”的印象,所以在车旅的开始,也处处给我显现出他没有把心完全扑在这次车旅上,不主动,不实修的表现。所以我们之间也很少说几句话,更没有交流。

具体做事是很重要,我们讲真象也很成功,但在做的过程中跟个人修炼是不能脱节的,那么我们四人中出现这样的不和谐因素怎么可能跟自己无关呢?师父说过:“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精進要旨》--再去执著)但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些。行程中一位学员也经常委婉的提醒我,但我思想中认为她过于维护那位学员,无意中自己竖起一堵墙把她也挡在外面,坚持自己是对的。旅途中我们在地方学员家休息,交流了看法,她说有的人听到人家说自己不好会跳起来维护自己,而我是用一种温和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我听到后,怔在那里。她观察的一点不错,这点以前没有人告诉过我,自己也察觉不到,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细胞的一部分。因为我好面子,跳起来那太明显了,别人都会认为我修的不好。在行程最后一站,这位同修晚上正好跟我睡一个房间,我们彻夜的交流这件事,没有任何掩盖,她善意的让我明白了应该改变的是我。当时我从内心感激她能指出这些,但又难以接受,想到让我改变,我也没做错什么,如果没有那位同修那样表现,我根本不会有这些想法,而且大家在一起会更好的做好讲真象,救度众生这件事。可能大多数人也会认为我是对的,那位学员是错的。但仔细想想这个理是不对的,修炼是修自己而不是修别人,只想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旧势力不就是这种观念吗?它背后隐藏了一个很大的私心。那么自己不是也同样带有这颗私心吗?我躺在那翻来覆去没有睡意,我明白这些善言都是对的,我决定先从自己开始改变,但同时想到是我错了,不能死守自己时,内心感到象有一把刀在刮自己的肉一样难受,真想大喊,这是修炼7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我告诉这位同修自己的体验,并肯定的说是我错了。一定是触动到了根,才会感到痛。同时也让我更加意识到给别人加框框的观念是如此根深蒂固,那个壳是多么坚硬。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第19段)我们都存在着顽石,这些顽石是不会自己化掉的,需要我们自己去主动清除。真是“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二)》-去执)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去掉了一层不好的物质,第二天,我感到身体很轻松。那位学员也奇迹般的看起来很祥和,如同换了一个人。因为上午还有记者要采访他在中国被关押的经历,他有些顾虑英文说不好,和我们一起交流,当时我完全相信他能做好,只如实的讲诉自己的亲身经历,就足以打动记者,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更重要的是不要忘了师父。他认真的听了進去。后来这家报纸用大量的篇幅报导了对他在中国遭受迫害的采访。那天结束采访,西人学员和另外一位同修去见国会议员,只有我和他在闹市上洪法,大风几次掀翻了摆资料的桌子,吹散了传单,我们一起重新把桌子、资料固定好,他很关心的要把自己的外套让给我,洪法时,他变的非常主动,专注的向街上的人讲述大法遭受的迫害,那时我感到真实的他已经复醒,身上散发出一种力量和光辉,他的佛性在发出光芒,震动着十方世界。当另两位学员回来时,看到我在大法音乐中打坐,他在发放资料,由衷的替我们高兴,我们四人最后一起去应约走访了一位国会议员,那次会谈很长时间,那位议员关心的提出很多问题,非常认真做了笔记。会谈中我们四人都讲述了自己遭到不同迫害的亲身经历,使讲真象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后来车旅结束和这位同修分别时,我们都有依依不舍的感觉。不是别人变了,是我自己去掉了隐藏很深的观念和执著心,这样一来这个场就正了,就有圆容的力量,一切都自然理顺了。这件事使我進一步体会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心境。我也希望同修和我共享这种美好的感受,如果当同修之间产生分歧意见或看法时,不去执著别人的不足,而是把习惯照别人的镜子翻转过来照自己,找出和去掉自己的执著,翻转镜子的过程是最关键和最痛苦的,但也是修炼人最宝贵的,常人无法做到甚至无法理解的。一旦镜子翻转过来,就会感到一种难以言表的轻松愉悦,同修之间顿时也被一种圆明的光芒笼罩,一切以往的矛盾和磕磕碰碰都会烟消云散,似乎都没发生过,随之而来的是讲真象工作的顺利,提高了整体共同精進的信心和力量。

通过这次车旅,不但做了讲真象的工作,还给我提供了很好的修炼机会,使个人修炼迈出了一步。深深感到在证实大法的路途上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三件事的重要。也体悟到,师父在安排我们修炼,通过做正法工作,修好自己,不断的向内找,提高心性。这样才会改变环境,才会体验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在正法洪势的最后阶段,愿全体大法弟子走好剩下的路,

最后与同修共同温习师父《洪吟(二)》的一首诗“理智醒觉”作为结束:“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谢谢大家!

(第六届英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